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深圳開鴻門宴,十五位「泛民」議員欣然赴席。

這齣戲碼,從張德江在當廣東省委書記,到他老人家當上了政治局常委還在上演,恰恰是一套港中政治樣板戲。劇情是這樣推進的:首先長毛在過關時穿六四Tee被拒入境,他循例叫了幾聲口號;餘下的泛民議員照樣北上,乖乖坐在會議廳,聽某某京官—總之不是那位「大大」,帶著訓示口吻發表偉論,然後泛民議員又自說自話,大家就在鏡頭前各耍一套花拳繡腿,講完!

但中共跟泛民對這樣板戲卻是樂此不疲。對中共而言,可以向她愚蠢的臣民展示所謂的「開明」形象;對泛民而言更簡單,可以上鏡的事情他們是多多益善。

中共肯定想通過政改方案,這種鳥籠民主一旦得以在港實行,也會成為將來整個中國的「民主」模式:共產黨內部先選幾個人出來,然後讓全民直選。這種「民主」既何保住共黨的執政地位,也可透過十幾億人的選票確認政權合法性,這是現在隱憂處處的中共政權一盞續命燈,所以必須先提早將這種「普選」制度在港作「試點」。

泛民就一定很堅決要否決政改方案嗎?不一定,看看民主黨一個個跳出來的「真兄弟」,他們就像一個欲拒還迎的蕩女一樣,早已濕了,但仍要保住那僅有的點點衿持,總不能主動腿張開,他們需要一個藉口,一個上樓「飲杯咖啡」的理由。

那怎麼辦?得要男方主動點:增加提委會民選成份?開一張「下屆再改革」期票?這就要等中共表演了,老實說,我很期待泛民轉軚,正如聞一多的詩: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
這裡斷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
看他造出個什麼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