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身在社會,就免不了勞動工作,容我在這借一句歌詞:「你快樂過生活,我拼命去生存」。何謂生活?又何謂生存?坊間不少書籍教人養生之道,莫過於作息定時、飲食定時、每日做運動等等,可是,現代社會中的人,有多少人每日有時間慢慢吃飯、慢慢散步,又有多少人能夠做到早睡早起?我們都是被工作所催逼的一群──打工仔如是,老闆要管住條數更加如是。

工作佔據了生活的大部分,於是,我們的生活就變成每日的掙扎求存,每日都是拼命生存罷了,任何事情都「趕急」,全部要趕緊完成,否則就這樣那個,但其實,放慢一點來做又何妨呢?

有說能者多勞;對啊,能者多勞,但卻沒有收到相對的回報,換來的只是更加多的工作,工作於香港,是不止息的川流,超時工作更是家常便飯,沒有人未試過的──就算你放假也好,也都是要拼命工作,已經變成了金科玉律一般的慣例。

勞動者於流水不斷的工作過程中,變成了一個齒輪,要不停轉動、無間斷的運作,否則整部機器就會因而停掉,株連甚廣。然而,什麼都會有壞的一日,齒輪運轉不停,只會日益磨蝕,到最終流轉不順,被逼著要更換新一塊齒輪,舊的、壞掉的齒輪就當廢棄品,被無情遺棄了。

我們尚且知道機器要保養、皮膚要護理,但身體呢?養護身體是老生常談,也是一定的道理,可是每日要面臨讓人窒息、喘不過氣來的工作,如何能保健強身?也許你說,時間都是自己盡量抽出來而已,可是,我想說的是,工作與生活要平衡,這樣才是一個完善健康的人生。

只不過這個平衡,並不操控於自己手中,當在職場鬥遲走已成習慣、準時收工是懶惰的表現、任何工作郵件通知都要很快回覆……一系列的不正常的「文化現象」被視為正常、一種慣性,整個社會都生活在工作大過天的氛圍下,又如何逆流而上,暫且跳離急流換個喘息的機會呢?

為什麼在香港就不能悠閒地慢活呢?我討厭流水工作的日子,這無關在什麼公司、什麼行業,只不過是「工作文化」的侵蝕。所以,我討厭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