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喜記於網上四出請人替自己寫食評。本來這沒有什麼大問題,不小商家也會付錢找記者寫自己提升知名度,但有二百元車馬費、需於《開飯喇》給正評、更不能於文中提及這是一個試食活動,這已經是一個欺騙市民的手段。喜記之所以臭名遠播全因為佔中時期非禮黃絲女學生後堅拒認錯,而喜記老闆的一句「那有錢你老母」更是在網上瘋傳不止。喜記食物質素如何筆者並不清楚,但明眼人皆知道喜記生意下跌原因在於老闆人格問題甚於食物質素,就算喜記這個試食的奸計沒被發現也好,試食後能帶回多少人流筆者也不會看好。不斷去推銷自己「好正好正」又如何?只要市民最在意的那一部份你沒有去改善的話,賣多少廣告也是枉然。

無獨有偶,政府二零一七選特首近期那鋪天蓋地的廣告攻勢實屬少見,香港從未有一個政治廣告是如此「落重本」的。電視廣告、地鐵、巴士小巴、不同聯會的標語等總有那一句「二零一七一定要得」,但民意不是單靠政府賣廣告就可以改變,社會上反對政府那個假普選的聲音從來沒有減退。廣告能有成效的原因在於人們可以於廣告當中加強宣傳其好處及特色,看看蘋果與三星的智能電話廣告都是不斷去展示電話當中不同的功能就是其中一個例子。而政府的選特首方案不能民心的原因不是因為市民不了解這個方案,反而是因為市民都知道這個方案的弊處在於一人一票所選的只是由中共先選出的三名候選人,絕不能稱為普選。如果你知道某電話牌子生產的電話是很容易爆炸,電量消耗也是很快的話,就算廣告中的電話外表如何吸引,功能再強大也好,你也不會有半點購買的意欲。

市民需要的是一個真普選,一個正真能因民意而選的特首,只要一人一票能選的特首再無篩選的話就算政府不在廣告花上一分一毫也自然能得到香港市民的支持。政府與其花心意去把一個獨裁決定包裝成為普選去強迫市民接受,倒不如好好退一步去為市民著想。政府經常叫市民接受、聽意見、不要爭取不可能的事,那為何政府自己偏偏就全都犯上了呢?漠視民意已經是政府的代名詞,想一眾已知為民主為何物的市民接受這個不知所謂的選舉方案,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