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工作都很繁忙,新工作正式進入旺季,這一星期每天都是差不多由早上九時做到晚上十時,甚至凌晨一時才回家。

畢竟我和家人住在北區,若果晚上這麼晚還要從中環回北區,第二天又趕回中環,真的會很辛苦,很感激M先生總是讓我回他的家休息,也不介意我每晚回到家裡,凌晨一二時才吃晚飯吵醒他。大家還記得一年前,基本上每次買菜後,我都要在他家樓下等他為我開門嗎?他已經把家裡的密碼交給我了,所以等同我可以隨意進出他的家。我相信真愛就是這樣,我不需要親口問你,你也會主動把權力交給我,對我來說,這樣才是真正「可以隨意進出」的意思,不然我就算迫他給我鎖匙也沒意思的,而我也很識趣,每次上他家前總會提早半小時給他一個短訊,省得看到一些他不想我看到的東西。在一段關係裡,兩個人彼此也應該有為彼此SUBMIT的覺悟,只有兩人同時彼此尊重、奉獻和支持,這段關係才會長久,我很肯定我和M先生都是高傲得令人討厭的傢伙,但是,偏偏我們又能為夠亦可以更願意為彼此折腰,這是件難能可貴的事情。

太快了肯等 太慢了肯追
才可以絕配 成伴侶 一世同舞 跳下去 — 《韻律泳》

============我是華麗的分界線==============

早前,我和M先生慶祝拍拖一周年,我們到了中環一間很好很好的餐廳吃中東菜,這間餐廳不論格調、裝修、顏色、燈光、食物與服務都屬一流中的一流,服務員會跟你有禮貌地開玩笑,這是一種高格調但又不失家庭式的溫暖的店子。而很老實說,它們的羊架完勝東方文華和香格里拉的貨色,當一件羊架可以做到唔似羊架而你會以為自己是在食牛肉,就是很成功了,肉汁、柔軟道等等,一下刀就知道絕非急凍貨色了,但是價錢只是三份之一。

最精彩的是它開業一年,但是在open rice裡也只有數個食評,甚麼廣告也沒有打,但是每天都座無虛席,大隱隱於市,大概只有熟人才會知道有這樣的一個地方。

晚飯後,由於喝了酒不能駕車(這是我少數地會嚴格禁止他的行為之一)M先生說要乘的士,我告訴他,行落山就有地鐵站了,別找錢浪費。

在步行往地鐵站時,他再三問我:

‘ You dun really want to have any present?’ 他總是覺得一週年需要為我買點禮物。

‘ Name 1 thing that you think that I lack.’ 我回給他一個笑容。

‘ Huh…’ 他思索。

‘ I lack nothing, I’ve got you, I’ve got a happy family, I’ve got a happy job… I dun need anything more than that, and you know it.’ 真的,若果真的給我撿到亞拉丁神燈,我真的可以在許下「HIV有藥醫」這個願望後就許下「世界和平」之類的願望,因為我真的為自己的生活、人生感到很滿足,我沒有精神或物質上的缺乏,你叫我許願都不知道許什麼好…

‘ Thank you for loving me, I feel I am completed.’ 我在中環的大街上抱了他一下。

================我是華麗的分界線=======================

浪漫的小時刻(一)

最近我和M先生開始在家裡種植香草,他知道我喜歡種東西,所以特地買了一個大花槽和百多公斤泥土回來在露台,我在上面種了鼠尾草、百里香、刁草、歐芹、泰國九層塔、奧勒崗,加上客廳裡還有三盆薄荷,一盆九層塔和一盆迷迭香。

每天起床,我都喜歡靠在M先生身邊,為它們澆水,看著這些美麗的植物由種子變成幼苗,感覺上真的很奇妙,我總是望望這些香草,又望望M先生,然後很自然地在他唇上印上一吻。

有一次,一盆在街外買的九層塔要枯死了,我看看九層塔,又看看M先生… 然後一扁咀就哭了起上,M先生抱著我,告訴我生老病死是所有生物的一部份,但是,我還是很難過地哭了,它還是那麼的美麗和翠綠,怎可能會死掉呢?事實上當九層塔開花後,就是它的生命即將結束之時了,當時我和M先生這兩個粗心的父親還在傻傻地看著九層塔的花,說真是漂亮…(現在寫到這裡,我又忍不住哭鼻子了…)

兩個人在一起,迎接生命和感受生命的過程,其實真的很奇妙,由於家裡多了很多很多新生命,這個家,越來越像一個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