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足球賽季接近尾聲,NBA亦正進行季後賽第二輪的對決,許多老將都相繼決定到次級聯賽發揮餘熱甚至考慮退休。英超的「雙特」已經決定到美職聯發展離開英超,NBA的卡特與皮雅斯在季後賽止步後退休的傳聞就沒停過下來。曾經他們都是球場上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在場上帶領球隊過關砍將,看他們穿起戰袍上陣是理所當然的事。可是如今今季英超已到收宮階段,謝拉特最後一場主場比賽亦已經敗陣下來,能看到他為紅軍披掛上陣只餘下客場對史篤城;NBA的兩位老將更可能已經完成他們最後的一場比賽,皮雅斯慢上零點一秒的「絕殺」將會是他生涯當中的一大遺憾。一群曾經在場上呼風喚雨的星級球員已經到了接近要退下來的時候,這也就意味著又一個我們熟悉不過的年代要離我們而去。

在筆者對足球開始產生興趣的時候,「雙特」已經是獨當一面的球員,英軍不可或缺的主力。林伯特效力車路士多年,車路士所奪得的英超獎盃林伯特都是重要功臣,除了今年。當車路士再奪英超,眾隊友再次為奪冠而慶祝的時候,被美職球會借回英超的林伯特沒再能觸摸到這個屬於車路士的獎盃。雖然他仍然穿著藍色的戰衣,但卻已經成為了曼城一員,更曾攻破車路士的大門,到底他有何感受,我們旁人很難理解。下年開始他就真正的回到美職聯,享受他最後的職業足球時光,也許兩年後就會決定退下來,真正離開綠茵場上。

比起林伯特,謝拉特由出道直到今年一直效力在利物浦更是難能可貴。多年來為球會捧起過不少獎盃,可惜獨缺英超冠軍,上一年曾有機會一嚐登頂滋味卻因個人大意間接把獎盃拱手相讓。但即使利物浦的陣容不復當年,近年來在英超也只能浮浮沉沉在二至八名,身為隊長的謝拉特卻仍然留在利物浦當中。雖然謝拉利因其插水問題而被某些球迷戲稱為「謝君子」,但依然絲毫不影響他對利物的貢獻,更贏得足球界的尊重。二十五號就是謝拉特代表的利物浦的最後一場聯賽,當這季完結果後,利物浦再也沒有神奇隊長坐陣。沒有謝拉利的利物浦就像沒了費格遜的曼聯一樣,總覺得欠缺了應有的靈氣。

在NBA方面,我不止一次表明我是塞爾特人的支持者。讓我認識籃球是米高佐敦的公牛,讓我喜歡籃球就是零八年的塞爾特人。一個褪色的王朝在皮亞斯與加納特和雷亞倫的帶領下重奪冠軍,也讓球迷重新注視這支昔日的勁旅。在三巨頭當中皮亞斯是唯一一位一直待在塞爾特人的球星,也許他沒有花巧的過人技術和讓人熱血沸騰灌籃,但憑著實用的技巧及全能的進攻手段而被稱為「真理」。可惜的是在零八年後塞爾特人未能再下一城,即使往後再加入奧尼爾和成長起來的朗度組成全明星正選陣容也未能再完冠軍夢。先後轉投籃網和巫師的皮亞斯雖然已經身為老將,但卻仍能交出高水準表現。可惜的是今年仍然未能打進總決賽,而巫師也希望日後以禾爾作爭冠主力,皮亞斯在絕殺失敗後也透露出有著退休的想法。

而另一位老將卡特亦已經不再是那個能跳到七尺中鋒頭上灌籃的飛人,雖然他不斷調整打法及擔當不同角色,但日漸老去的身體再也無法讓他像當年般以個人的能力去幫助球隊。雖然卡特與灰熊隊還有兩年的合約(第三年不是保障合約),但也許卡特都知道自己已經與冠軍指環無緣。看著自己前隊友的兒子都踏上了NBA的舞台,並以常規賽MVP之名跨過自己進入東岸決賽,卡特在落敗後仍主動上前擁抱著居里,彷彿是把自己那個總冠軍的夢想,交託在下一輩的身上。

許多陪著筆者長大的球星們已經相繼退休,塞爾特人的奪冠陣容也在朗度被交易至小牛後正式解散。其實不單止是球壇,生活上許多的小店已經不復存在、沙田新城市的麥當勞亦成為了歷史、就連筆者的母親也顯得年老了不少。許多我們當下仍視為理所當年的時,也許在下一刻就發現已經到了該分開的時候。時間不會等人,我們沒法抓住時間不讓它溜走,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好好珍惜當下的每分每秒,但求無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