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行年十二,匿藏九年無受教育無醫療記錄之人蛇肖友懷,於港又報學校,又獲發行街紙,讓市民義憤填膺,紛紛高呼即時遣返,唯獨陳氏要人大愛包容,支援肖之言論甚少。

若其得居港權,得香港人身份(即獲香港身份證),遺害深遠不須鄙人多講,然從此可見香港人之身份認同問題。

新移民者無日無之,縱其講唔鹹唔淡之粵語,吾等皆視之大陸人,認為非我族類,必要誅伐──假若彼等於港無所貢獻。此可見香港人之身份認同,乃建基於對本土有貢獻否,有學習香港文化與否。

至於香港人從何判定?或謂生於斯,長於斯,但若其父母不是香港人,又該如何論述?追本溯源,香港人之所以為香港人,乃在於心態與文化習性。視香港為家,沒有大陸故鄉的,即植根於香港,心繫香港以香港為家國,此即香港人;若論香港之文化,華洋雜揉,難一語道之,而其華人文化,其實與中原亦有差異,自香港開埠以來,與民國、中共漸分而化之,若以南渡文化代之入香港文化,那香港文化其實是中華文化之僅存血脈,譬如民國內戰之南遷學者、中國變天逃避中共而南來的學 人,帶來的就是知識分子之儒學道統,雖然如此,基層未學未易,是以香港文化從來並無標準、確實之描述,或可以片言隻語強形之:「力爭上游」、「看風使陀」、「守望互助」。

看官或會問,那怎麼才算是一個香港人?若簡單講之,講粵語、視香港為家(不單純視為居住地),已經可以叫作香港人。至於游手好閒,好食懶做那些人,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不模糊焦點,續談香港人身份認同。

香港人身份千絲萬縷,包括開阜初年的精英階層如何氏家族、伍廷芳等;戰後出生的香港人等等,其時香港與大陸區隔,此等人懷抱香港,雖有私利,但無大中華情懷,因為他們的家除了香港,再無別處;反之,從中國避難而來的人因為故鄉在大陸,不時緬懷,坐這山,望那山,遂思慮如何以香港為基地,帶領中國邁向現代富強。

然而中國歷經文化大革命,國學文化已是花果飄零,那是一個與香港越走越遠的國度,爾今依然有人意圖令表面的中國變回昔日的「中華帝國」,豈不知華已變夷,往者已矣,於香港亦難以保留中華文化,在一片數字金錢熾熱之時代,道德倫理等幾近亡矣,妄圖使中國回復中華面貌,殊不知卻被中共無文化所侵染,漸變於夷狄。

香港文化難以名狀,惟其獨特之處已遭動搖、磨滅,自是一代不如一代,輕視中文、蔑視中華文化,實是自毀長城;遙想當年香港文化風靡東南亞以至歐美,現今頹垣敗瓦,正中中共融合下懷。

若要使香港之所以成香港,必須放棄、割斷與中國之血脈,且排拒怯懦,重新樹立傳統華夏觀念文化。現今雖喜見於肖氏一事社會迴響甚大,但只以遊行示威並無法使政府屈服,輿論戰所造成之壓力難令政府認低威,此因港人間接認受港共政府的管治,然其根本名不正、言不順,何以還受其管治,為其建立政治威信?

只有拒絕承認港共政府,以港為根的新一代全面反撲,使香港成為香港人之香港,方能撥亂反正,重回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