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美國都市傳說系列(二)- 「1999(戀童癖的快樂兒童頻道) 」 (上)

古風美國都市傳說系列(二)- 「1999(戀童癖的快樂兒童頻道) 」 (中)

古風美國都市傳說系列(二)- 「1999(戀童癖的快樂兒童頻道) 」 (下)

「INRI
在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名叫Elliot的男孩,
男孩很聰明,很愛和朋友玩耍,
有一天,男孩無意中看到屬於熊先生和他小朋友的兒童頻道,
那裡的小孩很乖,彼此相親相愛,更加重要的是,他們都愛熊先生。
而熊先生都很愛那些小孩子,因為他們很熱心幫助熊先生和他的墮天使朋友。
熊先生和小朋友都想永遠永遠一起玩耍下去,藉由Booby的幫助下,
可惜墮天使Booby卻需要更多的幫助才可以達成他們的願望,
於是小孩子唯有獻出生命拜祭。
因為這是朋友應做的事,
他們都互相幫助。

幫助我們吧,Elliot!和我們一起燃燒吧,Elliot﹗
我很想念你,Elliot。他也很想念你,Elliot。
回到我的地窖吧!
真心真心懇求你!

熊先生上」

(原文最後一句是英文俚語Pretty please with sugar and icing on top!,即苦苦哀求的意思。)

大約在今年2月時份,在Elliot的博客就出現了一篇署名為「熊先生(Mr.B)」的恐怖詩句。縱使沒有人能確定手筆是出自Elliot或是第三者,但如果是後者的話,由詩詞的內容推測,提詩者分顯患上嚴重的精神分裂。另外,他利用Elliot的博客發出致命的恐嚇,也反映他的控制慾和狂妄自大的個性。

另一方面,幾乎在同一時間,沉寂一時的Youtube頻道「Caledon Channel 21(卡利登21台)」再次放上新影片,並且在各大網絡討論區炒得沸沸揚揚。影片總長2分鐘,那名拍攝人身穿一套骯髒的棕熊衣服,手持住一部即影即有相機,站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四周是人像人那麼高的雜草。在整整兩分鐘,那名「熊先生」手持相機對住鏡頭拍照(動機不明),呆呆地望住鏡頭,或是在雪地上漫無目的地閒晃。在影片的下方,就寫了以下一小段文字︰

在春天,
棕熊甦醒過來,
走到陽光下,
肚子很餓。

隨了以上這段稀奇古怪的影片外,在留言版上也透露出不少令人震驚的訊息,例如在一名叫Kazuto Kirigaya (Kirito)的留言中,得知熊先生現在已經遷居到薩克其萬省(Saskatchewan),位於加拿大的中部。另外,在熊先生和一名懷疑者KingOfStillwater Boss的罵戰中,驚人地發現原來除了Elliot,原來還有一名叫Allan Crane的「迷途羔羊」(熊先生那麼叫他)在當年也巧合避過了熊先生的魔掌,甚至還企圖回來報仇。熊先生明顯地很在意這些走失了的「迷途羔羊」,急不及待要找他們回來。

面對無名的詩詞和不解的Youtube頻道,潛水了一年有多的事主Elliot終於在2015年4月14日(碰巧是筆者離開香港那幾天)再次更新,向大家澄清事件和數個月來的狀況,以下是當天的更新內容︰

其實我一直想和大家頻繁地更新,這是真心的說話來的,但是每當我看到數以千計的電郵塞滿我的郵箱時,內心都有泛起一股難以形容的厭煩,當中有支持的,但大多數都是質問(連粗口)和惡作劇,謊稱自己是熊先生,或罵我是騙子。但在澄清這些質問之前,我首先想和大家說一下這一年發生的重要事情。

去年6月,在得到布蘭普頓警察局的同意下,我終於看到了第四盒錄影帶,那一個潘多拉的盒子。那個潘多拉盒子的內容如此血腥和病態,恐怖得在我的心靈上蒙上陰影,最後令到我不得不放下手頭上的調查工作,直到今天。現在先讓我說一下影片的內容。

自從上一次探訪警局後,我已經有數星期沒有找Mitchell叔叔了。待心情由上一次那三盒驚嚇的錄影帶平伏過來後,我再次提起幹勁,致電給Mitchell叔叔,詢問他我可否看剩下來的錄影帶。他很快便一口拒絕了我這個貪婪的要求,但在我節節進逼的攻勢下,他最後把持不住,提出了一個折衷的方案︰如果我到了20歲(那時是2月,我只有19歲,6月才20歲生日),仍然堅持要看那盒錄影帶的話,就幫我在警察局和舊同事內問問。

換句話說,我和Mitchell叔玩了4個月的耐力競賽。但時光飛逝,4個月過後,直到我20歲生日那一天,我對觀看那盒錄影帶的決心絲毫沒有動搖。在當晚,我便打電話給Mitchell叔,要求他兌現承諾。「你真的沒有必要這樣做。」他的嘆息聲不斷由電話傳過來。大約數天後,他便約我星期一到布蘭普頓(Bramalea )警察局,觀看那一個潘多拉的盒子。我想在看了六集Saw和數十套的動物屠宰影片(課堂需要)後,無論那盒影帶扔出什麼嘔心的畫面,我應該也有能力應付…

又或者我當時太天真了。

熊先生的地下室(Mr. Bear’s Cellar),第31集

仍舊是那片草地,仍舊是那個坑洞。

承接著上一集的劇情,熊先生把坑洞裡16名兒童用汽油活生生燒死。現在,閃爍紅光的坑洞升起縷縷濃煙,長長的火舌不時像魔爪般伸出坑洞。時間應該過了「祭祀」一小時,影片被人剪掉聲音,只留下一片詭異的沈默。漆黑的夜空括起陣陣烈風,枯萎的枝葉在狂風中猛烈搖晃,仍然是群魔亂舞般。不久,攝影師開始朝坑口走近,拍攝坑洞內的情況。

「你真的要看下去?」Mitchell叔按停了電視慎重地問道。

我點點頭,沒有說話。

影片繼續播放,男人繼續走向坑洞,鮮紅的火燄逐漸映入畫面。坑洞和上一集一樣,沒有改變,只是裡頭活潑的小孩已經變成一具具橫七豎八的炭化物。熊熊熾火已經把大部份可憐的孩子燒成黑色的屍體,變成大火的原料,但更悲慘的是那些大火沒有把他們直接燒死的孩子,數十具炭黑的身軀在坑洞內伸手掙扎、像蠕蟲般在地上爬行、仰頭翻天地張口尖叫。大家有否試過在燒烤時燒焦腸仔?大火燒乾了小孩體內的水份,柔嫩皮膚因而變得炭黑腫脹,而且極之脆皮,爆開的皮膚暴露出了燒得通紅的層層肌肉,任由無情的空氣和昆蟲侵蝕。另外,由於手腳關節都被烤熟,所以小孩在痛苦掙扎時,熟掉的肌肉和關節很容易不小心像雞翼般撕裂,在細小的身軀內爆發更大的痛楚。

那個攝影師仿佛還未滿足他變態的慾望,不斷調節鏡頭,求得到最清晰的特寫。小孩被熏熟的臉清晰地呈現在畫面上,痛苦和猙獰均刻劃在烤得五官盡失的臉龐上。我多麼希望從未看過眼前地獄般磨人的影片,但可惜一旦看過便永世不忘。這不是恐怖電影,而是殘酷的現實世界,無辜的人類在如此可怕的方式被人獵殺。

畫面突然中斷,當再次回復時,攝影機已經在數米外的地方,坑洞內的火光已經遏去,但巨大濃煙仍然由洞口竄起,扭曲的濃煙仿佛映像管出一張又一張小孩的臉孔。一個模糊的人形站在畫面旁邊。縱使燈光昏暗,但我仍然認出那個人形是熊先生來,只不過這次衣服裡頭沒有人,而改由一個類似十字架的木座掛起來。攝影師用手撫摸熊先生身上的軟毛,仿佛是最珍愛的愛人。鏡頭聚焦在熊先生的頭上,熊先生的頭上刻畫著「INRI」,這個意義不明的詞語。四個大字呈鮮血粗體,仿佛是由小孩的血液寫成。

那個鏡頭愈拉愈後,不一會兒便結束了。

我默不作聲,仿佛剛才目睹的畫面只不過是一場夢,一場很可怕的惡夢,你永遠沒有可能在網絡找到一段更恐怖的影片。Mitchell叔俯身問我還好嗎,我只能勉強地答︰「好。」縱使他的眼神很猶疑,但最後還是讓我離開。

接下來的幾星期,我每晚也做著相同的惡夢,夢見那些被燒死的小孩,所以我放棄了,我也不會理會究竟他媽的真相是怎樣。一個男人燒死了一群小孩,之後再弄個假的電玩台誘拐更多的小孩,我原本會是其中一個受害者,但幸虧我存活下來。我想我應該要覺得感恩,但現在充斥住我內心的卻是無窮無盡的內疚感和罪惡感。

10個月後,亦即是今天,我才提起心情,回來收拾爛攤子,回應大家一封又一封、排山倒海般的電郵。它們有的問我更多的詳情,有的要求我上載那些錄影帶,有的說他就是熊先生。首先,我不可以上載那些錄影帶,因為它們仍然是警察的證物。其次,我不懂如何把錄影帶轉為電腦檔。第二,拜託你們不要再扮熊先生了,現在已經有一打「熊先生」排隊和我連絡了。我甚至在Youtube看過一個假的卡利登21台,雖然做得很精緻,但可惜仍然是假的。更加離譜的是,有人駭入了我的博客帳戶,冒充熊先生貼了一首荒誕的詩。我連絡了網站管理員,[email protected]人,我想又這是另一個惡作劇電郵。

最後,我可能會再連絡Mitchell Wilson,看他有沒有其他錄影帶的資料,或者收藏在那一間警察分局。我和儘快和你們更新的了,我保證這一次不會再要你們呆等一年。多謝你們一路以來的支持。

在Elliot更新這篇文章後不久,另一面的卡利登21台也開始蠢蠢欲動了。

大約自上星期開始,卡利登21台突然一翻常態,拋開十年不更新的習慣,開始頻密的開帖和上傳影片。以下兩段是熊先生在上星期先後發表的狀態︰

他們搶走了我原來的家,
再砸碎它。
他們以為這樣可以趕走我,
他們錯了。

「我甚至在Youtube看過一個假的卡利登21台,雖然做得很精緻,但可惜仍然是假的。」Elliot說。
但誰人有資格質疑誰人的真實性?或者對於他來說,認為我是模仿者是最舒服的選擇。

除了狀態更新外,卡利登21台還上載了一段讓人難以理解的影片。影片的名稱叫MVI_0217,底下寫著「一棟殘舊的獵人小屋」。影片只有短短20秒。開始時,兩名年約10、11歲的青少年(看不清男女)喝下一罐飲料。不久,兩人便開始嘔吐起來。兩人把頭探出屋外,朝屋外嘩啦嘩啦地嘔吐起來,不時發出喉嚨乾涸的咔啦聲,仿佛要吐到腸胃淨空為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UZyZ87hdkc

對於影片的內容,雖然網主沒有直接說明,但我們由留言板的對答也可以略知一二。以下筆者就節錄了部份留言出來:

Jake Tschantre: +Caledon Local 21 他們是你的朋友?

+Caledon Local 21:我們曾經是朋友來的,他們是很勁的伙伴。不幸的是,不久前我們被逼分開,因為他們身上還有更重要的任務。這一段影片是我最後一次看見他們的前一兩天拍下的…用來留念用…

Jake Tschantre:噢,你掛念他們嗎?

+Caledon Local 21對,我掛念每一個離去的朋友。但我知這是對大家最好的,他們離開是為了完成更重要的事情…

Jake Tschantre:他們去了幫助墮天使?

+Caledon Local 21:當然。

這些對話倒病態得很。

究竟文中熊先生頭頂上的「INRI」是什麼來的?其實如果你拿起大部份的基督教十字架來看,都會發現「INRI」這4個字。其實「INRI」是拉丁文的簡寫,長寫是IESVS NAZARENVS REX IVDAEORVM,採自聖經《約翰福音》第19章第19節中的一個短語,意思指「耶穌,拿撒勒人,猶太人的君王」。但為什麼這個神聖的字眼會走到殺人犯衣服的頭上?而Youtube Channel是否真的熊先生的本人,還是一個更可怕的模仿犯?種種迷團恐怖要更長的時間方可一一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