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乃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內外全科醫學士真人真事。

劍橋護老院被踢爆將長者剝光豬露天等沖涼,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痛斥令人髮指兼即刻釘牌,算是香港政府少數還曉說人話做實事的官員。相比之下六八九啟動預設答問模式[註一],做個誠懇樣出來表示自己好留意好關心,然後莫名其妙地把問題歸究土地不足,真叫人不知所云。但更匪夷所思的是,劍橋護老院創辦人陸艾齡竟然連道歉都無句,還厚顏無恥地反駁「都唔係打個老人家」,並推卸責任予肇事員工。這種畜牲,罵她豬狗不如,動物界的朋友們都會舉腳抗議。唯一合理解釋,是她閣下患有暴露癖,品堯建議給予她赤身裸體巡遊廣東道的機會,展示其邪惡的嘴臉和醜陋的心靈,雖然影響市容,但可能有驅蝗之用。

香港癡得大陸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什麼歪理都變真理,死不認錯是常識。人渣若陸艾齡者,無可救藥,辯之亦枉費唇舌,直接拖去化肥或堆填就是了。但住客家屬得悉事件後,第一反應不是悲憤摯親被虐,而是投訴要搬好麻煩,不孝至此,this city is dying。品堯因是醫科生之故,參觀過數間安老院和中途宿舍。誠如某位同窗所言,他無法理解為何有子女忍心將父母遺棄於任何院舍。撇開惡劣的生活環境不談,縱是服務週到的院舍,職員避免長者走失,大多不容許他們外出遠離,根本無異坐監。而他們入得去住,十居其九終老其中,無望搬回家。恕我直言,這等於坐著監等死。你們可能鬧我尖酸刻薄,不知民間疾苦。我明白,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經濟因素、工作繁忙、居住環境擠逼、無力照顧長期病患⋯⋯But life is never meant to be easy。不是人人天生李+X之子,更何況有錢亦非萬能。但撫心自問,你們盡了力照顧父母嗎?他們生你、養你、教你,他們又何曾以生活艱難為由遺棄你?他們的年頭,沒有公屋、沒有綜援、沒有九年免費教育,當然也沒有蝗蟲、沒有公安、沒有地產霸權。每個時代,總有其難處。品堯諗了五年醫學院,沒學懂什麼,但某位教授的金句:「No question for a question,give me a solution」,倒是銘記在心。

一個再不義的政權若司馬家之兩晉也懂得拋出一「孝」字以治天下,但今時今日的香港卻扭曲到子女但求省事,置摯親受辱於不顧,如斯不知孝為何物,更莫論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註二],真是病入膏肓。回首九七後,香港好失敗。港府一邊提倡國民教育,一邊卻刪除中文科的範文課程,弄得莘莘學子不讀《出師表》不知何謂忠,不讀《陳情表》不知何謂孝。才子黃霑駕鶴西歸,獅子山下的絕妙好詞頓成文壇絕唱,換來的是譏諷《桃姐》的垃圾作家王迪詩無料扮四條充律師[註三],日日炫耀蘭開夏道與Jimmy Choo,渾身銅臭還以為自己「巧威威」。許鞍華大導鏡頭下少主Roger對老家傭桃姐的愛,Daisy Wong你識條鐵咩?繼續攬住你件YSL過世喇。假若香港人皆善待老人家如《桃姐》故事,那份「臣無祖母,無以至今日,祖母無臣,無以終餘年」[註四]的戀戀情深,劍橋護老院的悲劇,還會發生嗎?

[註一] 參看蘋果日報:梁X英的預設答問模式。

[註二] 見《孟子》梁惠王上。

[註三] 參看王迪詩:www.daisywong.com.hk

[註四]註四 見李密:《陳情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