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仔事件越演越烈,這幾天的香港好像只有一單新聞值得討論似的。其實講得多都會厭煩,但獨立媒體的一篇文章《肖友懷悲劇-香港人也有面目可憎的一面》卻使我不吐不快。

作者說香港人有兩面照妖鏡:綜援和居港權,照出香港人面目可憎的一面。

其一綜援:「有手有腳唔好攞綜援」、「啲新移民一落嚟就攞綜援」、「一家四口攞綜援仲好過辛苦做嘢」……有什麼地方說錯?有手有腳但不找工作而去領取社會援助,難道不需要交代?新移民一到香港連隨申請綜援(還有何喜華之流熱情協助),連嘗試自力更生的動作都沒做過,難道不應受非議?「一家四口攞綜援仲好過辛苦做嘢」更是事實,講事實都是照妖鏡?政府對申請人士作資產審查,要求已在領取褔利而又適合工作的人去找工作又有問題?社會對綜援人士的標籤,自然存在,但就更應該努力去擺脫這道標籤,而非反過來諸多事實,指控人家歧視。

這面照妖鏡似乎是照出的是懶人多藉口。

其二居港權更是荒天下之大謬,引喬寶寶之言來證明香港人無大愛,只有怨恨。喬寶寶說的不一定是對的,他跟作者都強調肥仔來港九年、回國後無人照顧、有權利接受教育、外婆是港人,所以就應該有居港權云云。但他們為什麼不提出,可以讓外婆返回大陸居住,照顧懷仔?如果大陸對孤兒的照顧制度有不足之處,為什麼左膠們不向中國政府爭取改善收容制度,而是反過來要香港為大陸的不足擦屁股?

這面照妖鏡似乎照出的是左膠「嚴港寬中」的思想。

這篇文章倒是一面照妖鏡,照出左膠之醜陋。

請不要將雨傘革命跟肥仔事件混為一談,雨傘的群眾都知道,民主不是光坐著就爭取得到(慢著,好像真的有部份人是這樣想的…),而是自己行動起來,搭路障、製頭盔、寫文宣,才會有望得到勝利。而不是去偷、去搶、去乞討。群眾違法,但是會承認,願意承擔責任,去得到應有的真普選;肥仔犯法,卻搖尾乞憐,搏取僥幸,去得到自己不該得到的居港權。

大愛的左膠總愛慷港人之慨,當香港人好欺負,中國民主只敢留在香港爭取,連中國孤兒的福利都只敢向港人索取,因為他們知道,在中國發聲要這些東西要付出代價,而在香港非但不會有損失,更能攫取光環,故此他們就安心做其聖人。

左膠之雙重標準,在於他們口中的「家庭團聚」只能在香港發生,中國人一定要來港才能團聚而不能香港人回中國團聚;他們在聯校比賽中狙擊就合情合理,別人在學校門外示威就是沒有對準政權;他們就能隨意說「送比我都唔屌」,而別人說就是「物化女性」;左膠就是上帝,神又係佢,鬼都係佢。

如果說綜援和居港權是香港人的死穴,這倒是沒有說錯,這兩個死穴,一給中國人點中,香港必亡。因為香港資源有限,今次懷仔事件一旦失守,等同宣佈香港將對一切中國人開放門戶,我們父輩辛苦積累下來的寶貴資產,就此雙手奉送給中國人,想到這,我們怎能不好好保衛這兩個死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