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森林裏住著一隻大灰狼,他不學無術,也懶惰成性,但因為體型龐大,不少動物也忌他三分,不時會自動把食物奉上他面前,所以生活從來不成問題。

話說有一天,獅子大王死後,森林裏動物舉行了一場選舉選出他們的新領袖,大灰狼心想,當上了森林大王後,可享用更多美食,二話不說便宣布參選,雖然他不學無術,完全不是當大王的材料,但懾於他的淫威下,不少動物投他一票。最終,在一片賄選的影響下,大灰狼以68.9票當選(註:小朋友,無論如何,選舉是不可能出現有小數點的票數的,除非是賄選)。

大灰狼當上了大王後,卻發覺完全不是一回事,原來森林裏的雜務繁多,都需要大王去定奪,不要說享用美食,根本連休息的時間也沒有,大灰狼開始佩服獅子的魄力。於是,上任不到一天,大灰狼隨即頒佈第一條規矩:只要他想的話,隨時都可以放假外遊,花費的當然是動物們的食物。

但逃避不是辦法,森林裡堆積如山的雜務始終要處理。有一天,動物們按耐不住,到大灰狼面前,希望他能解決他們的問題。

猴子:「我們一家沒有地方睡了,該怎樣辦?」

野兔:「我家的老野兔生病了,沒有地方去安養,該怎樣辦?」

白鴿:「最近有一批蝗蟲侵佔了我們家,該怎樣辦?」

蛇:「老鼠硬要教我們說他們的語言,我們學不來,該怎樣辦?」

小鹿:「夏季到了,有很多人類遊客來觀光,會打攪我們,該有什麼應變措施?」

袋鼠:「小袋鼠說貓頭鷹老師教他們『森林教育』,說當望到松樹時要流眼淚,這是不是你的意思?」

河馬:「最近下游的河流乾旱,我們沒有水喝,住在上游的動物說這是因為我們不感謝森林之神對我們的懲罰,請大王你定奪啊!」

斑馬:「禿鷹說他們最近人多了,不夠地方降落,硬要在我們的地方建降落點,我們要怎樣做才好呢?」

還有大象、長頸鹿、蜥蜴等動物都前來向大灰狼陳述它們的問題,有的說糧食不夠,有的說地方不夠住,有的說距離覓食的地方太遠,林林種種的問題,都需要大灰狼去解決。大灰狼心想,這班賤骨頭,動不動就要我來解決問題,還有不少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真是毫無獨立思考能力,這班好吃懶做、未富先驕的動物,是時候給他們一些苦頭吃了。

「你們試過自己解決問題嗎?不行的話,忍耐點吧。」大灰狼拋出一句。

「我們就是什麼都試過了,但就是處理不了才找你耶。」猴子代表大家說。

「對啊!對啊!就是忍受不了才找你的說,要知道我們這個森林的動物是出了名能屈能伸的。」野兔補充道。

大灰狼聽後,心想:「糟了,那該怎麼辦?如果處理不了的話,我這個新任的大王顏面何存!」但奈何大灰狼肚裏墨水不多,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什麼方法解決所有問題,既然這樣,便打算以「拖」字訣處理眼前的危機。

想好對策後,大灰狼臉色一轉,頓時變得和藹可親,說:「大家的問題,我都略有所聞,我也表示抱歉,」突然心生一計,便續道,「依我看,歸根究底就只有一個問題,就是『土地問題』。」

「猴子沒有地方睡,是土地不夠;老野兔沒有地方安養,是土地不夠;蝗蟲來了影響白鴿生活,是土地不夠;夏季多了遊客影響大家,是土地不夠;水不夠,是土地不夠;禿鷹沒有地方降落,也是土地不夠。」大灰狼滔滔不絕的說。

「那麼『森林教育』和老鼠逼我們學他們的語言呢?」蛇半信半疑的問。

「也是土地問題,」大灰狼想了想,然後不知哪裡來的急才,說:「就是地方不夠,令大家的子女一起學習,所以才有這麼多怨氣,無錯,這統統都是土地問題。所以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我宣布大家一起幫忙砍伐森林裏的樹木,為這裡創造更多的空間!」

動物們想想不錯,便聽了大灰狼的建議,把森林裏的樹木砍得七七八八,當然不用親自動手,因為大灰狼邀請了上游的蝗蟲遷拆單位來,既人工便宜,而且快捷方便。大家也多了空間生活,砍掉的樹木又能賣得一筆可觀的價錢,大灰狼更多了空間去擴建自己的居所。大家都十分高興,而最開心的莫過於袋鼠媽媽,因為小袋鼠再沒有機會看到松樹,也不用再受什麼「森林教育」。

但過了不久,問題來了,由於沒有了樹木,森林很快變成了沙漠,沒有食物,沒有水,環境還受到污染,再加上來遷拆的蝗蟲工作完成後卻趕也趕不走,原本美好的森林頓成動物們的煉獄。有些動物忽然記起這是大灰狼的主意,便找他算賬。

這時,大灰狼看到那麼多憤怒的動物找上門,為了平息大家的怒氣,便說:「其實呢,我沒有印象我說過叫大家幫忙砍伐樹木的,這都不關我的事…」

動物哪肯聽進去,你一拳,我一腳,就把自作聰明的大灰狼活活打死了。

小朋友,當遇到問題時,不要像大灰狼般自作聰明,要虛心求教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