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見拙文《本土派形勢分析》得到本土中人撰文回應。誠如維尼所言,我們需要以理服眾,才能得到更多支持。筆者認同本土與大中華膠之爭是原則問題,因此正如上篇文章所述,本土派終會壯大,只是快慢問題。理論以外,別忘政治就是印象,我們如何既不委曲求全,又能令更多人接觸和接受本土論述呢?上篇文章正正在回應這個問題,但或交代不清,本文再試詳述。

第一,現時大部分本土派「勇武、激進」印象已定,他們無須改變原則和風格,但不應將本土派與「勇武、激進」劃上等號。形象溫和理性的本土組織,既無阻礙,也可有利整個派別發展。舉例,港大在六四當日另起爐灶,沒有高呼激進口號如「六四與香港人無關」,那是港大自身論述的考慮,但卻無阻激進本土繼續大喊這等口號;反對「建設民主中國」、不出席支聯會晚會的浸大學生會,卻沒有將支聯會罵成「人皆可侮的賤骨頭」和「大中華膠」,是不是都要痛斥浸大學生會呢? 筆者從來不是在勸籲熱狗和本民前改變立場,迎合黃絲,他們不會,也不需要。問題是,本土派接不接納其餘不是走激進路線的本土組織?浸大和港大的做法真的不利本土派發展?又,何謂激進的本土派?歸英派、城邦派和港獨派,哪一派最為激進?如此下去,本土派內部如何整合?

第二,本土派不信任雙學、民陣,自是意料中事,但與他們達成部分共識,有利無害。筆者再次強調基於是非之別和各種前科,兩派間可達成共識,但不可結成聯盟。例如,上篇文章提到的雙方協議可以在政改表決前達成,從中得知哪個組織完全沒有合作意圖,協議必須要公開,以增加雙學民陣背叛時的輿論壓力,也提高本土派行動的正當性。

可能仍然有人認為跟雙學、民陣協調,絕不可取,但從效益角度出發,難道達成協議這個嘗試對本土派有害嗎?即便協議沒有達成,本土派繼續自由發揮仍無問題。回望歷史,敵人之間真的不能達成協議?一戰時,英軍和德軍也曾達成「互不攻擊運糧車」的共識,正是基於博奕論「雙方合作,效益最大」的道理。

無論如何,第二點乃是短期內為了應付政改表決而想出的辦法,如爭議太大,我希望各位本土中人可先理解和表明是否認同第一點的精要。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