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行動手冊》卷首:子健七步成詩,岸伯五日成冊

政論家王岸然近來編譯《直接行動手冊》,三十來頁PDF檔案上載至面書專頁「On8 Channel – 王岸然頻道」。卷首那一句「五日成冊」什麼意思?岸伯說:「因為感覺到快有大事發生,所以趕起五日內翻譯編著。」[1] 原來西方英美社運網站載有Direct Action Handbook一類小冊子,版本各異,予行動者參考。王岸然重置本地處境,譯好適用本土的「香港版」手冊,無償寫作,供人免費下載。筆者想知道譯者本意,在面書私訊尋問,難得岸伯隨和答允面談請求,便在旺角茶樓聚了中午。

例如蛋糕送贈黑警

什麼是直接行動?岸伯擬例說明:「某某警員在茶樓與家人飲茶,天倫之樂…… 如果你帶來蛋糕往那人臉上當頭送贈,求其用電話拍片,放上Youtube就搞掂!」說的是去年胡亂揮棍擊打旺角途人的警司,還有恐嚇強姦金鐘女士的便衣探員 — 我們現在稱這些人做「黑警」。送贈蛋糕可以伸張正義,教不義警員人前蒙羞,止住不仁者來日惡行,直接行動直接信息,要他們知道亂打市民惡有惡報。

手冊裡面記錄史例闡述直接行動意義,正是「波士頓傾茶事件」。英國曾經殖民北美,壟斷茶葉貿易,免繳關稅,禁止民間販賣私茶。波士頓人於1773年奮起反抗,百多名行動者佯裝印第安人混入茶商貨船,盡傾茶葉入海。這件事喚醒民心,未幾,美國獨立戰爭打響,至1776年美利堅合眾國宣告成立。[2]

建國大事,始於百人聚眾,起初靠直接行動激揚民氣。美國如是,香港也可以是。我城驅蝗義士雖不及千,四月中勝了小仗,自由行改令,一簽多行變一周一行。踢篋驅蝗就如兩百多年前美國傾茶,行動直接利落,抗逆信息清楚,目標明確。又話說,當面送贈蛋糕予失常襲擊市民的警員,目標直接,未有傷人(但可能「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擺明姿態還擊政權不法打壓,稍稍升級行動,就可以流播背後信息。

升級行動不怕對方開槍報復嗎?岸伯然認為不必過慮:「如果警察敢胡亂開槍殺人,政權便要承受更大風險。警察當街巡邏,也會輕易成為行動者目標。」王岸然在報章評論寫道,今後要靠升級行動,以「民變」逼令當權者退讓。[3] 所謂民變,意味民意真正覺醒,不再倚仗政黨團體,自行判斷風險形勢,敢於行動,無須依從昔日社運遊行劇本。

提振民心 消除犬儒代理人

直接行動怎樣「直接」?你要目標直接(例如不法警員、走私賊),信息明確(羞辱黑警、代政府打擊走私),告別以往那些間接迂迴的燭光悼念與遊行解散。你敢直接做,也不再委託政黨代理帶領合唱合照,正正提振直接行動信念 – 直接消除間接代理人。王岸然認為全民行動很重要,群眾不再昧於政黨籠略,自己與朋友去做,依義而行,什麼領袖也阻礙不了行動。

《手冊》提到行動者花上個人時間與金錢,隨時遭遇政權暴力相待,幾無個人得益,西方社會早認定行動者為社會良心、英雄。[4] 但香港政客事後開記者會譴責驅蝗,也有網台創辦人嘲弄勇者,說他們應該去打高官,凡此例子不勝枚舉,在在搶佔道德高地,到底為了什麼?[5]

王岸然在情在理兼有解說。理性而言,政黨希望獨據大台,指揮運動,來年穩袋選票,不想見到民眾獨行獨斷,故此壟斷音響、物資、媒體陣地,抵制直接行動者。感情之故,岸伯覺得:「現在那些政客長久爭取民主不果,於是認定民主是明知不可為,個個內心犬儒,只願意走舊路遊行示威,批評行動者。」如果有留意其人面書專頁,可以見到岸伯什麼人都鬧,幾乎個個政論者都有花名(陳雲:根叔、長毛:雄仔、蕭若元:腦燒/燒山)。近來多見On8 Channel批雄仔收受黎智英利益,或評腦燒訕笑踢篋無用。其實岸伯自己不也事事不順犬儒過甚?

輿論文壇恩怨幾多,非我們普通市民切身所顧,但有一點王岸然取態十分明確,就是鼓勵群眾依義而行。他鬧盡政客政棍政黨,但一直寫文章支持無名義人:「要大家都非常醒目,不再跟從政客團體,關心社會然後行動。」今時今日大家演進到驅蝗踢篋,有人停留在舉傘舉牌貼標語形式,社民連、人民力量和新民主同盟開記者會譴責暴力,陷無名小市民於絕境,王岸然恨批他們為「退步民主派」。[6]

與左膠的分別

岸伯說:「行動要漸漸升級,也要突如其來,才有輿論效果,帶出直接信息。」直接行動與傳統左膠有什麼分別呢?好簡單。左膠是做完又做,失敗之後失敗,不求解決問題,廿幾年燭光悼念如是;直接行動是以目標為本,今日失敗了,來日再試其他,不斷革新演化,直到成功。政黨想你跟從昔日傳統左膠墨守成規,不想你成功,便可以繼續領導你們。是故要消解中間人地位,靠的是直接行動,壯大隊伍聲勢,大眾感幸勇士血汗,自然拋棄政黨代理人。到時雄仔收了幾多錢,或者燒山如何譏諷,也無礙義人成存大義。

明乎此,知道直接行動理念,六四悼念今年去不去,你心裡應該有答案。王岸然舊時呼籲大家去六四,寫的是唯心政論,例如2003年那時後廿三條將近通過,港人灰心言論自由收緊,好多人說要珍惜最後一晚悼念集會,因為立法之後再無機會。岸伯當時說這想法很cheap,認為政黨假借六四燭光捆綁民意掙來籌碼,有負悼念之名。[7]

現在他覺得悼念應循民間自發而行,笑言:「認同根叔(陳雲)講法,平反六四與我們無關。」我們信任一幫政客爭取廿年有多,你繼續盲從還是另闢蹊徑?報章上好少人反省傳統社運成效,只兩位老人家,一個李怡,另一個就是王岸然。其他人呢?都在犬儒固本自封,跟從政黨傳統利益,不敢邁步向前。有見守舊政黨買辦封禁行動意志,岸伯翻譯編著《直接行動手冊》,支持市民行動,也知道戰場凶險,記述一些實用知識供網友參考。

被捕義士應該相聚飲茶

《手冊》提到大家要分工合作策成小組行動,分配角色,五六人一小隊,誰人睇水探路,誰人救援,不妨事前商定。[8] 岸伯深感香港人厲害,進步神速,早前驅蝗已經有默契,深諳警察流程不外乎「控制、包圍、驅散」,而大家已經懂得醒目應變,反包圍試過,甚至聲東擊西轉移地點,就如三月初一役,上水轉戰屯門。[9]

不過不過,岸伯覺得大家仍有一事未做:「應該邀約被捕者相聚,大部分人無罪,但可能有些人入過警署,開始顧慮自己工作,不再行動…… 至少出來傾計飲茶,互相扶持。」筆者有位朋友,革命期間在旺角走得很前,某夜被捕,入過臭格,開始擔心有案底影響前途,近來不再行動。《手冊》收結有一版呼籲大家關顧要坐監者:

正面看你的經歷,你已經全科畢業,連坐監也坐過了。給自己掌聲,應覺得為自己而自豪。你的經驗寶貴,可傳授他人…… 最後,記着憤怒與愛都是動力,你比坐牢前是更強大更有力量。[10]

筆者同意「給自己掌聲」。「俾啲掌聲自己」不應該是遊行解散的惡俗儀式。義士勇敢行動,才真正值得掌聲致意,大家共勉。主流媒體直到今日,仍然定性驅蝗勇士為「激進」、「暴徒」,鮮有記者跟進記錄他們。也許要靠同道網媒聯絡,關心一下無名英雄,一起艱險奮進。

後記:秉筆舞劍

我找王岸然傾談論事,他慷概答應,更提議到旺角飲茶,因為旺角是革命故地,聚會更有意義。岸伯見面送我政論文集《舞劍集》,是他九十年代在信報的評論。昔有項莊舞劍,志在沛公。岸伯呢?岸伯得罪人多,稱呼人少,熱氣騰騰,也是舞劍。志在什麼?志在特立獨行,不歸邊從屬政黨,舞劍直指政治買辦,劍刃守護的,我覺得是平凡百姓、無名英雄。



[1] 王岸然譯述著,《直接行動手冊》。免費下載,2015年5月初,連結:https://archive.org/details/2015May_20150501
[2] 見《直接行動手冊》,頁10-11。
[3] 王岸然,<民變日漸迫近>(信報:評論,2015年3月3日)。
[4] 同註2,頁5。
[5] <梁國雄陳偉業等對反對走私客示威者欺凌謾罵行為表遺憾>。本土新聞:報道,2015年3月11日),連結:http://localpresshk.com/2015/03/%E6%A2%81%E5%9C%8B%E9%9B%84%E9%99%B3%E5%81%89%E6%A5%AD%E7%AD%89%E5%B0%8D%E5%8F%8D%E8%B5%B0%E7%A7%81%E5%AE%A2%E7%A4%BA%E5%A8%81%E8%80%85%E6%AC%BA%E5%87%8C%E8%AC%BE%E7%BD%B5%E8%A1%8C%E7%82%BA%E8%A1%A8/
[6] 王岸然,<自由行是械劫案之源>(信報:評論,2015年3月17日)。
[7] 王岸然,<六四不同二十三>,收於文集《時事悖論 – 沙士之後 七一之前》(香港:灣岸製作,2003),頁106-107。
[8] 同註2,頁25-29。
[9] <網民流動反水貨客走私,遊覽完上水去屯門鳩嗚>(熱血時報:港聞,2015年3月8日),
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3-08-2015/21603
[10] 同註2,頁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