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宿舍的地面發現一小團棉絮,柔軟,潔白,乾燥。我想是化妝棉或者是雲的碎片。

下午的雨下得那麼大,也只是因為雲不堪水的重荷,就算有部份雲片因太重而自雲層裂開,墜落地面也無可指責吧。直到我在空氣中聞到杏仁的氣味,才想起這是與木棉花一同落下的棉絮。

紅花舖滿在積存雨水的溝渠,洗滌走去一點顏色,蒼白安靜,只有這團棉絮莫名其妙地飄進我的房間。

好像曾有議員提議為木棉花絕育,可是以後五月時節再沒有木棉棉絮充數時,雲群不就只能分出自己一部份以填滿地面的空缺了嗎?

這樣的話雖然夜空中的星星會更明亮,日頭的太陽卻會變得過於毒辣,除了防矖油和太陽能電池公司外,沒有誰會真正得益。

而假如地面變得乾乾淨淨,再也沒有白色的棉絮,那天上的白雲又該有多麼、多麼的寂寞呢!比起幫木棉花絕育,似乎還是幫民建聯的議員絕育比較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