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宗教恐怖組織,在伊拉克派出小童當人肉炸彈,連帶他的母親,也一併被神槍手當場射殺,場面堪稱經典,發人深省。此乃真人真事,被拍成電影《美國狙擊手》。片中主角開槍之前,暗自祈求小童千萬不要做傻事,只要不攬著手榴彈向美軍衝過去,他就不必下殺手,可惜小童的行動,令他必須扣下扳機。

恐怖組織愛用婦孺當武器,因為知道人皆有同情心,要充份利用,只要敵人因動念而有一刻猶疑,就能以弱勝強。此招在曾在香港的越南難民以至國共內戰時的共產黨都用過。所謂「招不怕舊,最重要受」,越老套的方法往往最管用。物換星移至今日,肖小朋友人蛇案件、反反走私的母女、反反人蛇的小女學童,女人和兒童,哭喊跟眼淚,都是這一路數。有甚麼方法可以應對?電影教了你——不能讓奸計得逞,忘掉慈悲心腸,使出雷霆手段,一槍了結。

只要這些骯髒招式被看穿而失效,就再沒有誘因使出。否則今次被得手,以後就有潛在的十三億人想仿傚,雖然國家很強大、很有錢,但香港這個風光不再的地方,殘留了英國人留下許多大國都沒有的遺產︰國際地位、食物安全、法律保障等等等等。很多口口聲聲愛國的鄰國人,其實都口惠而實不至。他們開口就罵香港人黃皮蕉、英國狗,暗裡無不想自己的寶寶吃國外的奶粉長大,頭部健康成長。這就是所謂愛國的水準,一個二個都是愛國賊,打著愛國的旗號,上扒下摸,四處打劫行兇。像街頭越來越多的行乞黨,不是女人抱著貌似昏迷的嬰兒、就是各種肢體奇怪殘缺的人。這些乞丐的背後,很多都是集團式經營的不法組織,你給他錢,組織分成,得到利潤,就見錢開眼,「製造」越來多悲劇,一個接一個,來賺取好心人十元八塊的同情心,集腋成裘。

你以為行了微薄的小善,原來在不知不覺間,蝶蝴效應助長邪惡壯大。近年許多事件均顯示,某政權越來越會玩弄同情心這把戲。萬一肖小朋友得到居港權,以後只會有更多貌似更值得可憐的個案,如雨後春筍般空群而出。這樣即使如一輛坦克車般堅固,試問又頂得住幾多炸彈自爆童?

是故近年我都不買旗了。因為你往往不知道,這些偕著年幼學童的家長,背後是協助甚麼組織。網民精明,順藤摸瓜查出,支持政府和中共的「慈善團體」越來越多。不管義工有心或無意,實際是在做幫兇。我看著他們,彷彿幻見了那對伊拉克炸彈母子;你的錢和同情心,會被用於甚麼用途。會不會如交稅供養警權助大,強姦報案少女、將示威者打得頭破血流、誣陷智障人士或助長中共和財閥勾結等,都是自己付鈔逼害自己。

雖然香港未至於伊拉克那麼極端,但在超限戰的時代,戰爭可以無聲不見血。特別在半穩不亂、百鬼日行,人妖難分的香港,行使以為便宜的同情心,代價可以非常昂貴,尤其是你沒有美軍般強大。相反收起同情心,杜絕惡因惡果,宛如狙擊手主角開的那一槍,令小童不再被恐怖組織利用,長久陷戰火和仇恨之苦,才是大慈大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