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平反六四」,根本就是等於去收一條壞賬。而這筆賬更是爛賬,是永遠都不會追到的。

為什麼這樣説?爭取「平反六四,建設民主中國」很動聽,但筆者從來都不相信這句話。第一,說要「平反」的人根本沒有籌碼。面對一個殘殺自己子民的政府,民主派連譴責也不敢,譴責的聲音越來越小,反而叫香港人愛國的聲音卻越叫越大,你憑什麼要求共產黨會反省?

第二,沒志氣。當時中共不喜歡人說「天安門屠殺」、「六四屠殺」,香港就改說「天安門事件」、 「六四事件」,名不正則言不順,既然香港也「自我審查」,示了弱,共黨為什麼還需要「自我完善、自我反醒」?為什麼你要相信它還會想平反六四?

第三、就算能平反,時機已過。當時有人認為不要向共黨施壓,要「給它面子」,要「等今日執政的巨頭退下」就能平反。對不起,真是沒可能。鄧小平和其他骨幹死的死,退的退,共產黨二十六年過去了也沒有反省,你現在還發夢它突然會承認責任?

第四,北京平反六四,有百害而無一利。它為六四平反,只會再勾起人民對它政權正當性的質疑。反觀廿六年前,是最有可能爆發民憤。在最有政治壓力時它也不 「平反」,為什麼現在會這樣想?

叫人去追數的人是無知。而明知這條爛賬永遠都追不到,還要收你錢去繼續討責的,就是無恥。這班人就是支聯會。

支聯會這間「追數公司」,還叫你不斷拿錢供養他們。他們說,只要相信能「平反六四」,就終有一日會做到,你問它為什 麼二十六年來毫無成効,它說「這些錢是幫助大陸那公司做債務重組。大陸公司業績好了,自然會還債。」(即建設民主中國)但在現實的情況,香港這間公司已經是自身難保。再者,大陸那公司已病入膏肓,管理層的誠信更一早破產,還能憑什麼去改善業績?你還哄香港人繼續給錢,說一定會「本利歸還」?

好了,香港公司不想討這條壞賬,追數公司立即面目猙獰,說香港人「冷血」、「不念惜日生意夥伴關係」,支聯會三番四次要求「天安門母親」丁子霖批判不去維園六四集會的香港人。對方反而說不去維園的人「不無道理」,更指支聯會號稱民主卻唯我獨尊。為什麼「追數公司」手段專制? 因為香港人不想平反,這班「中間人」就再沒有生意,「追數公司」還可能要倒閉。

支聯會一眾政棍過去舉辦六四晚會,收取了大量金錢資助,這家公司二十六年沒有業績,還在自己面上貼金,不斷戴上道得光環。今天,支聯會這間「追數公司」面臨破產,你會替它難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