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不肯認自己是中國人,但言行上卻處處顯露出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其中一種是以「狗」來辱罵人。

從古代起狗在中國人眼中的地位就很低。西方文化很少用「狗」作為人身攻擊的詞彙,但中文世界卻多不勝數,隨便舉些例子,如「狗眼看人低」、「好狗唔攔路」、「狗上瓦坑,有條路」、「狗急跳牆」、「狗尾續貂」、「狗仗人勢」、「狗口長不出象牙」、「狗黨狐朋」……無一例外都是貶義。

不說古時,就算發展到現代,在香港這個西化社會,也仍然用「狗」來辱罵人,例如看球時,激進的球迷會把敵隊球迷形容為狗,「曼狗」、「利狗」、「阿狗」、「車狗」……這裡的「狗」絕不是形容球迷像狗一樣對愛隊忠心,而是純粹為侮辱而己,總之「非己即狗」,壁壘分明。

另一個更明顯的例子就是「警犬」了,928之後我們經常掛在嘴邊的詞語,當然不是形容真正的警犬,更不是讚賞香港警察盡忠職守,對上級下達之命令誓死遵循。至於為什麼我們會覺得被形容為狗是一種侮辱?因為這種「狗罵文化」植根在心底上千年,根本沒有改變過。

狗狗在主人前搖尾,同樣動作在西方人眼中是友善,是忠心伙伴,是Loyalty;在中國人眼中,是「搖尾乞憐」,是奴性,是走狗。在這裡不是要說誰對誰錯,或者活在中國的狗確是奴才,生於西方的狗確是朋友,誰也說不準。

正如同一隻狗,在英國是一隻冠軍寵物犬;在清末李鴻章府中,就是一隻美味的菜狗,誰也不能說誰錯,這就叫「文化多樣性」(好似係)。

但從此一主觀感受之分野再推論,西方人看事物以性善角度出發,偏向正面;中國人看事物以性惡角度出發,偏向負面。或者可以從中窺看,何以西人能建立一視同仁的公民社會,中國卻只能以血緣脈絡建立親疏有別的宗親社會,公德心,社會責任等價值觀在中國人社會何以如此難以建立。

話說回來,諸位如果真的要建構獨立的香港人身份認同,首先就是戒以「狗」來辱罵他人,試試用「豬」吧,鬼佬就很愛鬧人是P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