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商之子接受網台訪問,說月薪萬五的青年,應每月儲三千元當置業首期,被年輕網民瘋狂炮轟。其實這位劉公子的話也不是全沒道理,月薪萬五的人儲三千元並不算過份,確實也比儲五百元多,若然少看兩場電影、少去兩次日本的話,確實可以儲得更多。但這些儲蓄,為甚麼一定要用來買樓?這不難解釋,劉公子是上巿的地產公司主席,近年香港地產巿道不景氣,原因好像被梁特的雙辣招弄得雞毛鴨血。以他的身份,在商言商,趁有機會做點宣傳,開拓年輕人買樓巿場,實屬無可厚非。

只是他的如意算盤好像打錯了,首先,現在的僱主經常將「年輕人別怕吃虧,別嫌人工低。」掛在唇邊,認為經驗不足,公司肯聘請他們,是給予學習的機會。所以第一件要學的事,就是要懂感恩。如此風氣下,無薪超時已成常態,加上薪金升幅往往追不上通脹。有多少青年能月入萬五,幫忙撐起樓巿,既成疑問。其次,近年越來越多大陸新移民…啊不,是「中國為香港補充勞動力兼紓緩人口老化問題促進經濟維持社會及政治穩定的專才人民」申請公屋,「協助香港青年減低對公屋的依賴及發奮圖強努力賺錢買樓」間接推動樓巿的關係,令不少青年不得不掏出四五千元,租住一格百多呎的劏房。

說到物價,也多得大陸的照顧。現在外出用膳隨時比下廚更便宜,一餐保守地以四十元來計,一個月的伙食就需要三千六;加上每日上班來回的交通費,比如乘港鐵,公共交通,夠省錢了吧?可惜票價不斷加,這由於要跟大陸的高鐵「接軌」,西九那個無底洞,669億之後,預計超支至900億,但港鐵主席錢果豐說,這只是「揣測數字」——我想大概和港鐵的票價一樣是「可加可減機制」:通脹時成本增加而「加」價,通縮時因為是上巿公司,須維持股東利益也要「加」價;為了增加利潤,可以「減」少優惠,難怪最後仍強調不會影響派息。這些錢由政府出資,是公帑,即是青年月入萬多元的薪金一部份。

加上供養父母、大學生更要還學費貸款,月薪七除八扣仍有多少剩下?別說儲首期、看戲和旅遊,都已經要做月光族了,難怪劉公子說「何不儲首期」會犯罪怒,他該慶幸這是個斷頭台只放在博物館的年代。

另外香港電影業一直低迷,劉公子叫人少點看戲儲首期,難道地產是生意,拍電影就不是嗎?日本的經濟不好,首相安倍不惜令日元貶值刺激旅遊業,就叫人少點去日本;去日本必須搭飛機,政府那邊已嚷著要建機場第三跑道。通通對著幹,所謂「冤有頭,債有主」,看來遲早連日本的外相、香港電影從業員、航空公司和支持三跑的人士,也會加入青年的抗議行列,劉公子要小心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