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按:我不是癡漢,也不想上位,只是有些事我實在很想對她說,別人可能會當我真心膠,但這都是我的肺腑之言。)

還記得幾個月前,筆者寫了一篇名為《給周庭的情人節禮物 — 諍言幾句》的文章,當中談到「學生參與政治,或許會有光環,但一旦進入政治的核心圈子裡,沒有人會因他們是年輕人而留任何情面,初生犢對老狐狸,學生不單會慘敗而回,而且容易會失去年輕人應有的希望和活力」,沒想到就發生周庭於大圍舌戰周融事件,道理本在周庭那邊,唯周融滿口歪理仍能「暢所欲言」,反映周庭本身欠缺急才及論述能力,幸好對手是聲明狼藉的周融,周庭作為學生仍獲部分人支持,取得不少光環,但以埋下昨日《清心直說》醜態百出的伏線。

昨日的錄影,小弟第一個反應是:「不要說了!」

Yuen_dont_say

短短三十分鐘,周庭的言論前後矛盾,筆者反覆回看影片並反覆思考,還是得不出她的中心思想,先有反駁葉劉的「riot論」,後來卻同意主持人所說的「violence might be justified」,再有混淆本土論述及個人觀點,到最後甚至拋出一句「I will not deny that I am a Chinese…[but] I can’t really have a sense of identity of being a Chinese」(註:筆者只復述言論的大概,文法上或有出入,一切以該訪問為準)之類的政治不正確、立場模糊及邏輯錯誤的言論,慘成戰靶。

鑒於筆者對周庭的觀感存有偏見,所以我一直反覆看別人在臉書及論壇的評論,大抵上都是說她以成「矯情小政棍」,是時候對她死心之類,筆者卻不怎樣認為。周庭於「雙周會」以及《清心直說》的表現,反映她個人本身欠缺論述能力,再加上她不是一個能言善辯的人,導致其論據「東一塊、西一塊」,綜合起來卻像「四不像」,問題不在於翻譯,不在於周庭的英文程度,而是她的論述反映了其組織立場模糊,定位不清晰的問題。

若近日有留意周庭所屬組織的言論,就會發覺他們對各個議題的立場非常曖昧,這有可能和內部意見不一,又或者組織正爭取兩派人的支持。或者筆者不清楚組織內部的事,但我只能把所看到:在局外人看來,就會覺得他們前後矛盾,欠缺一個清晰的論述,令人感覺在「無限轉軚」或者已成「政棍生產的溫床」。換句話說,此組織立場令人感覺正在(或已經)步泛民的後塵。

就個人而言,周庭不是什麼矯情小政棍,畢竟從她的言論看來,她還不太清楚自己的立場是什麼,大抵上只是復述組織內部某些人士的立場,而要知道那些言論一向前後矛盾,換句話說,周庭只是「學壞師」的炮灰,被人利用還不知(但亦有可能甘心被利用)的真心膠而已。借用某網民的言論:「一張染黑的白紙就沒有可能變回昔日的純白」,當別人都叫周庭「收皮」之時,筆者在想,既然無法變回以前那樣,倒不如砍掉重練更好,我內心真的很希望,當周庭所屬組織發現周庭再沒有利用價值後,把她如廢紙棄掉,周庭從此淡出幕前(真的是徹徹底底的退出),離開大染缸,那對周庭才是最好的結局。

周庭,妳有的是拼勁,有的是真誠,這也是我欣賞妳之處,有可能妳甘願被利用,有可能覺得身邊的人比我這個局外人更值得信任,但我想說的是,希望妳能認真考慮淡出社運界,一來妳身體不好,不宜操勞,二來妳身邊妳稱之為戰友實在太過硬膠,近墨者黑,受影響會是自己。退了「潮」,妳仍然可以關心學運,關心香港,沒有什麼後悔可言,而退居幕後,少點發言,或是對妳來說最佳的位置。正如妳說過,學生參與社運的好是因為他們沒有包袱,沒有大的損失,當妳還能輸得起的時候,好好考慮退出吧,這是對妳好的。

最後,引用筆者幾個月前寫過另一段話:「話雖如此,這只是筆者的忠告,畢竟我並不認識妳真人(雖然非常有這個興趣),也不完全了解妳,最終的決定如何,這仍然會是妳自己個人的選擇,筆者並不能強迫妳。有很多網友叫筆者拯救妳於迷失之中,亦有部份人叫我放棄妳,不要期望妳能醒覺,然而兩者筆者都不會做。筆者仍然欣賞妳對香港社會的關心,但希望妳能為妳的前途、妳的學運路、妳個人的理念,好好的三思。」前路是妳自己選擇的,退出學運,或許會有一個更好的周庭呢!

P.S. 希望沒有嚇怕妳。

P.S.2 這篇文章是有私心的,有的是心痛帶點失望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