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不逢時,會行會走的時候荔園早已倒閉了,都從沒玩過那些獨一無二的遊樂設施,腦海浮現有關主題遊樂場的回憶也不過是被長輩帶到大圍歡樂城(青龍水上樂園)燒烤玩耍的一天。由於那是它最後營業的日子,印象特別深刻。

香港旅遊業發展日漸蓬勃,尤其是開放自由行以後,海洋公園和迪士尼樂園成了遊客勝地,去主題公園娛樂的意慾亦因此變得越來越少。當聽說荔園重現香港,不得不感到興奮。這個夏天,情侶或一家大小都多了一個遊樂的選擇。而且,荔園是大多數香港人的共同回憶,更重要的是,想當年,荔園做的是街坊生意。

經營街坊生意,雖然是為了賺錢,卻一點也不商業化,進來的人感受的更多是親切感和快樂。我們都明瞭,現今香港逐步失去又令人懷緬的,就是這種不折不扣的人情味。或許你會說這只是留住客人的技倆,但是能夠記住名字和喜好、發自內心的笑容,並不容易,而我們的確也從中感到幸福。

興奮的同時,也帶來疑問。這個新荔園真的能讓我們重溫昔日的歡樂時光嗎?想當年,荔園大得集遊樂場、蠟像館、動物園於一身,如今只在中環海濱興建一個為期兩至三個月的樂園,去玩也得把握時機。而大象天奴早在堆填區土葬,換來的是一隻機械象。

十年前,集團主席欲於大嶼山重建荔園,卻因「無法吸引旅客」而遭到反對,今天集團主席已由兒子繼任,即使他表示一圓父親遺願,務求原汁原味。然而,恕小膏質疑,此時此刻要經營新荔園也只能被逼「向錢看」,恐怕會成為夏日版的AIA環球嘉年華。

說到底,是香港變了。誰不想堅信,仍能保持著那「曾經的味道」?

縱然回憶美好,也只能懷緬,強行重製會連回憶都變質。到最後,我們必須接受,有些事情一旦過去就回不去了。但願進場到此一遊的,都是尋開心,而不是尋回憶,否則掃興的就是自己罷了。

也許,抱持新荔園不是荔園的心態玩樂,便不用怕「名存實亡」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