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磡人 紅磡事』就入境處近期處理兩位非法入境者的不當處理手法,致入境處處長的公開信

致入境處處長陳國基 :

本團體由最近報章得知,21歲的陳柏宗以欺騙手段來港,現在用「擔保書」暫時留港,而12歲男童肖友懷3歲時候非法入境,現在暫時獲發「行街紙」,同樣繼續留在香港,我們團體成員一致對入境處的處理手法表示憤怒!

如此冷血,刻毒的處理手法,居然會出現在香港,實在不可思議。

改革開放後,中國的綜合國力不斷增強,國際地位顯著提高,大家稱之為——大國勃起。再看看香港,簡直不堪入目。2012年,有一班「廢青「去反對國民教育,反對能讓中文水平提升的「普教中」。2014年,他們去「佔中」,一搞就搞了79天。2015年年頭,這群人又搞什麼「光復行動」,搞到中央要懲罰香港,推出什麼「一週一行」。

就在前兩日,文匯報一篇《綜合經濟競爭力深圳超香港成第一》的文章就寫的好好,香港已經開始沒落,已經不再是「全國」最好地方,而且明顯會與中國的距離越來越遠,不能再緊跟中央的步伐,跟上國家的發展道路。

香港已經沉淪,但入境處居然阻止如此「優秀」的中國子民回到他們的祖國,反而用「行街紙」禁錮他們在香港這個烏煙瘴氣,廢青一世都買唔到樓,高官每日講大話,薑融周街射精的地方。

我們香港最為自豪的法治去哪裡了?現在入境處同事是不是因為自己都買不起樓,為了一己私怨,為了讓這些中國人,一起體會香港人的痛苦,為此破壞法治,講咩「酌情「處理,我X你老母。

但我們這批「香港人」和你們不同,我們有大愛,既然法治要遣返他們,而且只有回到他們偉大的祖國,才能真正拯救他們,萬一他們因為「廢青」的網路欺凌,承受巨大壓力,而又不能像某個屈女士面皮厚到連金正恩的高射砲都打不穿,想不開自殺了,你們能為他們的死負責嗎?到底你們入境處同事有何居心?你作為處長必須為你部下的如此冷血,刻毒的處理手法負責,即時引咎辭職,並同時遣返那兩個非法入境者。

請盡快給予本團體一個答覆,我們不排除會採取其他行動,講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