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論述不需要委曲求同,不需要乞求支持。當香港人越受壓迫,時政越不堪,自然更多人投奔本土論。泛民以及眾社運左膠,寄生於社會運動,前者出賣選民,轉軚支持政改,是基於他們的中國人身份認同,支持中國對香港予取予求;後者出賣本土利益,打著普世價值旗號,反指香港人剝削中國人。二者終會被香港人所唾棄,假若本土派猥身,出賣原則,支持泛民的中國夢,這種本土派也必會遭唾棄。

君子和而不同,不因團結而相同。香港缺少的正是徹頭徹尾的本土派,而不是掛羊頭賣狗肉的舔泛民毒瘡的本土派。要搞清楚,是泛民需要悔改,而不是本土派需要泛民。更何況,泛民根本不思改進,雨傘革命後「大佬文化」仍舊,繼續擁抱建設民主中國,現在,泛民議員更再次蠢蠢欲動支持政改。

也千萬別誤會一點,目前本土與大中華膠之爭,不是路線之爭,也不是立場之別,而是真假的是非問題。那些大中華膠的理論,從一開始就建基於曖昧不清的「中國人」身份認同,強加於香港人身上。而建設民主中國,也已經講到「爛」,根本是假口號,套浸大學生會之言,聲援而不是建設,偽也,泛民多年來的謊言,不比港共政權少。如果是真心左翼,應如哲古華拉,訴諸武裝革命,親身到中國大陸拿起火槍起義。又如果是真心大中華主義者,應如陳雲,高舉城邦論,再現真正文化意義的中華。所以,這不是立場問題,而是泛民的那套大中華理論根本是假的。

有人提出行動時,本土派要跟雙學民陣協調,而不是腐朽的政黨,但學聯民陣從來都是腐朽的政黨的後備軍,學民思潮雖未有政黨化,但也不遠矣,學民思潮換屆,上層領袖還是中國夢黃之鋒。在行動抗爭的戰場上,如何相信一個有背叛前科的人?他們說不篤灰,你就信嗎?本土派有行動,萬萬不可跟雙學民陣協調,如果本土派要跟雙學民陣協調,那倒不如直接投共,何需吃建制派以及泛民的三手飯?另外,苦於行動資金緊絀也好,本土派亦應當擇善固執,毋需迎合溫和的黃絲,他們終有一天會知道泛民販賣的中國民主夢是世紀騙局。

本土派需要的是理順自身的論述,多於從市場學角度調整的論述。為何要杯葛支聯會六四晚會?為何反對肖友懷居港權?為何中港區隔?不要沾染中國人的惡習,從動機、態度、陰謀論,以及人身攻擊來反對。從理論闡明是非曲直,自然能得到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