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當然明白六四悼念晚會之惡,惡於政黨捆綁民意,惡於燭光行禮如儀不思進取,惡於誤植愛國情懷放棄本土。時近邪神祭期,正好重溫不悼念六四的原因,在此複述陳雲《香港城邦論》(天窗出版,2011)與《香港遺民論》(次文化堂,2013),與本土忠志之士共勉。

在情在理,我們都不應該悼念六四。要講情,也講理,這裡先說理性考量,考量民主制度。我們在維園燃起燭光,說的是「建設民主中國」,到底什麼意思?意味我們期許北京答允人民請求,結束一黨專政,還政於民,大陸人可享民權,即有民選領袖之權,彰顯民意所切,也自然有言論自由。但是但是,我們有沒有想過民主中國之後,香港會是怎樣?

中國有民主,香港變地獄!

點解呢?你看看大陸人是什麼樣的人。馬路上如果有小朋友遭車輛撞傷,旁人只會不顧而去,因為怕捲入官司賠償。又如果,司機不慎碰倒老人家,也情願在傷者身上來回輾過數次,務求直接死亡斷了手尾,因為死亡賠償刑罰輕於傷殘終身贍養費用,鬼國重財輕義,盡見於此。

這些不算誇張。有好心人扶起路邊受傷婦人,竟遭婦人狀告善人動手襲擊,到法庭索償,最後判決好心人有罪..…. 理由是好心人太好心,肯肯定是心中有愧才會上前攙扶。法官認為世上沒有好人,因為捨身扶危之情操不過虛幻,不符合國情矣。

這些都是現實新聞所見。說明什麼?說明深圳河以北的人早已丟失道德,舉凡行善仗義,大陸人視之為居心叵測,故此路上垂死不救,想做好人也不敢做,因為做了會坐監。

須知道,你為這些人爭取民主,民主到來便是香港末日之始。假若民主降臨北方國境,人民享有現代公民選舉權利,便會盡用手上一票,投票自利,純粹自利,不會利人利他。

想像一下,假設大陸國債到期還款,國庫因為貪污虧空不夠錢,人大常委見狀提出公投議案,請求「香港動用庫房儲備分擔國債還款」,你可以投票贊成或者反對。我們香港人有權投票,七百萬人可以全數投下反對,斷言拒絕。但這刻中國享有民主,那十三億人一人一票,在兩地同一民主制度下,你如何依仗七百萬抗擊十三億?

在文明地方,也許人民不會無恥至此,不會攤開手掌要求人家出錢。但我們現在說的是中國,地獄鬼國,人人自利。於是他們投票,在在要求我們小島七百萬人事事相助,直至儲備耗盡還清國債,直至交易所全數紅資企業掛牌集資,直至香港空域讓路中國航班而荒廢赤鱲角…… 香港會淪為地獄。

理性思考制度,你為他們爭取民主,爭來制度變革,香港中國兩地民主趨一,走上自我毀滅道路。你高呼「建設民主中國」,等同葬送我城。

看看五月中四川鄰水群眾爭取什麼?他們衝擊公安,堵截道路,為的不是什麼保護環境、爭取勞工福利。他們不滿鐵路繞過當地,不興建車站,未能坐收鐵路經濟利益,因此上街抗爭。我們在香港捍衛的是清新空氣乾淨食水,他們呢?正正相反。他們希望發展,不顧山水凋零田地荒廢,不顧鄰人生活福祉,也自然不會顧及香港存亡。到維園催淚悲情哭喊「建設民主中國」,既無知又可恨。

這是理性考量,屬入門基本,筆者抄用陳雲論述,綜合成文供大家重溫。感情之故,另文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