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最該休養,休養之先要找醫生診症亦是常事,於是勞累、放鬆的身體,便得以一個機會觀察世間百態,而在診所,最能觀察得到的是親子關係。

像方才我倦眼暈眩,有個孩子應該就讀幼稚園中班或高班,在診所內喧鬧,坐車車、將這個琴拉過來、那串珠玩推過去,又推又撞那膠馬仔,霸著所有玩具,不讓其他小朋友玩。

至於他媽媽呢?原來就是坐我在旁邊的女士,一看臉孔就知道不是本地人,瞥眼一看,雖然有些侵犯隱私,我看到的電話熒幕內的,是簡體字還有Wechat,心中一股不滿和憤怒油然而生。你自顧自的低頭玩電話,孩子在騷擾診所內其他病人,你就不能放下一陣子電話嗎?

我在診所內逗留了逾一小時,期間那個母親,是低頭低足一小時,這時候我明白了那孩子的搗蛋頑皮,其實只是想要吸引母親注意,想要母親跟他說一句話而已,也許就是這麼簡單,孩子需要的是關懷、溝通,他們心裡滿是疑問。對那小孩的情感不禁由恨意轉而可憐,只是他騷擾人是鐵一般的事實。

終於連診所護士也不禁開口,著他小心點不要整親人,也叫他要安安分分的不要喧鬧,此時他的母親終於有反應:抬頭,破口大罵:「你乖乖哋自雞挽!」、「蒸吓突唔突呀?」然後又再是低頭玩電話。

一個「民族」,就是這樣因而討人厭,從古到今彷彿都沒有改變──我們從魯迅筆底下見到的中國人,經過了一百年,還是沒有改變,還是那麼落後,還是那麼野蠻。

活於下流,與活於上流的風俗習慣,就是這麼涇渭分明,只是我覺得「聖人規訓」,其實只是一些基本之道,生育下一代,卻不教不管,苦了自己一生,苦了孩子一生,也,苦了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