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作《汪明荃可唔可以收聲?》 得到一位網友之回覆,認為我詆毀汪阿姐,他聽過《經過那些年~》(我知那首歌名為《華麗轉身》,但《經過那些年~》這歌名方能表達出那首神曲的氣韻。)覺得並不難聽,而且認為我才應該收聲,兼收筆、收皮。

咁後生就聽障,慘。

咁後生就聽障,慘。

Well,為了這位80後聽障網友,我決定非但不收皮,還要多寫篇文來讚頌阿姐,因為我是方丈啊。

每當我們談及一位成功藝人時,總會說出他最為人熟悉的優點。舉幾個例子,張學友就是「歌藝超群」,劉德華就是「勤奮努力」,郭富城是「舞技出色」,黎明是「英俊有型」,李克勤則是「禮多人不怪」(?)。

至於我們的汪阿姐,每次談及她的優點時,一眾後輩都會說:「阿姐好專業,唔會遲到,佢最憎人遲到」。

如果一個打工仔說自己的優點是「準時上班」,那他其實是沒有優點。如果老闆對他的印象也只是「準時出現」,那代表他的工作上並無其他可記之處。

當然,準時在今日的社會已是難能可貴的美德,正如「只」冤枉自閉男72小時的香港警察已是值得慶幸的好警察一樣,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我們實在不應該再要求太多。

汪阿姐歌藝方面我不敢恭維,演戲方面我嘗試於腦海中找尋她的經典角色,當然《京華春夢》、《萬水千山總是情》的民初女學生角色是深入民心的—因為當年的她,確係幾索,演學生妹自然令人有深刻印象。但時移世易,今日的阿姐在我等小輩眼中只能演一種角色,就是頤指氣使的大家姐,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若然如此,何不讓路給年輕人?

文章寫到這裡,得悉汪明荃在演唱會中講「2017一定要得」惹來噓聲,有觀眾大叫「我要真普選」她卻說聽不到,唉!看來我怎樣叫汪明荃收聲都沒有用,因為阿姐明顯地只願聽她想聽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