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林邨兇殺案,警方誤拘一名智障兼患自閉症人士,扣留近48小時,起初落案起訴誤殺。警官在電視訪問中,聲言已偵破案件,後來卻突然撤控,顯得事有蹺蹊。傳媒一查之下,才揭發事主所屬的院舍,原來一早已經向警方提供事主的不在場證明。警方非但沒向事主及其家人道歉,更堅稱秉持「專業精神」辦案,又稱當時該院舍沒有職員當值而聯絡不上。院舍立即發表聲明揭破警方謊言。最後警方的態度在深夜軟化,發聲明向受害人及家屬送上祝福,望他們早日放下,並對事件感到「抱歉」。

據事主家人描述會面錄影過程,由於事主欠缺正常溝通能力,錄口供時只能斷續地重覆探員的片言隻句。但筆錄的結果,卻有完整的意思,與會面紀錄有明顯差距;有人認為警方誤導疑人,有妨礙司法公正之嫌,可是案件並未正式進入司法程序,但那篇經探員大幅修飾的筆錄,會不會因此干犯「虛假文書罪」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卻令人好奇。

當一名探員為了「破案」,而「創作」出一篇口供,顯示不止該名探員的心態出了問題,連帶其知悉事情並批准落案起訴的上峰,也責無旁貸。如此遲早一定會被揭發的荒謬事情,也敢鋌而走險,實在令人質疑個別警員的智力,是否達到正常人水平?

須知道近年警員招募警員,大幅降低學歷要求,低至只須「毅進」畢業已可投考,每年循毅進計劃出產的人不計其數,警隊大手錄用,祈短時間內增加大量人手,應付所謂日益「激進」的「示威」場面。但副作用卻是令警隊的整體學歷備受大眾質疑,不少警員被譏為「毅進仔」,警隊成為教育失敗者的收容所,警察對這些人來說只是一種薪酬相對不差,只需執行而不須動腦動的職業。加上佔領期間大量警員被拍下情緒失控的躁狂影片,和寧枉莫縱然的濫告卻不斷敗訴的案件。實在令所有市民不得不擔心,這類創作口供雖被駁回,但若成功起訴的「個別事件」會否不斷發生。弱勢如弱障、自閉症患者要擔心被「砌生豬肉」。

近期巿區接連有野豬出沒,警方大量派員圍捕,據《文滙網》報導,有警員在圍成天羅地網的盾牌陣後,向七十公斤的野豬大喊︰「裡面的野豬聽住,你已經被包圍!」野豬「聞後」,「竟不聽警告」意圖反抗逃跑,警員只好按尋求真相的專業精神嚴正執法,對暴徒野豬開麻醉槍。上述這位警員,要麼確信野豬能聽懂人類語言、要麼認定自己擁有跟野豬作語言溝通的異能,能跟野豬錄口供——就像那一位探員,能替思緒及語言不清的智障人士,寫出文句通順的口供。

而為何事以至此仍不道歉,除了因警方認為這屬「天方夜譚」外;野豬暴走巿區,非他們之過,故只能向受影響巿民表示「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