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2015年初夏的風頭人物,報稱12歲的偷渡客肖友懷當之無愧!

 

於本刀爺而言,肖某人的架勢和強大,不僅在於他作為戴罪之身 (偷渡客) 而沒有得到應得的法律制裁 (被拘捕還押再即時遣返) ,反而可以在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陳婉嫻的 「協助」 下向入境處酌情申請香港居留權,並且火速地獲得入境處批出行街紙招搖過市,並獲黃大仙區小學面試準備入學。

 

整個過程,發展之快、疑點之多、荒謬之處,異常得令人咋舌。

 

就在日前,本土派組織成員便拉隊到黃大仙上邨陳婉嫻的議員辦事處與及為肖友懷安排進行入學面試的孔教大成小學進行抗議,並於議辦和小學門口張貼抗議標語後離開。惟不久即出現一名大成小學女生,她以充滿感情的語氣和極具功架的台型,向在場記者和鏡頭哭訴:「點解啊?我哋學校一路淨係想畀啲新嘅同學知道知識,個個人都唔知道……犯咗法又點喎?點解要貼呢啲嘢呀?」

 

對於這位女同學那作狀得近乎噁心的演技……啊!對唔治!應該稱作言行比較好……本刀爺我就不予置評了。但對於她作為一個小學生,居然講出那一句 「犯咗法又點喎?」 我就覺得極之有問題。

 

一國一地的移民政策和居留權安排,均涉及社會整體利益和公義,絕不容含糊馬虎。肖友懷是一個偷渡犯,這是毫無疑問的 (佢自認自首嘛~)。如今入境處在仍未完成調查有關案件的情況下,竟二話不說批予行街紙。而協助肖某的相關組織和人士亦擺出一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的姿態,彷彿只待肖某人大駕臨幸,正式成為一個香港人。這些人士的訴求和所作所為,不但是完全無視法律、破壞法治,更是將香港社會的整體利益置之不理:首先,假如偷渡越境都可以獲得居留權,成為香港人,那必然會令大量中国人見獵心喜,紛紛起而效法,最終極有可能觸發新一輪偷渡潮,嚴重影響社會秩序穩定和資源分配,造成危機。在此情況下,出入境制度亦蕩然無存,出入境管制部門和關口都可以一一拆卸廢除。這自不然引起不少香港市民的恐慌和不滿,故相繼發起追查和聲討行動。

 

然而面對這天大的潛在災難,這位女學生、未來的社會棟樑有甚麼回應?

她說:「犯咗法又點喎?」

 

左膠有云,我們必須要大愛包容。

故此,本刀爺我可以當這位小女生的胡言亂語是少不更事,不知輕重所致。如果要追究責任,她的父母和師長必定走唔甩,因為這些人沒有盡好教育下一代的責任,以致年輕一代竟吸收了如此錯誤偏差的價值觀,認為隨便犯法都沒有問題,這些大人們責無旁貸。(講多句:呢間係乜閪嘢學校嚟架?教到學生不分是非黑白,仲話係儒家孔教?執撚咗佢算鳩數啦!)

 

但令本刀感到作嘔的,竟然是有不少政府高官、意見領袖和社運進步份子站出來表示同情肖友懷這個偷渡犯和 「犯法又如何?」 這個歪理。在他們眼中,凡是來自中国的都是可憐的 「弱勢社群」 ,你們香港市民生活得比他們好,就是虧欠了他們,必須作出補償。即使面對的有可能是奸惡之徒或造成嚴重社會危機,皆一於少理,最緊要是不失形象風度和自我感覺良好,其餘話之你死。老母教落:不怕真壞人,最怕假好人!刻下香港,就是逐漸淪亡在這群偽君子手上!

 

本刀知道,中国崛起了,中港融合了,以致於中国長久以來的那一套顛倒是非、賞惡罰善的惡臭潛規則和劣質文化都開始進入我們的家園。可以預見在不久的將來,除了蝗蟲遍地之外,「犯法又如何?」 這些仆街新常態將越來越普遍,我們一直熟悉的、文明的香港,亦將在一片包藏禍心的同情和包容中逐漸淪喪,至於滅亡,最後永不復存。

 

犯咗法,又點喎?

犯咗法,就應該得到制裁,而非獎勵。否則,就是對整個社會的侮辱和虧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