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世紀下的我們對比起以往的人,略顯複雜。一個人的出生到成為少年,直到最後要對身邊的人和事物負起責任,是要經歷不少時間的推磨,甚至是強行的把你捏造成社會所接受的形狀。我們活的時間不長,但要在有限的時間里吸取周圍事物所帶來的信息并不是很容易;若要踏入所謂的社會,我們除了吸取身邊信息所建立的一種思維,更重要的是要如何再拿出來應對生活所給我們的障礙。

因為”外界“所塑造的一個世界和我們最開始成長的世界有所不同,簡單地說,是一個沒有保護的世界。也就是在前面所談到的社會。大家都明白小時候在家裡所獲得的溫暖的庇護是在外面體會不到的,然而缺少了這些的我們在如今的社會生活的話,多多少少也需要一些防衛來保護自己。人流來來往往形形色色,若不是目光敏銳的人,要快速的分析出他人的行事處風是略為困難,甚至我們會很容易經過一些簡單的判斷來認定這個人的好壞。

比如說對方做出了你心裡覺得是友善的行為。就那我身邊的同學和朋友來說吧,對方是一個看上去並無哪裡值得猜疑的學生,但因為偶爾的一次談話或者舉動中,你發現其實這個人也沒想象中的那麼壞或者那麼冷淡。但實際上因為是公共場所或者關注度比較高的地方的時候,我們人不得不會做出一些適應當時環境的行為。我這裡的意思并不是叫你誰都不相信,而是為自己有所保留的去看待別人和看待事物,畢竟我們一生的時間很長,對方所做的行為在他的生命中只是片刻。有些事情必須是要經過時間把污垢沖淡的。而日常生活中人們的行為或許只是污垢的表面,而要相信一個人則是需要時間沖洗來證明。

每個人的生活都是需要面具的,因為情勢所逼,做些你不喜歡的行為。比如最簡單的應酬老闆或者應付身邊的人。你不要覺得對方很虛偽,那是我們人生中要學會的技能。

先說說學校的同學。有好有壞,有性格友好的,容易被欺負,但卻也不經常埋怨,或是喜歡當做自己是世界中心,或是有的同學陰險卻外表友善。如果想了解一個人,那麼進入Facebook,或者Wechat,或者其他含有個人PO文的社交軟件,是來得最快的。從他們最早期的動態到目前的最新,你大致可以知道這個人平常喜歡做什麼或是涉及哪些方面又或是他們的心理活動。當然也不排除有些是故意PO出來混淆大家視線,不過若是連個人動態的PO文也這麼心機的話我相信也是個人才。因為實在太累了..不過大多數情況來講,還在讀書的人最簡單的分析途徑當然是互聯網的動態,甚至出來找工作分析應征者也可以,當然這裡不推薦。

其次是身邊的朋友和上司之類的人物。首先是前者,說是朋友其實有的也涉及到同事了,若是不在一起工作的話並無大礙。但如果是一起工作的同事就要有所保留的去相處了,因為大家都是在為錢做事,說話的時候要經過過濾,不能因為對方經常和你一起相處就把一些關於你或者能左右某件事的信息輕易的帶出來。踩陷阱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對於社會來說。然而你可以扮演一個聆聽交流者的角色,當然如果涉及到說別人壞話還是保持中立比較好,口快并能不贏得有價值的事物。接下來是關於上司的相關。一個好的老闆我相信你工作的氣氛和力度也會很好。然而並不是很多老闆都個性好;既然出來要戴上面具,就要好好飾演這個角色。當你有個人看法的時候你要想想這個老闆是否會有聆聽的性格,若是所有事情都不順他意那種,最好還是不要說。

其實適當的時候可以提出些個人意見來促進與老闆的交流是最好的。不需要拼命的工作也不需要在老闆面前裝作很努力,你只需要在工作時間內好好的完成自己分內就可以,如果遇到不清楚自己能力範圍的事物,最好不要接受。因為你并不能保證自己一個完成得漂亮而且老闆喜歡。關於演講和PPT,這個一定要多說和多訓練,你也要算好時間在有限里完成,一些能勾引起大家興趣的語句是最為重要,比如我接下來要演講關於互聯網的作用;你可以先從平常大家都有共鳴的網絡開始說起,接下來可以略提些你遇到的有趣事情。當然可以的話你先前最好可以看看喬布斯或者發佈會之類的演講錄像,那樣你會學到更多。

在我眼裡,活著是一件麻煩的事,然而在麻煩中能把其分解,作為快樂的因素,卻是一件更麻煩的事。不管怎麼樣,生活不會等我們,而社會也不會把愛分給你。好好享受家人的一切,把這一切作為心底的動源,然後再去戴著面具來迎接明天吧!因為家人是你花的時間最少,卻最珍惜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