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筆者看見一則新聞,說長洲的居民為了避開假日往長洲的人潮,寧願留在家中或者往香港市區去,都不願留在長洲,只因實在太多旅客在長洲玩樂。筆者最近也到過長洲,亦寫過一篇有關長洲人情味的文章。筆者之所以能一嚐長洲的小島風情,或多或少是因為我在復活節最後一天假期才開始我的三日兩夜長洲遊,但在第一天下午「掃街」時,長州還是是人山人海的。

其實到長洲的除了大量內地遊客之外,不少本地人也喜歡在假期時到長洲放鬆一下。香港人經常抱怨內地人把香港擠得水洩不通,把旺角變成不再是香港人的旺角,但與此同時卻又把同一種行為複製過來「襲擊」長洲。香港人身受內地客之苦,理應明白到長洲居民現在的感受,因此我們應該思考一下減輕對長洲居民的影響,別讓長洲成為另一個旺角。

旅遊業對長洲的確很重要,長洲很多商戶都要靠旅客來維持,這是基於長洲本身居民不多及其地理的關係。但在發展旅遊業和賺錢的同時,我們理應照顧長洲居民的需要,總不能為了錢而影響長洲所有居民的生活甚至逼走他們。在長洲這個小島之上,接待能力明顯有其上限,若果有五萬名旅客同時在長洲的話,所有旅客在長洲的體驗就只有排隊與等待。

到底是否要為長洲每日到訪的人數設限?如要設定的話,人數又該是多少呢?我們需要在維持島上居民有應有的生活環境和商家的利益取得一個平衡。可能有商家會說,假若這樣做的話,生意將會受影響甚至需要結業,筆者則以長洲的名產大魚蛋作例子,到底一個長洲是否需要有數十個以賣魚蛋和飲品為主的商店?過份重複的商店到底是否有全部保留下來的需要?就如旺角遍地金舖一樣,就算旺角有一半的金舖於日後結業也不會影響到旅客和市民的消費。為了確保長洲島上所有商家利益而無限制容許旅客到來,並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減少單一化的商店,確保多樣性,同樣能保持長洲在旅客心目中的良好印象。

不同於港九新界我們可以選擇多種交通工具往來,連接長洲與外界的就只有船,沒有通宵線,錯過了就不能回家,而這種對長洲居民來說唯一的交通工具則經常都要與旅客分享。試想想,在公眾假期的時候,長洲居民要到港島和朋友吃個晚飯,卻遇上了一大班同樣準備離開的旅客,要等到第三班船才有坐位,結果整個飯局就這樣推遲一個多小時。設立長洲居民優先座有著迫切需要,但到現時為止仍然未能成事,居民的往返仍然因為旅客的數量而受到很大程度的影響。而且也因為長洲經常擠滿人流,警察消防等在應付突發事件時未能盡快趕到現場,阻礙執法及救援工作,更別說長洲的沙灘上滿佈旅客遺留的垃圾影響衛生。

我們討厭內地旅客的原因就是他們對香港人的生活造成極大影響,對長洲居民而言,生活在香港市區的香港人也有著與內地人相同的特質。在不想內地人影響我們的同時,我們也應該理解長洲居民的苦況,別再無止境的影響長洲居民的生活,成為了在長洲的「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