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從何時起,面書總是充斥著不同專頁發表的那些偉論。

可惡的是,你可能從來沒有到過那些專頁、從沒有讚好過有關的文章、甚至從沒有聽過那些頁面的存在,但那些看似蘊含著什麼大道理的文章總是在你的New Feed中不斷出現。仔細一看,大家的朋友中總有一位經常留言、分享及讚好這類文章的人。

有趣的是,沒有人知道這些文章的作者是誰。

那天某個女士專頁發表了一篇《男朋友必備的二十五項條件》,你不用按進去也知道列表內的離不開是會做飯、細心、愛做運動、愛小朋友、愛小動物等等。但現實情況中,也許作者只是一個那種自命不凡、以為能為女生能作無限付出、常為女孩充當愛情顧問但依然是個A0的大學生;也許,在更多的情況下,作者只是個把瓊瑤小說看得太多的絲打。

然而,那個絲打根本也沒有遇過那位具備二十五項條件的巴打,在她面前只是五個平常的男人,結果她就把男生甲的五個優點,併合著男生乙的五個強項,如此類推的寫出了這篇文章。

最後,你發現作者身邊的男朋友,也許壓根連那二十五項的條件一半也做不出來,但那篇文章卻就這類的苦了千千萬萬個其他人的男朋友。

她往往不會寫一篇文章去說《男朋友沒有那些優點也能生活得開心幸福》,頂多再過幾天我們又會看到了新的一個發表-《完美男朋友的隱藏屬性》,然後再把她男友的優點來個極限放大。

就這樣,我們身邊的人就把這些沒有出處的發表看成金科玉律,繼而讚好、分享和於留言中Tag上自己的男/朋友作出無聲抗議。作者在鍵盤的一方,吃著源源不絕的花生,坐享那幾何上升的View數,廣告費就這樣一分一毫的流進他口袋裡;巴打們在熒光幕的另一方,卻就這些沒有職業道德的文章苦惱著要如何去拆解這一個個的炸彈。

可恨的是,我們只有看過那些發表著一張張賽車女郎、比堅尼少艾的男士專頁,而並沒有那些會寫上《女友不能不做的三十件事》的作者。也許有,但少數的他們彷彿從未被人重視過。

一個人,習慣了一天做一百件好事,哪怕一天他就做少了那其中一樣,他,就會被罵成一個壞人;另一個人,每天為非作歹的做著一百件壞事,就那一天他買了一支旗,他,就會被說成一個金不換的回頭浪子。

我們用最高的道德標準去看待身邊的好人,再用最低的標準去衡量身邊的壞人,毋非是為了比較起來可以覺得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一套自我安慰。這是我看過最該死並歪曲而又最普遍的變態邏輯。我們把好人的優點看成必然,為的是要找出那唯一個缺點無限放大,把他們塑造成一個「不算太好的好人」,反之亦然。

魯迅先生因認為「救國救民需先救思想」,棄醫習文,反觀今日各大社交網站大作家,如果可以,倒不如你們還是回去做個醫生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