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5月17日,我猜兩個禮拜內,「六四晚會去邊好」的年經就會重臨FB,雙方各擺論述,然後其中一方出來派膠,另一派回應時又有部份成員講錯嘢,然後就是comment, comment on comment, comment on comment on comment 及comment (on comment)^n的無盡輪迴。而這場口水戰將和左膠及本土派過去就抗爭路線、退聯、女權、語理分析及藝術定義的論戰一樣那麼離地。

我時常在想呀,感情嘅嘢其實冇得勉強。你沒可能用理性說服別人的感情取態,而六四的意義在哪裹,是要建設民主中国,還是本土抗共,是感情問題。你跟大中華膠重覆再多次不應管宗主国的事務,他還是嚮往中国的壯麗山河;跟熱狗重覆再多次香港的民主路自古便是中国民主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他還是那麼討厭中国。大家都沒錯的呀。

當然,學術討論永遠是有趣並值得鼓勵的。如同退聯,退不退都好香港也不會陸沈,反正學生們在上真正的政治戰場前有些演練總是好事。但最令我傷感的是,在這種毋須以理性達成共識的題目上,我們卻把對家視做仇敵般互相攻擊。從甚麼時候開始,我們變得容不下理性框架下,出於不同感情的分枝立場呢?我們變得僵化死板一元,愛港只能有一種方式,抗爭只能走一條路線,學界只能以一種方式團結;而且take everything personal,任何針對手段的批評檢討都會昇華成對背後神聖目標的批判,被問責時總是都是they的錯,討論議題時又變成只有me是對的。

我們這群反對建制的人,付出時間汗水,甚至被捕的風險,得到的除了那一點可憐的榮譽感(或者你喜歡的話,光環、虛榮感)外,還能有甚麼呢?偏偏同樣身為投資報酬率為負的stakeholder,我們還要忙著……discredit立場較為不同的人,羞辱對家,在無關宏旨的枝節上大做文章。面對現實吧,我們沒甚麼得益,自然也沒甚麼能被消費的。別說民建聯的銀彈,或者支薪扑人的警畜了,就連我們的人數頂多也只是個一兩百萬人的小小市場。我們恥笑中共花錢收買人,可是我們手上明明連買枝蠔油的資本也沒有呀。

我從來不覺得熱衷政治是一件多麼高尚的事,或對政治冷感又是有多值得指責的事。政治只是一項興趣,如果他能跟其他興趣一樣給人樂趣及社交,我們口中的港豬自然會走過來。為甚麼我們只顧著討論「共產黨開不開心」「XX有沒有收過共產黨錢」這種既不能證實也不能證否的空洞陳述,卻從來不關心我們的同夥開不開心呢?我們有信心當有心將政治作為一種志業的人下海時,迎接他們的是與生活緊密相連的論述與討論,及面對共同敵人的同仇敵愾感;而不是一群零零落落的小圈子團爐取暖自瀆,時而為了WFC的茶杯風波向鄰桌投擲石頭嗎?

國安法通過後,可能悼念六四的人通通都要入冊,到時你的室友,說不定就是你最討厭的左膠。長夜漫漫打飛機好可憐的呀,趁現在收斂一下搞好關係的話,起碼還有個人陪你HEHE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