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友懷事件引發本土派圍堵大成小學示威,並張貼標語,事件令一名小學女生痛哭,。站在高地的聖人們連日噤聲,此刻終於抓住機會發言了。張秀賢說:「當我地反對建制派搞學校,點解今日又搞到咁呢?冇話扣分唔扣分,只係咁樣真係幾難睇 。」最後還要突兀地利申:「反對畀肖生居留權」。

為了靚靚,張秀賢死也甘願。

為了靚靚,張秀賢死也甘願。

張秀賢反對搞人學校嗎?人力和長毛為了狙擊林鄭,搞人家的校際辯論賽,阻礙賽事進行,理論上是搞了無數的學校,怎麼不見張聖人譴責?所謂的「對準政權」到那裡去了?

光復行動搞喊小朋友,就是倒扣二百分;長毛衝擊比賽,會不會有學生因而情緒受影響,導致表演失色,輸掉賽事?那些學生可能都會哭,或者眼淚在心裡流,這筆帳,怎算?

左膠的邏輯是,同樣的動作,我做的就沒有問題,總找到理據,政敵做的,就是搞破壞、收了共產黨錢、居心叵測。

陳雲說「行動升級」,配一張女生圖片,左膠就無限聯想,將升級聯想為「升cup」,繼而指責陳雲「物化女性」,就好像魯迅所說,中國人見到白臂膀,就聯想到裸體,就聯想到性交,再聯想到雜交。但當學聯前秘書長公開說「送比我都唔屌」,如此露骨的「物化」,滿口女性主義的撚人們腦袋忽然就不會轉動了,也沒有人走出來為此哼一句聲。

張聖人說搞人學校難看,但他在佔領時說學聯要重奪旺角話語權的那副嘴臉,不知道他是否自覺好看?想「搞」旺角佔領區,將佔領區及區內抗爭者「物化」成資產,要「重奪」,但張聖人當時把這句話講得很理所當然,很心安理得,毫無半點羞愧樣子。

這我就搞不懂了,到底難看與不難看的標準是怎樣的?還是這難看與否只是某些人手上玩弄的帽子,喜歡時就隨意亂扣?

長毛在佔領中說過,輸,也要輸得有尊嚴;今日,張聖人說,抗爭要「不難看」,「有尊嚴」、「漂亮優雅」,似乎在他們眼中比成敗更重要。

左膠都不願雙腳沾到泥,所以寧為玉碎不作瓦全,很有傲氣。但有沒有想過,很多人其實只是不想死,才沒有管醜陋不醜陋,只要勝利,滿身泥濘也在所不計,很不有型很不浪漫,但有效。

他們最崇拜的歷史人物該是項羽,他走到烏江邊就不肯再逃,寧願有尊嚴地自刎;他們最鄙視的應是項羽的對手劉邦,一個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父母妻兒皆可犧牲,扣分扣到負分的流氓天子。

不過最後活著的好像是劉邦對吧?

張聖人要死得漂亮我不阻攔,但你也不要阻人求生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