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zkJ

中國男童肖友懷聲稱自幼被雙親遺棄,外婆假借他人身份為其申請雙程證,來港逾期居留達九年,期間為避警察,懷仔未能上學。工聯會陳婉嫻全力協助懷仔留港,望港府不要將他遣返。

「遣返」一詞,含有西方白種人驕傲,與及對第三世界國家的蔑視,英殖時代的黃皮狗政務官,尚可狐假虎威,以此詞語侮辱「北漏洞拉」之越南船民,或南下逃港的共產難民;但今日香港已「回歸」中國,中國永遠是第三世界國家的朋友,加上中國國力日盛,深圳綜合競爭力業已超越香港,由一落後城市送回一先進都會,豈可誣之為「遣返」?應該是「凱旋」、「榮歸」、「脫難」才對。這一點政治覺悟,根正苗紅的嫻姐決不能犯。

懷仔天賦異稟,年方十二便已是虎背雄腰,比起一眾只懂低頭打「憤怒鳥」的同齡港童強壯不知多少,從他毆打「大雄」的舊片看來,此子孔武有力,聲如洪鐘,將來就算不是「新姚明」之類的金牌運動員,至少也能成一雄糾糾的解放軍戰士。他留在香港這個單一商業城市,恐怕天份只會被埋沒。更可怕的是,懷仔若真的留港入學,跟香港學生混在一起,終日被所謂「民主自由」的港獨思潮洗腦,難保有日不會成為非法佔領瞓街之一分子,大好的一枝祖國花朵,就此被香港人所摧殘,實在是不忍卒睹。

而懷仔父母皆為大陸人,根本與香港並無一絲一毫的關係,他的根在大陸,他的血脈是大陸的,留在香港根本沒有意思。若說懷仔在大陸無人照顧,但如嫻姐所說,他留在香港受外婆照顧,還不是教到他隨街打人?可見外婆的教育出了問題;返回大陸,有黨的照料和教導,再者香港早非某公子口中去少幾次日本就儲到錢買樓的天堂,大陸生活指數比香港低,機遇卻比香港多,懷仔在中國,定能更易闖出一片天。

而且,此事已成中港矛盾又一引爆點,懷仔頓變網民眾矢之的,有人更「起底」起出其與外婆之住址,雖未能證實真偽,但萬一是真而又有好事之徒上門滋擾兩婆孫,這是任何人都不願見到的悲劇。若嫻姐真的為了懷仔好,就不應讓他留下,遣返,不,讓他衣錦還鄉吧。

魯迅先生說過:「救救孩子」,今日,讓我們拯救懷仔逃出香港這個火坑,回去跟十三億人共享做中國人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