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面對香港的政治環境,總是充斥著一份無力感,因為當惡人四處行兇出賣香港之時,我們往往都難以去令他們得到應得報應。看到官員僭建,屯地和貪污,我們聲嘶力竭的怒罵了,但他們很多都依然能夠保著高薪厚職;望見建制派和泛民主派從不同途徑去出賣港人了,我們給予了很大的指責,但他們仍然可以穩坐議席;遇到黑警對示威者的不公平對待,我們依程序進行投訴了,但他們仍可繼續逍遙法外。經過無數次的挫敗,看見惡人依舊可以為非作歹,我們開始祈求神明出手相助,希望可以懲治惡人。

我是相信「人在做,天在看」的,但可惜的是,神明在絕大多數時候都真的只是「看」,不會去出手干預的。有些時候,做盡壞事的惡人晚年遇上家庭問題或病死,大家都滿天歡喜的有請小鳳姐,這種行為其實也無妨,但即使上天難得地去把應得報應給予壞人,在他們死去之前早已經享盡榮華富貴了,就算老年坎坷一點也是有賺的。雨傘革命時期,黑警多次將示威者打到頭破血流,絕大多數黑警都未得到法律制裁,納稅人依然要將他們的一部分稅款作為黑警們的工資。固作爭取民主的「民主鬥士」,利用香港選民的信任去爭取中國民主,而到現時仍然很多選民都選擇「含淚投票」。縱火聞名的施君龍,坐幾年牢重回香港,現在是家庭團聚互助會新界分會的董事了。

就算你多渴望惡人「比天收」,最後都是徒勞無功並繼續忍受。念力是有價值的,但終歸也只是念力,要轉化為行動才顯出當中價值。向惡魔「釋出善意」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他們從來都不會覺得夠了,有得呃盡你做乜唔做?只會一步一步的繼續侵害你的權益,為著自己的政治任務把香港的未來斷送。面對惡人,無可奈何就要讓自己充當一剎那的惡人去向其報復。他們的惡果要等到晚年甚至下一世才出現,實在太晚了,既然人間的事情天都懶理了,由人自己親自執行也是在所難免的。

所謂充當惡人不是叫你殺人放火等犯法事情,只是叫你暫時捨棄良善,惡人遇見善良的人不會施加憐憫,只會繼續壓榨要你去做奴隸。良善是人類的無貴之寶,其實應該是無人願意捨去的。不過面對這個殘酷社會,就是有人會為著自身慾望而去放棄的,然後去利用他人的良善去損害他人的利益。你要跟他鬥,和平大愛反而成為你的致命傷,讓你繼續是被剥削的一群。對付他們,就只能夠以惡制惡,讓你的怒火真正地向著他們咆哮,嚇得他們不敢再將你當作白痴仔般欺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