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原於今日到達檳城出席六四二十六周年的紀念活動,是此活動除了黃之鋒外,還有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 星加坡女社運新星韓慧慧出席,他們原定計劃在檳城,怡保,吉隆坡,馬六甲和新山演講,但現在黃之鋒在第一站已經被拒入境,而拒絕原因為”政府的的命令”,筆者覺得此舉是匪夷所思,更想不明其背後的真正目的。

黃之鋒乃學民思潮的召集人,在雨傘革命前期佔領重要的領導地位,但卻到雨傘革命後期飽受批評,到現在更有流言蜚語說他是政壇小政棍,靠攏傳統的泛民主政黨,他雖成為亞洲時代週刊的風雲人物,但筆者認為他的影響力已和反國教和雨傘革命前期今非昔比,實乃政治高峰期已過的小政客。試問今日還有多小年青人會聽他的號召(筆者不想在本文評論他的功過)?所以其實一個過氣的小政客又可以對大馬年青人的思想有多大改變。相比之下韓慧慧抗爭的地方比香港更沒有言論自由,更危險,但她卻敢於反抗政府,這會不會是鄰國大馬政府更怕的人呢?但是韓慧慧是可以入境大馬,看來這不是因為怕反政府思想在大馬傳播而拒絕黃之鋒入境。

如果不是怕黃氏傳播反政府思想,那會不會是怕得罪中共呢?他今次出席乃紀念六四二十六週年活動,大馬政府怕中共不高興,原因是中共為大馬最大的貿易伙伴,但筆者都覺得這一點不是重點,因為之前王丹出席在馬六四活動都可以入境,也許是大馬移民局覺得黃氏是亞洲時代週刊的風雲人物,以為他是很有影響力,就已經自把自為禁止他入境,所謂皇帝唔急太監急,此事未必是大馬政府高層決定,雖然內政部長指出被拒入境通常是因為國家安全問題考慮,但這次被拒怎樣看都不關係國家安全問題。

說實六四事件對大馬來說,根本就沒有關係,也不必要為怕得罪中共而自我製造政治危機,大馬政局現在已經是內憂外患,巫統內鬥,一馬公司事件醜聞,klia 2醜聞等,筆者不明白為何國陣政府要自找煩惱。由黃之鋒被拒入境,有一點筆者是怕的,香港政府和國陣政府會否已經建立了黑名單制度,會否以後一些反對派人士,不論是香港或是大馬的反對派都禁止入境雙方的地方,如果此制度真的已經建立起,那大馬和香港就真是走向大陸化,成為絕對專政的政權。

另外,常言道,「識睇睇留言」, 如果有留意大馬媒體報導的黃之鋒被拒入境新聞,大家不難發現,大馬藍絲帶是無處不在,而且很多都是支持民聯,會去bersih(淨選盟)活動 ,他們可說是精神分裂,其實早在雨傘革命時,已經有不少藍絲留言出現在民聯支持者口中,大馬和香港在民主進程上都是幼稚園程度,同樣人民質素和民主意識都有待提升,馬港人民努力吧,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