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聯風波至今,學聯成員只剩4間專校學生會,連現任學聯秘書長羅冠聰也說要思考學聯是否仍會存在。

學聯在雨傘革命的表現,在此不再贅述,因為即使學聯承認失當也好,除了譴責聲明外,相信現屆學聯也無法追究過往成員的表現。故此,本文不再評論雨傘革命的學聯,專注思考學聯在目前乃至未來,能如何挽救學聯,真正為學界踏前一步。

現屆學聯成員,若能在退聯風波中痛定思痛,積極籌備學聯政改方案,才是負責任的表現。雖然本人不熟悉學聯體制,不過也嘗試提出以下狂想供參考。

其一,全面民主化學聯體制,包括由本地大學生普選代表會、常務委員以及秘書處。

其二,設立更直接、廣泛的諮詢機制。包括公投機制,合理的發起門檻,以及公平的公投程序。

其三,訂立責任制,用以追究失職無能的學聯閣員。以及設立更直接的投訴程序、具體罰則。

其四,全面公開財務報告,主動追究過往在財務上不當的肇事人,無論是法律上的行動,還是書面上的譴責。

至於有以上狂想的原因,也同樣不贅述了,坊間對於學聯體制流弊的指控已經很詳盡,只是學聯一方至今仍然故我。

倘若現屆學聯成員是負責任,並且真心相信民主精神的話,請正視退聯一方的訴求,作出改變。請你們推動民主化學聯,別空談改革學聯,卻袖手旁觀渡過這一屆就算。即使學聯可能仍難逃解散之命運,但至少最後為你們口中的學界民主,踏出勇敢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