拙文《中國有民主,香港變地獄》抄用陳雲城邦論說法,考量大陸民主制度不利香港自治。亦見Ronald Chiu君《「平反六四」是條爛賬,莫為政棍作嫁衣裳》一文,論道政黨假悼念真箍票,政棍可恨。以上「民主制度」、「政棍爛賬」皆屬理性思考,今次講講感情之故,借引陳雲《香港城邦論II—光復本土》所敘,不再悼念六四。

丁子霖知事明理,尊重學聯缺席六四晚會,認為悼念毋須強求「大一統」[1]。大中華陣營於是說:大陸真有這些仁德大士慘遭逼害,我們應該設法營救他們,高舉燭光平反六四才對! 更說,本土派太無情,怎可以丟低大陸進步人士(如:劉曉波、高瑜、浦志強等人)不顧?怎可以默許國家機器恣意打壓開明國民?不在香港聲援他們於心何忍?

你可以常懷善心,設法營救秦城內的自由鬥士,但你不可以倚仗催淚邪壇唱歌。人皆有惻隱之心,丁子霖苦況教人難堪,但你不應該走去維園年復年徒勞空等,到老人垂暮有心無力,大中華膠仍然利用天安門母親大賣政治廣告,箍盡選票,卻幫不到人,無恥不義。

情感使然,實難見死不救。你要救他,今後只剩香港自強一途—— 莊敬自強,垂範華夏。如果因循守舊眷戀「支教民」大台,說什麼中國僅餘香港這片自由土地,妄想滴下情淚打動大陸群眾奮起抵抗,自認中國人,放棄香港人身份,只會換來舉國咒罵。因為你到了維園,自命「龍的傳人」,高唱「中國夢」,北方鬼民就會視你為「咱們自己人」,要求你臣服中共,常見句式有:

「香港人搞麻煩,硬要出亂子!」
「民主是西方的東西,不符合咱們國情啊!」
「天安門要是不清場,中共可真要倒台讓美國瓜分去唄!」
「香港人不安分啊,我們旅遊消費支持你們,怎麼總是造反啊?」

這是大多數大陸人的意見,又難怪,因為社會主流價值總是趨於保守穩定。你自認中國人身份,以此感化政權與人民平反六四,不以港人身份自居,棄守一國兩制差異,也未可勸服這主流聲音,得不償失。主流群眾總會找到理由說服自己安於本份,拒絕變革—— 你在維園唱《自由花》、《中國夢》,也救不了獄中那一小撮進步份子。

那就不去維園呼冤,置他們生死不顧?是的。你如果真想救他們,就請你拒絕自認為中共治下的中國人—— 你要做香港人!你要莊敬自強,努力將自己與中國區隔分開,盡用兩地差異優勢,立身香港,自己爭取自己的民主制度,勇敢抵抗赤化。自己努力做好香港,而且做得出色,人家就會仿效我城,學習我們:你在香港搭車,人人排隊不會爭先恐後;小朋友吃奶粉,無需擔心配方有毒;你在面書狠批政權,不怕公安無故找上門拘留。

「香港垂範」不同於「示範單位」——「示範單位」是商品,任由客人自出自入;「垂範華夏」是志氣,合大香港精神。我們固守深圳河國界,城邦內子民安好,城邦外遊民渴望進城,我們再篩選移民,要求他們宣誓效忠香港,嘉許務實勤懇者,遣返侵吞資源的蝗蟲,是謂「垂範」。只要香港做得好,中共就會央求城邦政府收容更多難民(就如現在懷仔),於是我們主導兩國邦交國策,答允條件,吞併深圳、惠州、東莞等地,以便養育人口。華夏邦聯,香港國都,我們做起。

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 你堅守價值,做好香港人,鄰國人民心生羨慕,慢慢學習我們,革故鼎新,推崇法治,釋放民主鬥士。但是,如果你走去悼念六四,自貶港人身份,以「中國人」之名自居,請求中共平反,在情感上認受黨國一體,不覺間認可中共為合法政權,消解兩地差異,今後華人地區丟失最後一片自由土地,即使某日大陸想要改革,也不知道該向誰學習。

不再悼念六四並非消極犬儒,你在維園邪壇上跪下,一腔哭泣神傷乞求中共認許自己做中國人,以同胞血脈親情進諫暴政,才是消極犬儒。我們切割六四,明志漢賊不兩立,是建國先聲,日後兼取廣東遼闊土地,艱險奮進,告別失敗二十年。

這是入門基本,我香江本土兒女一早知道,僅此整合陳雲著述,以期中產專業、家庭主婦閒讀,邪壇祭期前夕,惟盼轉機。

註:
[1] 本土新聞,《學聯缺席六四晚會 丁子霖:毋須大一統 應尊重年輕人選擇》(報道,2015年5月28日),連結:http://localpresshk.com/2015/05/wave-hong-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