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在森林裏,住著四大族群,白鴿、老鷹、貓頭鷹和麻雀。白鴿愛好和平,負責調停各方的衝突,是大家的領袖;老鷹孔武有力,負責保護大家免受傷害;貓頭鷹生性聰明,負責為大家出謀獻策;麻雀身軀比較小,但勝在人多,負責處理森林中各樣的小事。作為領導者的白鴿,宣稱「我們都是雀鳥群」,在樹蔭下,風雨同路,一起對抗外敵,大家相處得十分融洽,一直都相安無事。

有一天,麻雀們在分工上出現問題,經過商議後,決定舉行重組令分工更仔細更平均。這原本是麻雀家族裏的事,但白鴿覺得這樣會有損森林的利益,覺得這樣做會令森林外的敵人「很開心」,部分麻雀想想不錯,結果決定放棄重組,聽從白鴿決定,但也有一群麻雀覺得白鴿這樣干涉他們的事不太妥當,決定遷出森林,白鴿一怒之下說他們是背叛者,是臭雀,不再屬於它們的圈子,把它們趕出森林。就這樣,森林裏少了一大群麻雀,剩下的,都是白鴿的支持者。

又過了好久,在一個寒冷的冬天裏,來了一群從遠方來的蝗蟲,它們又餓又渴,飢寒交迫下,白鴿出於好心,收留了蝗蟲,又在森林裡給它們安身之所。冬天過後,大地回春,蝗蟲見這裡也不錯,跟白鴿說想留下來,白鴿看見蝗蟲那麼可憐,動了慈心,但奈何森林是大家的,白鴿要問其他雀鳥的意見:麻雀已被白鴿影響,凡是白鴿支持的他們都會贊成;貓頭鷹覺得即使蝗蟲來了也不怎樣影響他們的生活,所以沒有意見;唯獨老鷹覺得蝗蟲是害蟲,終究會反客為主,建議先下手為強把它們吃掉,以絕後患。白鴿覺得老鷹這樣做很暴力,非常不同意這個方法,結果以「憤怒鳥」、「衝動鳥」和「暴動鳥」三個罪名把老鷹家族趕出森林,老鷹們雖感冤枉,但對白鴿失望,唯有離開另覓棲息地。

誰知道沒多久,蝗蟲開始站穩住腳,恢復它們的習性:到處吞吃植物,森林有一半的樹葉被它們吃過精光,雀鳥們開始沒有容身之所。白鴿問貓頭鷹怎樣辦,貓頭鷹覺得這個森林已沒有價值,既然自己有能力,對這個森林也沒有什麼歸屬感可言,便決定大舉搬遷,只剩下白鴿群和小部份的麻雀。

面對如此境況,白鴿覺得是時候站出來為森林做點事,但由於他們不像老鷹般孔武有力,無法驅趕蝗蟲,只好唱歌求救。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翻出來大概是「今天我,寒夜裏看雪飄過」的意思)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翻出來大概是「一起舉傘,一起的撐」的意思)

但由於他們的歌聲太過吵耳,森林外的雀鳥只感到煩厭,根本不想幫助他們。

見此計不通,白鴿便聯同麻雀一起去找蝗蟲首領談判,說森林裏的白鴿和麻雀都聯署抗議蝗蟲們的行為,要求它們停止,但蝗蟲們現在人強馬壯,根本不把白鴿和麻雀放在眼內,完全不接受他們的抗議。

但白鴿實在再沒有辦法,唯有跪在蝗蟲首領的洞穴八九六十四夜,一面哀求它們停止破壞森林,一方面降低它們的要求,去到一個地步甚至願意變種成為蝗蟲也在所不惜。小朋友,你們或許會問為何白鴿和麻雀不像貓頭鷹般離開森林,是不是他們對這裡很有歸屬感?不太是,他們死不離開是因為一來他們沒有貓頭鷹那麼聰明想到這個方法,二來即使他們離開了這個森林,也因為太過和平,太過弱小而生存不了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到最後,蝗蟲們忍受不了白鴿和麻雀那麼麻煩,一怒之下,他們和森林的樹葉一樣,成為了蝗蟲們美味的午餐。

小朋友,聽完這個故事,你有什麼感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