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el Duchamp's Fountain

Marcel Duchamp’s Fountain

從前有個人叫魏蜀加。

他因為小時候接觸了漫畫,從而喜歡上藝術。

他立志要朝着藝術這條路進發,即便他的父母、老師、同學,就連路人全都反對他這樣做。

「做藝術就是做乞丐。」

「藝術家生前作品沒人買,死後沒有人買得起。」

這些話是魏蜀加的前半生聽得最多的話。

魏蜀加是奇特的,他與眾不同。因為經研究顯示,這個城市的人前半生聽得最多的是髒話。
前半生,魏蜀加依靠着大量兼職,維持小量的創作。

直到一天,魏蜀加的其中一幅畫作被放到美術館門口展出。

魏蜀加覺得很高興,但也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因為事實上也沒什麼大不了,就是畫作被放在美術館門口。畫作只是放着,沒有人留意,沒人管。

直到另一天,一群小學生因政府規定的學校活動要到美術管參觀。其中一個小學生因為只顧看着手機上明天英文默書的生詞表,沒有看路,在美術館門口摔倒。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摔倒的學生正好碰到魏蜀加的畫作,而魏蜀加的畫作發揮了類似軟墊的功效,替小學生卸去跌倒的力。 小學生因而安而無恙,但畫作已經被「毀容」了。

新聞報導了這件事之後,網上有一群人為魏蜀加的這幅畫作默哀,叫畫作安息、RIP。

之後,有位有心人拍下了這幅被破壞之前的畫作,並且放了上網。

接着,有藝術評論家就藉着有心人的相片對畫作評論,發現被破壞了的畫作有極高的藝術價值。

自此以後,魏蜀加名成利就。無論是他的舊作,還是新作,只要是出自他的手筆,在拍賣行就會以數萬,甚至數十萬賣出。

但魏蜀加開始不愁吃飯,不愁沒有人看他的畫之後,他開始有一個疑惑。他發現自己不明白什麼是藝術,什麼是藝術品。

魏蜀加停下他的創作,開始思考和探索什麼是藝術。

每個得知這件事的人都說魏蜀加很笨。說為什麼他不趁着這個機會多創作,多賺錢之餘,乘有名氣、多人留意之時,留下更廣為人知的作品。

這天,魏蜀加去了文化博物館。他認為常逛文化博物館的人,會認識什麼藝術。

魏蜀加逛了一會文化博物館,看過了展板和展品,也聽過了導覽,可是他仍得不到他滿意的答案。

魏蜀加逛得累了,打算離開文化博物館,找一家荼餐廳坐一下,歇歇腳。

魏蜀加離開文化博物館的時候,發現文化博物館外面放置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其中一張陳舊的沙發最吸引他。沙發以淺棕色的皮革製造,但是因為年月的使用,令棕色褪色,變白。有多處皮革龜裂成不規則的網狀。有一些地方甚至破裂,露出了內裏的綿。

沙發的靠背黏着一張紙。上面這樣寫:這是裝置藝術。諷刺社會對舊物的不愛惜,舊了就要丟的想法。將舊沙發放在街上,讓舊物與社會融為一體,讓人們重新思考過和舊物的關係。

魏蜀加駐足觀看,思考了好一會都想不出明明是丟一張舊沙發到街上,怎樣藝術呢。

忽然,魏蜀加有一個假想,若果他坐上沙發,用身體掩蓋了說明的紙,這件是不是就不再是藝術品呢。

魏蜀加立即將貫切想法他的想法,坐上了沙發。

一眾路人,看見魏蜀加的奇怪舉動,紛紛停下腳步來圍觀。各人面面相覷,無人得知魏蜀加的意圖。各人進而討論,小聲的交頭接耳。

「他為什麼這樣做?這樣做會不會有什麼含意……」

「這個應該不能坐的,要叫保安還是警察……」

「有個瘋子坐了在藝術品上……」

魏蜀加一派欣然自得的坐在沙發想,細細的聽着眾人的討論。他盼望有人讓他得到答案。

圍觀的人愈來愈多,討論的人也愈來愈多。

不一會,文化博物館的保安被帶過來了。

一面憤怒保安逐步接近魏蜀加。

忽然,有一個人大叫:「我認得他,他是名藝術家魏蜀加大師。他這樣做一定有他的意思,一定有他的藝術含意。但……那是什麼呢?」

說罷,在場的所有便陷入思索之中。就連保安也像被當頭棒喝一樣,同樣停下腳步,低頭滿思。

很快,有另一個人大叫:「肯定是行為藝術。大師如今坐在藝術品上,是要我們反思我們和藝術品的距離,是要重塑人和藝術品的互動形式。」

這番說話,換來一番掌聲和認同。圍觀的人們開始拿出手機,攝下坐在裝置藝術上的行動藝術。

坐在沙發上的魏蜀加,苦笑了一聲,便站起來,緩緩的離去了。

當天晚上,魏蜀加難得去了一家高級西餐館吃飯。他一邊叫牛排一邊滑手機。

「文館外行為藝術 魏大師笑然而去」

看到這個新聞的標題,魏蜀加又以一記苦笑回應。

吃完牛排,魏蜀加喝了一口水,招了招手,叫了聲:「結帳。」

滿足完他的食慾,他才可繼續思考何謂藝術。

魏蜀加盯着桌上的玻璃杯裏的水,思考得出神。

「先生,盛惠三百九十九元。」侍應說。

「四百元不用找續。」

魏蜀加仍睇着玻璃杯的水。

侍應打算順手把水收回去――

「停手,不要動!」

魏蜀加忽然大喊。

嚇得侍應立即停下手,加上整間餐廳的所有人都望向魏蜀加這邊。

「這杯水這現在的狀態很藝術。它現在的體積,水和油的比例,是完美的。」

魏蜀加大聲的宣佈。

「這個藝術品就當是我魏蜀加給的小費。」

說完,魏蜀加就起來,離開。

離開餐廳的魏蜀加很興奮,因為經過這天一連串的事,他終於想通了什麼是藝術。

魏蜀加踏着輕快腳步回家,打算在面書發表他認為什麼是藝術。

可是,他就這樣遇上車禍,與世長辭。

*

幾過月後,美術館舉行名為「魏蜀加的一生」的專題展覽。

放在展覽中央的是魏蜀家最後一餐飲用的一杯水,名為《水與油》。

《水與油》旁邊有個小電視,介紹作品:「……這是魏大師最終的作品。看這個作品的時候,會令人有一個玄妙的體驗。你就像置身於一個空間。那是難以確定的空間,但是能對你帶來切實的影響。你有如被捲入旋渦,被它重重包圍。其目光輝及超脫氛圍,色彩及光線的閃爍交匯,充分反映魏大師創作意念和銳利觸覺。我建議觀者站在距離畫幅十八英寸的位欣賞,以真正感受畫作的存在。《水與油》帶領觀者沉浸於透明和薄黃的色彩之中,令人想起海面的油污,既無風無浪,也沒有耀眼奪目生命。魏蜀加是一位創作奇才,其作品充滿澎湃熱情與感情。雖然魏蜀加沒說藝術是什麼,但我相信他認為的藝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