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革過後,本土派勢力崛起,出現不同新組織,在明,以藍黃兩色為主的行動派動員能力最強,但他們的動員目標類近,集中在激進本土一群,都打不入黃絲主流。

別誤會,我不是要告訴大家爭取「和理非」派的支持,但你敢肯定真的不需要他們的理解和基本信任嗎?第一,大部分本土勇武派就是從大中華「和理非」派轉過來。基於勇武行動派的市場已然飽和,你全不理會黃絲對本土勇武派的反感,不拓展本土市場,本土派壯大的速度就會減慢。第二,輿論影響力、法律、物資、醫療等支援就是「和理非」黃絲的強項,缺一則行動不可成:輿論影響力,需要學生組織的領頭人物出面,其餘的則需由整個公民社會對行動派的同情所撐起來。第三,可以預計六月政改時的大台仍然由大中華「和理非」派主導,會否阻撓勇武派行動仍未可知。

因此,本土勇武派的行動精要,就繼續暗中進行好了。明的呢?必然要有一個形象不錯的學生組織幫忙加強輿論上的影響力,之所以要是學生組織,因為只有學生光環的威力才能抵消黃絲對本土的反感,在鏡頭前爭取他們的理解。換句話說,雖然黃絲不認同以武制暴,但看在學生支持的份上,自己希望出一分力,圍觀一下,在面書分享留言,為行動者買點物資。

另一方面,我們需要一個「和理非」本土派的組織與大中華「和理非」派溝通協調,指的當然並非腐敗的政黨,而是雙學民陣。有什麼好溝通?自然並非向他們告密,而是達成一些共識,例如:糾察隊不可組人鏈、大家不會篤灰、口罩無問題、不認同對方亦會幫忙發放資訊等。太陽花運動中,勇武溫和各持己見,雖然兩者不會合作,但仍然保持溝通,並且不會阻撓對方,這點實值得香港參考。在沒有溝通的情況下,去年十一月立會行動的事件只會重現,落得兩敗俱輸的局面。

由於兩派交怨過深,必然要有一中間人協調,此點還看退聯後院校學生會的功夫。事實上,這也是退聯的最大目的,只是很多人不知內情而已。大家想想,退聯的最直接客觀效果是甚麼?本來與學聯相熟的港大正式分開,關係稍為受損,但不要緊,雙方仍有一定互信。更重要是,港大可借退聯向本土派明志,得到他們的好感,畢竟留在學聯則於本土派中毫無信任。其他院校退聯目的似乎旨在解散學聯,但從港大種種文宣論述,加上退聯組的背景,很明顯港大在使另有意圖的一著。不信的話,自己看看港大退聯組最後一篇聲明《獨立奮進更自強 敢為我城作先驅》。

昨天在高登有一個題為「本土派要做 “所有野令形勢傾向我方",不是諗"行動"」的帖子,正正是這個道理,但以港大為首的和理非本土派其實正有崛起之勢。半年前就有群人將之付諸行動。李怡、練老更是早了不知多少年推廣這種論述。問題是,本土派是否認可這個中間人,還是只批評他和理非?本土派是否抵得住秘密行動,不與和理非本土爭名聲?在這個做錯就罵到無地自容的氛圍下,加上本土派間的明爭暗鬥,以及學生會的體制壓力,中間人不易做。

最近,港大學生會舉辦六四晚會,以「守住香港」為題,表明不認同「建設民主中國」。有激進本土派覺得不值一提──除非學生會主張與六四切割,否則不值得注視。大家不明白,在六四這個議題,激進主張現階段不能為我們吸納新的支持者,我們要想的,是如何擴大市場。港大這場晚會的對象不是勇武本土派,當然你們來靜靜造勢就更好,但最重要是那群不喜歡熱狗,又不太喜歡支聯會的民主派,即「和理非」本土派可以來了解一下本土思想。又例如,晚會講者都沒有濃厚政治色彩的背景,正合有政治潔癖的中產口味。對中間派來說,熱狗和支記的核心都是可能參選的政治人物,唯獨學生有純潔光環,所以純粹來港大這場晚會當學術反思和悼念,也不算是為誰累積政治資本。一場晚會過後,他們當然不會立即支持香港建國,但至少對我們的論述了解更多,然後再談更多的投入和行動。

我現在將整個脈絡說出來,是希望你們好好配合,但同時敵人也知道我們的計謀了。當然,他們還未知道是哪群人在行動。我們定當要小心有人有意無意將勇武本土及「和理非」本土、本土派和部分左翼推至二元對立的局面,令兩邊不能組成各自的政治聯盟,後而達成本土派和左翼的政治共識。無論你多討厭左膠,也不要忘記有部分可以合作的左翼。短期內,本土派沒有足夠資源,與左翼達成政治共識(不是同盟)是唯一辦法,而左翼自己也不希望大台不穩,所以不能不與本土派達成協議。

在此引用鄭立數句,希望大家認清局勢。

「本土派的情況很簡單,就是因為未整合。而沒有一個可交涉的對象,這意味著,他們無法參與任何外交,無法成為任何人的盟友,無法參與任何戰略上的合縱連橫。」「每人跟隨適合他的領導者,而領導者之間則因為戰略關係而構成同盟,中間再有同盟的領導者。」

「團結這件事情比大家想像的簡單: 有一個優秀的領導者,沒有的話,就沒有團結。」

緊記,不認同對方(除了共黨和間諜),也不要墮入敵我矛盾思維,跟對方打個你死我活。勇武或是「和理非」只是手段,鷹派和鴿派只要協調得好才可發揮最大實力。長遠而言,我們唯有謹慎觀察不同的組織,保持耐性,透過無數次的溝通和合作,建立信任和默契,明辨可信的同伴,並努力找到或成為一個優秀的領導聯盟。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