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一單新聞,數百家長於某補習社門外守候想要替子女報班操卷,不禁為之側目。

在香港的小孩子從小就被訓練成只看數字的機械人,興趣班要報得越多越好,向同學朋友數算自己有多少多少項「技能」;到小學開始考試競爭就看試卷分數;到中學至大學這種分數比試從無休止,至於現在要做什麼校外活動作為課程一部分,也是要計算多少時數。

一切都只關乎數字,於是人人希望做專業人士,醫生不成,律師也好,律師不成,教師也好;商科是熱門科目,你讀工程?讀語言學系?出來賺多少錢呀?行業工種背後的理念,又或發展前景,又有誰人在意?只需要將任何東西都「價值量化」,沒有一個人是用金錢買不到的──只要你一息尚存,仍然要將自己售予社會上操控一切的傢伙。

晉朝太傅謝安甚為有名,其教育家族後輩,是「我自常教之」,立的、行的,是身教,是以謝氏一族顯赫,成為中國歷史上一個傳奇,不無道理;甚至流傳過一則奇聞,跟西方耶穌差不多,就是乘船遇上大風浪,船上眾人驚魂不已,謝安仍然氣閒神定,吟歌作嘯,至風浪再趨激烈,才緩雅淡致向眾人道:「不如歸去吧。」

現下的人,腦海裡是數字和錢,就讓孩子都愈趨功利,又將教育的責任推在學校、教師身上,所謂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自身連做人都做不好,又豈能要求孩子變好?而且,是要一個聽話順從的愚子,還是懂得獨立思考、精巧孝順的麟兒呢?

將一個人的價值與數字金錢掛鉤,那麼這個人一生的成就恐怕就只有財富可以予人觀看,雖然比起做班長、坐班主任身邊等「功績」,財富也有實在之處,但做人最緊要的,還是對得住良心,樹立品德,發揮善性,縱使不欲成為聖人,也別要變了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