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於個人較為偏好遊山玩水,今天就跟大家分享一些自然界的事情。

小弟有幸於早前購入一具遠攝用鏡頭,開始多採用動物飛鳥作為拍攝主題,最近鸚鵡學舌般參考其他人試著「打雀」。老實話,鳥類拍攝並不如想像容易,玩了一點時間的我開始明白到為何會有人等大半天只為了拍下那個一瞬間的展翅。而且,香港鳥類品種多樣,就不同品種而言特性會有不同,市區常見那一部分如麻雀、白頭鵯、紅耳鵯、鵲鴝(即豬屎咋,一種市區經常出沒,黑色主色配上胸部及下身有白色部分的雀型目鳥類)、黑領椋鳥、珠頸斑鳩等,通常比較接近人,即使近距拍攝亦沒有難度;一些林鳥如鶯類(長尾縫菜鶯、黃眉柳鶯等)、鶺鴒類(黑鶺鴒、白鶺鴒、灰鶺鴒等)、叉尾大陽鳥(在市區偶有出現)等比較膽小,要保持一段距離拍攝以免嚇走目標。當中我最欣賞的莫過於猛禽類。香港最常見的猛禽可算是黑鳶──麻鷹。麻鷹有如獨行俠一樣經常單獨在空中盤旋,很少會在同一空域出現超過三四隻,我會用「非常有性格」來描述牠們的個性。利用熱氣流於空中長時間盤旋滑翔,長時間不用拍翼,是高空飛行的高手。偶爾與同伴互動,於空中在同伴翅邊輕輕擦過;要不然來個空中雜技,將獵物「空投」,抛到配偶當前,而配偶就在電光火石間接過獵物再帶回鷹巢餵食幼雛。天空就是牠們的領域。

這個領域是最令牠們引以為傲的。相對來說,當麻鷹失去了天空,就差不多意味著失去了牠所擁有的一切。小弟曾兩度到訪過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內的艾先生猛禽護理中心接觸過一隻受傷的麻鷹。該麻鷹有永久傷殘,餘生也無法返回那個牠所熟悉的天空。世事往往如此,並非任何事情可以讓你去選擇─可以選擇的話,我相信牠情願選擇在那個熟悉的領域中死去亦絕不想歹活於身陷囹圄之境地。失去了天空,縱然不愁兩餐亦枉然。

飛禽尚且會為了自己的尊嚴而翱翔,更何況滿有智慧的萬物之靈?從沒聽聞飛鳥自折其翼,甘於接受地上的施捨;同樣皆為造物,何以有人主動自斷雙翼去接受他人的施捨?麻鷹失去令牠滿載榮耀的天空就等同於失去了牠作為猛禽的尊嚴;那麼作為一個人,放棄求生能力就即是捨棄生為一個人最基本的尊嚴。這豈不是連飛禽也不如?這種自甘墮落的敗類不僅將寶貴的自尊棄如草芥,而且不斷蠶食社會上各項資源。他們不以建設社會為榮,反以能夠侵佔社會資源福利為驕傲。講句老實話,他們已成為香港社會的癌細胞,只會造成破壞與毀滅,不會帶來任何好處滋養香港。飛禽尚且不會墮落到想去成為自然界的癌細胞,更何況在造物中地位更高的人呢?

恕我直言,假如任何人有意蠶食香港資源、不願生產並以吸盡香港每一滴養份為榮,他就是香港社會的惡性腫瘤。我認為各位香港有志之士都有剷除這種惡性腫瘤的義務,為香港及自己的福祉請大家施行義舉拯救這個垂死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