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啟者:

有關持擔保書(俗稱「行街紙」)兒童的政策

就政府新聞處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日及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二日發放的新聞稿,本組織欲提出以下查詢。
政府發言人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日指出,「持擔保書的兒童,不是非法入境便是逾期逗留在港,政府容許他們入學就讀,只會製造更大的不幸。」。然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於昨日(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二日)談及肖友懷逾期居留個案時,則表示「在教育方面,教育局亦很清楚說過,只要入境處沒有反對或認為這個小朋友會有一段時間未必可以離開香港,亦可以為他提供一個教育的機會和學位。有關部門會跟進一連串這些工作……若一待入境處處理到問題,或給予信息教育局,教育局會跟進。我相信找一個學位給懷仔不是個大問題。」

政府在處理以上兩宗案件時,明顯採取雙重標準,而且取態接近相反。就肖友懷逾期居留一案,政府更似乎正積極為肖友懷尋求學位。本組織強烈要求政府就以下三項作出解釋:
一、對於因非法入境或過期居留而獲發擔保書(俗稱「行街紙」)兒童的政策是否有所改變?
二、保安局及入境事務處一般如何處理非法入境或過期居留兒童的相關問題?
三、若政府容許肖友懷就讀本地學校,是否正在「製造更大的不幸」?

近日社會十分關注肖友懷一案,公眾亦有知情權,了解政府對上述問題的取態,本組織誠希局長盡快回覆,以釋公眾的疑慮。同時,本組織希望1823配合,跟進此個案。

此致
保安局局長黎棟國, SBS, IDSM, JP

青年新政謹啟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三日

副本抄送:
保安局副局長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
1823
行政長官辦公室


理性討論兒童入學問題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0112/10/1210231.htm

政府發言人今日(十二月十日)呼籲社會人士,以理性的態度心平氣和地討論持擔保書兒童在港接受教育這問題,因問題本身很容易引起情緒激動。

發言人說:「我們應以較宏觀的角度來看這件事,以維持出入境管制和持擔保書兒童的真正福祉為着眼點。」

發言人指出:「持擔保書的兒童,不是非法入境便是逾期逗留在港,政府容許他們入學就讀,只會製造更大的不幸。」

「原因是這會誘使更多父母把他們的子女由內地偷運入港,或者讓他們逾期逗留在港。這樣會為子女帶來不幸,因為他們在港既不得就讀,又不得接受僱傭工作。事實上,以其黑市居民的身分,子女根本難以在香港過正常的生活。」

他說:「數以千計的兒童已申請單程證,在內地耐心地排隊等候,以期與他們在港的父母團聚。在等候來港的同時,他們在內地接受正常教育。為着持擔保書的兒童的最佳利益着想,其父母應安排他們的子女返回內地,並循合法途徑申請在港居留權。」

他並解釋,入境事務處向非法入境或逾期逗留的兒童發出擔保書,只用以代替羈留,並不賦予這些兒童獲准在港入學就讀的權利。


二○○一年十二月十日(星期一)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國泰航空勞資糾紛和男童逾期居留個案與傳媒談話內容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5/22/P201505220518.htm

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今日(五月二十二日)就國泰航空勞資糾紛和男童逾期居留個案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有關國泰航空勞資糾紛)勞工處會如何介入這件事?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透過勞工處努力斡旋,國泰管理層、資方同意下星期三下午,在勞工處辦事處與工會對話,這是一個好的開始,我們已將這個信息轉達工會等待回覆,希望盡快在下星期三大家展開第一次對話。我相信任何的勞資糾紛都一定要透過一個坦誠的對話和一個認真充分的溝通,透過這些對話將分歧縮窄,從而凝聚共識。我相信一定要大家拿出誠意,勞工處已成功游說管理層,資方方面已經願意坐下談判,亦希望工會盡快配合,在下星期三下午於勞工處的辦事處進行一個面談對話。

記者:會否擔心若然最終雙方達不到共識……工會說八月會罷工,對市民的影響?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相信大家都是以公眾的利益為依歸。我一再呼籲,不要以任何舉措令我們的旅客方面受到影響,而香港的形象亦會受損。所以基於大眾利益也好,公司利益也好,我相信透過對話──根據我們以往的經驗──很多問題都可以解決,最重要是大家有誠意,大家坐下來在談判桌上可以磋商。我相信透過對話,透過大家一個坦誠的溝通,很多問題都可以解決。

記者:有沒有「摸底」看看勞資雙方各自的分歧是否很大?可收窄的空間或成數高不高?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一定要大家在談判桌上傾,所以我覺得最重要的開始是下星期三下午,那是一個重要的時刻,如果大家回到談判桌上傾,很多時候大家都可以透過一個坦誠的對話解決一些問題。

記者:根據你的經驗,局長認為成數有多大?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們勞工處的角色就是要締造一個好的機會讓雙方有一個坦誠的溝通。我們以往處理勞資關係的經驗都是一定要透過對話,不是對立,大家亦要保持克制,以大眾利益為依歸去看一件事,很多時問題都可以解決。

記者:有一個無證的男孩留在香港超過九年,社署有沒有接觸過他們?會有甚麼支援?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們政府都很關注這個個案,幾個有關的部門都會跟進。首先,社會福利署的同事會接觸這個家庭,與外婆和懷仔接觸,看看他們有甚麼特別的福利需要,我們會在這方面提供協助和情緒支援。入境處昨日已很清楚發了聲明,給予懷仔「行街紙」,請給予少少時間讓入境處跟進。在教育方面,教育局亦很清楚說過,只要入境處沒有反對或認為這個小朋友會有一段時間未必可以離開香港,亦可以為他提供一個教育的機會和學位。有關部門會跟進一連串這些工作。

記者:懷仔的個案,除了社署的情緒支援外,還有些甚麼其他的可以做?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看看他的福利需要,看看他們有沒有福利需要,看看有沒有情緒上需要支援等等。據我理解,他外婆最關注的是懷仔讀書方面。若一待入境處處理到問題,或給予信息教育局,教育局會跟進。我相信找一個學位給懷仔不是個大問題。

記者:但是他本身不是香港永久居民,在福利安排方面會不會有身分上的困難?還是可以酌情處理?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在福利方面,現金的援助其實是有困難,但是在福利服務方面,我們以往有經驗也可以給予他。他的外婆是香港人,在他外婆方面我們有沒有甚麼可以幫助她,我們也可以盡一切努力。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5年5月22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4時32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