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談完泛民主派,香港若要走更遠的路,左膠不滅,為香港帶來的災難只會更嚴重。左膠是一群自詡為「左翼」的廢物,以朋黨關係生存以及互相慰籍、圍爐取暖,他們每一次只希望在抗爭路上壟斷集會,讓群眾都聽命和「團結」於他們的旗下,最後卻是在消耗民氣、利用群眾,以那些極為荒謬的「階段性勝利」、「《海闊天空》大合唱」等手段去解散群眾,不但消耗香港人每一個抗爭和撥亂反正的集會,而且口說「對準政權」但實質行為猶如和港共極權以及其黑警爪牙裡應外合,以避免讓遊行示威演變成大型反政府抗爭,是如此卑鄙地出賣抗爭者,特別是黃絲和不懂得這群社運圈中的鼠輩的群眾。

當有人批評他們時,他們就會利用他們可以使用的平台(例如獨媒、蘋果、明報等)和方法去抹黑這些人,指他們是來「搞散」集會,是中共的內應,並指批評左膠就會令中共最高興,例如雨傘革命期間自己建立「大台」,並且指衝擊「大台」的人是「鬼」,中共最高興;另外,他們的消耗抗爭根本和「和理非非」的泛民主派沒有分別,但他們還會立即和那些比他們激進的抗爭者劃清界線並譴責他們,說他們是來搞分化和模糊抗爭焦點,又是說「共產黨最高興」。近日大專學界的退聯公投中,左膠配合學聯反對退出學聯,就足以印證他們要保住那所謂的「朋黨」關係,認為他們這群人才可以代表大專學界和香港人爭取,其他欲與他們「分手」的人,就會被他們打成是共產黨派來的,攻擊所謂「同路人」的力量比起攻擊共產黨還要厲害。

他們在抗爭路上不但不會對其他所謂的同路人加以支援,還會在背後向抗爭者開槍,輕則開記者會和那些跟他們路線不同而且較激進的抗爭者劃清界限並且抹黑他們,重則就進行「篤灰」,和警察舉報那些人讓警察拘捕那些人。不論輕的還是重的,筆者認為這都是出賣抗爭者的行為,你即使不同意這些比你們走得前的人的言行,你也不可以在背後開槍,甚至和極權者合作導致抗爭者/義士被捕。左膠的所作所為,完全是「反革命」,是他們的祖師爺-馬克思主義的叛徒。筆者覺得群眾若不把所有左膠踢離抗爭上,抗爭永遠只要繼續是一輪大合唱後最後解散,消耗民氣。城市大學學生會刊物《城大月刊》中有一篇文章指出香港「左膠」背叛了左翼,筆者覺得完全正確,因為左翼做的是革命,左膠做的是「反革命」,是馬克思主義的叛徒。

另一方面,和筆者之前說的一樣,左膠和泛民主派一樣,在一些涉及港中關係的議題上,都是站在香港人的對立面。從他們的眼中,他們認為那些新移民、水貨客是中共治下的「弱勢」,所以來香港定居或是購買香港貨品、推高香港貨品物價也是「天經地義」的,香港人應該對這些人好好「包容」。他們的所作所為根本是間接幫助中共殖民,幫助中共在香港進行換血計劃,淡化香港在地人口。同時,他們也對於崛起當中的本土主義或是「城邦論」加以批判,認為這些捍衛香港人利益的意識形態和行動是「右膠」、「排外」、「法西斯」,是欺負「弱勢」。這些想法不但是荒謬,而且筆者認為本土主義根本是沒有人會抗拒的,一個地方的人民怎麼不會捍衛自己家園的利益呢?社會福利政策以本地人/永久居民優先,這是一個世界慣例,即使對新移民或外來者設立若干的合理也是合情合理的,否則社會福利制度將會不勝負荷,連本地低下階層也沒法得到應有的援助以維持基本生活。都是那一句:如果左膠們那麼喜愛救助大陸人,為何不回到中國大陸救助他們?你們那麼「大愛」,為何只是應用在外來者身上,而向香港在地人民「抽刃」?

總的來說,香港人若要繼續向獨立自主的道路前進,就必須把那些毫無進步空間的泛民主派以及那群「共諜」左膠趕出抗爭的舞台,由香港人(特別是年青人)自立自主地向極權政府正面對決,這麼香港才會看得出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