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有沒有想像在過我們的腳底下,存在住另外一個有別於地面的奇異世界?不不不,不是道西基地那一種,我們今天不談外星人,我指的是比較「科學」的那一種。打個比方,我們都知道深海世界的環境是何其極端,高水壓、零陽光、高鹽度、低氧氣。嚴格來說,它已經自行組織了一個全新的生態系統,一套有別於地面演化規則,所以它衍生出來生物形狀也是千奇百怪,透明頭顱的魚、巨大如船的章魚、外形像蠕蟲的海蛇…由於無論牠們的外形或生態都有別於我們平日認知的生物,而且恐怖駭人,所以那些生物一般都被我們稱為「怪物」、「妖怪」、甚至「地獄來的妖獸」。

 

所以為什麼地底世界不可以呢?

 

為什麼地底不能隱藏住一個住滿「怪物」的世界呢?

 

在2015年4月25號晚上8點,筆者和他的友人終於到達旅程的終點站-莫斯科,莫斯科是俄羅斯的首都,其市內建設也有首都應有的風範,富麗堂皇,盡展奢華感。當中最出名的莫過於克里姆林宮,它矗立在市區的正中央,皇氣盡現

 

僅次於克里姆林宮,莫斯科第二出名的應該是其設計考究的地鐡站。莫斯科幾乎每一座地鐡站都保留了東歐建築風格,大理石柱、拱形天花板、彩繪玻璃、歷史雕像,馬賽克拼貼,簡直裝潢得像地下宮殿般華麗,讓人目不暇給。但除了富麗堂皇的設計外,莫斯科的地下鐡還有另外一個特點―

 

就是它非常深。

 

對於香港人來說,你很難想像一個地鐡站要在扶手電梯上呆站幾分鐘才能到達月台的感覺。根據維基記錄,莫斯科最深的地鐡站有84米深,其扶手電梯也有124米長,地鐡站平均深度也有50米多,幾乎是一座大廈的高度。

 

那麼深的地方,會躲藏住什麼可怕的事物呢?

11164661_389089337951711_637132940158564105_n

 

相傳在莫斯科的地底,就有一條神秘鐡路Metro2和一個龐大的地下城Ramenki-43。傳說在冷戰時期,當時的蘇聯最高領導史太林為了防止防核彈襲擊,便下令軍方在首都莫斯科興建地下秘密鐡路和城市,它們的名字就是Metro-2Ramenki-43

 

據說這個地下城Ramenki-43面積為20000平方米,200米深,有街道有磨天大廈,仿佛有一個大城市的規模。這個龐大的地下城位於「莫斯科國家大學(Moscow State University)」研究大樓的地底,由Metro-2鐡路連接全莫斯科各大重要建築物,包括克里姆林宮、KGB總部、國家機場等。

 

但隨1991年蘇聯解體,國際政治的氣氛轉向緩和,人們不必再擔心爆發核子戰爭,新上任的俄羅斯政府便開始疏於打理舊政府遺留下來的避難設施,以至Metro-2和Ramenki-43漸漸地變成一個埋藏在地下深處,不見天日的無人死城…

 

亦即是我們開始時說的「一個有別於地面的生態系」

 

 

 

 

 

「淺談莫斯科地鐡怪談」

 

1453299_273714439489202_6823901124624569748_n

由這個Metro-2和Ramenki-43衍生出來的的恐怖傳說,幾乎多得數不清。當中你們最熟悉的「俄羅斯睡眠實驗」據說也是在這個地下城進行,

 

另外在1975年的「莫斯科地鐵車廂乘客集體消失事件」也和Metro-2扯上關係。在1975年7月某天晚上,一輛由莫斯科駛往白俄羅斯的地鐵列車,在通往紅色布萊斯站的隧道時離奇失蹤,連同車上數百名乘客一同消失得無影無蹤,自此下落不明。有傳言說那輛地鐵列車誤駛闖入國家興建的秘密鐡路Metro-2,所以慘遭KGB滅口。當然也有人說他們走進了時光隧道,但無論如何,所有的理論都一直無法被證實。

 

除了集體消失事件外,關於莫斯科鐡路的恐怖傳說還有「幽靈列車事件」,據說每晚凌晨,都會有輛50年代的古老列車出現在在「環線(Circle Line)」沿途各站停站,長長的列車坐住一排又一排的的中年男人。據說那幫男人身上劃一穿上灰色制服,連樣貌也完全一樣。他們雖然坐得筆直,但卻又神情呆滯,仿佛是痴呆般。根據傳說,你千萬不要踏上那輛列車,因為你一踏上列車,那些男人便會站起來,以步兵的行姿朝你走過來,之後….

 

之後就沒有知道發生會什麼事了。

 

其實以上的都市傳說,包括Metro2,通常都是「莫斯科晚間鐡路工人」流傳出來,因為他們每天的工作除了管理車站外,就是當車站關門後,在那些漆黑一片,錯綜複雜的隧道內遊走,檢查電路或拾走阻礙物。對於他們來說,地底的黑暗世界就是他們的工作場所,究竟他們在那裡遭遇過什麼可怕的生物呢?

11127723_389089411285037_4423825834216898784_n

 

如果你覺得被老鼠啃掉的屍體已經是傳說的話,那麼你便大錯特錯,在黑暗的隧道發現屍體對鐡路工人來說並不是什麼新鮮事,而且幾乎是例行公事,因為的確有很多流浪漢或黑市商人會居住在隧道內。如果他們不幸死掉的話,那些數以百計的老鼠群真的很樂意把它們食得只留下白骨。

 

三米高的老鼠呢?呃,這個稍後我們會再談,但還有一些比較恐怖的傳聞,例如「地下鐡的癌細胞」,傳說工人不時在隧道某些地段,看到一些人體般大小的「腫瘤」黏附在牆角。據說那些「腫瘤」外形奇特臃腫,仿佛是癌細胞般,透明的表皮展示出裡頭有粗壯的運輸管道和完整的器官,還會像生物般「呼吸」和不時釋出黏液。那些見慣的工人通常都會立即把這些「腫瘤」戮破再清理掉。據說腫瘤裡頭載了不少老鼠的腐屍和頭骨,但從來沒有人知道究竟它們是什麼生物。

 

11113063_389089251285053_7579301518803118472_n

 

還有一個是「地下鐡的灰人」,鐡路工人的工作通常都是三至五人一隊,據說他們有時隧道行走時,會突然發現前方站著一大群人面向他們,那些人全身都是灰白色,身高瘦長,仿佛有二米高,五官被挖空成漆黑的空洞。他們像軍隊般整齊排列,面向他們。鐡路工人看見如此情況,通常都立即調頭狂奔,天知道那些是人是鬼。還有一些個案是那些灰人會化身成鐡路工人的模樣,和他們一同行走,直到他們發現時,才變回灰人飄走。

11059583_389089374618374_9038110725845414867_n

 

你可能會覺得是那些鐡路工人作故仔嚇人,但又有誰知道呢?

 

來到這裡,筆者現在會和大家詳細介紹一個莫斯科鐡路的恐怖傳說-「被2米長老鼠佔領的地鐡站」:

 

 

 

「被2米長老鼠佔領的地鐡站」

 

 1509963_389089447951700_2734473632288054449_n

 

如果打開莫斯科的鐡路地圖,你會在地圖的右端有條深藍色,寫住1-A線的鐡路,而在這條鐡路的最遠端的位置上,會看到一個叫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的地鐡站。根據俄羅斯維基記載,這個叫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的地鐡站位於莫斯科近郊沿河一帶,早在1990年便開始動工,但卻用了足足20年時間,亦即是2009年,才大功告成,比起同期興建的1-A線相差了10多年有多。究竟在這20年間,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發生什麼事呢?在背後又隱藏住什麼可怕的秘密?

 

近年,在俄羅斯的網上論壇,就有大批網民說其實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早在90年代初便已經完成,而且曾經在90年代中開站了數天,但卻在一晚之間站內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是一個寒風大做的晚上,對於站在漆黑一片的地下隧道內的地鐡工人來說,更加是地獄般折磨的晚上。冷颼颼的風不斷由地面世界灌進地鐡站內,再被扯進黑暗的路軌內,拍打在狼狽的維修工人身上,凜冽的寒風使他們的手腳像小丑般上下顫抖,遠看起來滑稽得很。

 「這天殺的究竟是怎樣一回事?」那個雙手握著電線的工人說。他手上那條原本手臂般粗厚的電纜,現在卻離奇地撕成兩折,五顏六色的電線由裂口伸出,不時閃爍白芒的電光。

廢話少說,我們還有幾處未修理好。」另一個較年長的工人說。對於曾經經歷過史達林恐怖統治的老一輩來說,很明白「沉默是金」這個硬道理。

他們一行五人現在身處的地方是一個叫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的地鐡站。理論上這個站在數天前便開通了,但不知道為什麼,由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開通了那一刻開始,怪事便不斷發生,先是有垃圾箱和票站被無故攻擊,之後有職員神秘失蹤,現在連地鐡站的電路也被撕斷,總之怪事一浪接一浪地湧過來。

國家地鐡公司接報後,便立即派遣他們前來,並保證會付豐碩的薪金,只要他們在天光前完成便好了。那個痴肥腫脹的主管說「這是為了保證服務質素」,但這批工人心裡卻很清楚,這是為了他自己的位子,因為外界已經謠言滿天飛,說什麼前KGB的實驗出錯,讓什麼可怕的生物由Metro2溜到正常地鐡站。所以如果明天前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還不能開通,國家一定會怪罪下來,傳媒也不會放過他們。

該死的!」他們當中最年輕的維修工人突然叫了出來,他用手電筒掃射整條隧道,燈光映照出隧道的內壁佈滿大大小小的咬痕、抓痕和嘔心的排泄物。雖然理論上他們只要修好最主要的那幾條電線就可以走人了,但眼前的境象仍然讓他們觸目驚心。

  「只不過是老鼠罷了,你第一天在地鐡上班嗎?」一名蓄著濃密著鬍鬚的工人喝道,但當他望向眼前那堆漢堡包大的老鼠屎時,眼神也變得迷茫起來。

突然,隧道的深處傳來一陣騷動聲。

只不過是老鼠群罷了。剩下的那名工人臉笑皮不笑地說。在地鐡工作,看到一整群老鼠大遷徙絕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但像前方海浪般的騷動聲,卻讓那名年長的工人想起兒時在西伯利亞聽到狼群趕跑時發出的嚎叫聲,密集、洶湧、饑餓。

 「啊!!!!!!!!!!!!!!

站在最前排的工人率先尖叫起來。在手電筒的燈光下,他腳邊湧過的老鼠多得像墨黑色的流水般流過。在他們稍前的位置,數以百對邪惡的綠光在黑暗中恨瞪著他們,並以排山倒海的速度朝他們衝過來。

  「大家冷靜些,讓它們經過就無事的了。」那個較年長的工人朝身邊的人喝叱道,但他的手卻不禁用力握緊鐡具,擺出一副戒備防守的姿勢。

第一把慘叫聲由那名最年輕的工人發出,一團龐大的黑影突然由黑暗中竄出,撲倒在那名工人,砰一聲倒在地上。其他工人立即用手電筒照向他,驚見他身上壓住一隻小狼狗般大的黑色老鼠,那隻巨種老鼠用利爪抓破他的胸膛,堅實的門牙噬落他的臂膀裡,鮮血頓時湧出,其他細小的老鼠也趁機一湧而上,瘋狂咬食,一時間那名男生陷入黑色的「鼠海」中。

  救我啊,快點來救我啊,」那名男生慘叫道。那名蓄著鬍鬚的工人見狀不妙,已經悄悄溜走了,餘下三名好心的工人拿起鐡具,用力趕走男孩身上的老鼠。那名最年長的工人拿起士巴拿,像棒球棍般用力一揮,砰一聲打在那隻大老鼠的左眼上,大老鼠應棍飛出,跌在數米外,紅花四濺。

快點走吧﹗他們連忙扶起那名倒地的工人,往地鐡月台方向逃走。工人身上的鮮血激起了老鼠群的獸性,大大小小的老鼠撲向工人們的身體,由袖口鑽進衣服內,在他們的腳踝、手臂、臀部、下陰亂咬亂噬,一時間黑暗的隧道內迴響住工人們悽厲的慘叫聲。

他們強忍痛楚,奮力跑住出口,手電筒的燈光在黑暗的隧道內胡亂掃射,照出老鼠群魔亂舞的景象。在奔跑的途中,他們踏死了無數的老鼠,腳下瘋狂傳出被皮鞋踩死老鼠的尖叫聲和嘔心的骨裂聲。

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

「月台的燈光已經在面前,」那名起初拿著電纜的工人指著光源喊道,「只要忍受多一會便好了。」

但前方傳來的尖叫聲卻破滅了他們的幻想。

你們有沒有看過中世紀的酷刑畫像?例如兩個2米高大漢分別抓住犯人的頭和腳,再用力住後拉,硬生生撕成兩塊的圖畫?現在在那幫工人面前,這幅可怕的畫像便像怪奇秀般活生生地呈現出來。

兩隻兩米高的老鼠條然出現在出口,墨黑色的身軀仿佛說牠們是黑豹,而不再是過街老鼠。牠們的身軀是如此龐大,龐大得陰影遮攔了出口的燈光,黑暗再次籠罩隧道。在兩隻的巨鼠的中間,是他們那個剛才擅自逃走的伙伴,現在他的頭顱和左腿都在巨鼠的嘴巴裡,尖叫聲由巨鼠的嘴巴發出,仿佛是老鼠會說話般。

那兩隻老鼠在爭食物般,把工人的身軀左拉右扯,不時傳出工人的斷骨和肌肉撕裂的聲音。最後,兩隻老鼠仿佛達成共識,同一時間一起用力住左右兩端拉,啪一聲,工人便被撕成兩折,鮮血和內臟立即由裂口嘩啦嘩啦傾瀉在地上,小老鼠們立即群起撲上,大口大口把它們吃個清光。那名工人的尖叫聲在被撕成兩塊時到達最高聲後,音量便一直慢慢下降,直到變成一具沉默不言的屍體。

剩下4名工人呆若木雞地望著自己的同伴被人分屍,腦袋頓時被嚇得空白一片,甚至沒閒理會身上那些鑽來鑽去的小老鼠,想當然他們也不會留意悄悄溜到他們身後的另外數隻變種老鼠啦…

最後,月台只餘下工人的鮮血、內臟和尖叫聲。

到了第二天早上,當地鐡日間員工來到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搭扶手電梯寸到月台時,發現站內一片狼藉,慘白色的牆壁塗上黑紅色的血液、吃剩的腸子、腎贓、頭顱、下陰灑遍大理石的地板,被啃得凹陷的頭顱在地上打滾,當然還有…

那些兩米長的老鼠。

即使到了日間,那些那些兩米老鼠依然氣定神閒,悠遊地在月台慢步,龐大的身軀在大理石柱間穿插,腫起的肚子在說牠們吃了多少名工人。嚇壞了的職員立即屁滾尿流地跑回地面,打電話叫軍方過來,軍方幾乎不到15分鐘便趕到現場,並手持武器。雖然沒有人知道軍方到場後發生什麼事,只知道自此之後,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便一直被關閉禁用,直到2009年。

 

除了上述的停站故事外,關於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兩米高老鼠的傳聞還有很多,例如還未在2007年開站前,列車經過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時,普遍市民都留意到列車會刻意加速,有人說這是因為政府避免市民看到那些大老鼠。亦都有傳言在2000年初,曾經有列車被滯留在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數十分鐘,這是因為車長看到前方路軌停了數隻兩米高的老鼠,據說也有百多名乘客也目睹那些變種老鼠。

 

對於老鼠來源的解釋,普遍莫斯科人都相信牠們是前蘇聯情報組織KGB在地下城Ramenki-43的神秘實驗室逃走出來的生化怪物,而相傳Metro2的路線也真的和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的位置很近。

 

那麼世上是不是真的有巨型老鼠?話說筆者有次和朋友在中環夜歸時,就看到四五十隻老鼠在兩間連鎖快餐店間遊走。而且有次在非洲,筆者也見過數十厘米長的老鼠。所以如果你們問筆者是否相信世上有2米高的老鼠,而且在我們地下真的有個「老鼠王國」的話,筆者會和你們說︰

 

「我相信。」

 

11188428_389089187951726_6009037194993059135_n

 

 

「俄羅斯篇後記︰反都市傳說的國度」

 

創立「都市傳說(Urban Legend)」這個詞語的美國民俗學家Jan Harold Brunvand就曾經說過:「都市傳說反映了一個社會的關注、希望和恐懼」。所有都市傳說其實都具有高度的地理性,一個都市傳說之所以在某國家/地區廣泛流傳,必定要合符某些當地的文化。

 

倒轉來說,每個國家/地區的都市傳說也會反映出國家/地區特色。

 

當中比較簡單的例子有歐美「消失的便車人(The Vanishing Hitchhiker)「後座的斧頭男」,它們均反映出歐美盛行搭便車的風氣以及隨之以來的隱憂。而我們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當然不可能容納這些搭便車文化的傳說。

 

相反,我們的都市傳說會比較傾向地鐡、經濟、住屋有關的都市傳說,例如「彩虹站的第三條路軌」、「油麻地站女子跳軌自殺」、「神秘的屈地站」、「丁蟹效應」、「李氏力場」、「藍田邨飛龍」、「華富地下棺材」。

 

那麼俄羅斯的都市傳說又對我們說了什麼呢?

 

筆者個人覺得,俄羅斯的都市傳說反映了當時蘇聯人民對國家的不信任,認為國家暗地裡幹了不少陰謀和不可見人的勾當(其實他們沒有猜錯),同時也反映出對國際戰爭的恐懼,這些感覺是如此深刻,深刻得由民間傳說反映出來。

 

來到遊記的尾聲,我們不妨看一下近代俄羅斯的都市傳說啦?其實即使到了相對自由的時代,相對很多國家,俄羅斯仍然很缺乏本土的都市傳說,大多數的都是由外國傳入或改編版本,或許和他們那種根深柢固的民族性格有關吧?

 

但奇怪的是,縱使俄羅斯的本土都市傳說很少,但他們的「反都市傳說」卻很盛行,什麼是「反都市傳說」呢?

 

「反都市傳說」是指把恐怖驚慄的都市傳說變調,變調成黑色幽默或諷刺時弊的故事。俄羅斯人近年很喜歡把一些西方出名的都市傳說「染紅」,染成舊蘇聯風格,用來諷刺當時政策的荒謬、秘密警察的恐怖,和歌頌俄羅斯人的堅韌,以下筆者就列舉了兩個比較具代表性的例子︰

 

1)

「父親同志,父親同志,麻煩查看床底下的怪物﹗」我的兒子臨睡前對我說。

我馬上掀起地板查看(因為我們不能買床架),看到一個和我兒子一模一樣的小孩躲在地板裡。

那個兒子開口說︰「父親同志,有隻資本豬坐在我的床上。」

唉,我們國家沒有時間給我們浪費!

我一把抓起兩個「兒子」,強逼他們在我面前用進行械鬥…

即到另一方死去為止。

因為唯有強者才有資格做國家的兒女﹗

 

 

 

2)

11164573_389089394618372_5107603526546912015_n

這是一個絕對真實的事件,是一個同志對我說,講述為什麼一個好的同志不應該用通靈板(Ouija Board)。

從前,有一名同志叫Mikhail,他有一個叫Yelizaveta的妻子,但可惜在一次拖拉機廠意外中慘死。

在灌下數桶伏特加後,Mikhail同志開始掛念Yelizaveta,她是一個優秀和勤奮的工人。

於是Mikhail同志由黑市買了一塊通靈板,希望能用它來召喚亡妻的鬼魂。

但試了幾次通靈儀式,也沒有發現怪異的事。

突然,Mikhail身後的木門傳來數下敲門聲。

Mikhail同志由以為亡妻的鬼魂回來,便立即把門打開,但可惜外面空無一人。正當Mikhail同志轉身回到通靈板時…

數名KGB突然現身並朝Mikhail的後腦開了數槍。

這個故事教訓大家,通靈板是非常危險的玩意,因為它會召喚KGB來你家並射殺你。好的蘇維埃同志絕對不會買由邪惡資本美帝生產的垃圾玩具呢!
如果大家想知道更多的「蘇聯反都市傳說」,可以到以下兩個網址看看︰

 

Encyclopedia Dramatica

https://encyclopediadramatica.se/Creepypasta/Russia_spoofs

 

In Soviet Russia, We Scare Creepypaste

http://sovietcreepypasta.tumblr.com/

 

 

 

筆者按:

回應上一篇的「阿富汗老鼠」,在那篇誤以為是狗的「老鼠」,實則是囓齒類動物,據說牠們的牙力非常驚人而且牙齒會不繼生長。但至於為什麼牠們可以被誤以為是狗,筆者只可以說是男孩的父母白痴。

 

附上一段俄羅斯老鼠攻擊貓隻的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PK_ij0llc8

 

 

這篇俄羅斯遊記+傳說記載的文章其實很高難度,筆者寫得很苦惱,重寫了3次。

 

 

其實去兩個人旅行是件很艱辛的事,特別如果你們偏好危險或偏僻的國家,你們雖然會經歷人生最美好的時光,看過最美麗的景色,但同時你們也會面臨最嚴峻的考驗,你們當中會人生病、你們會被疲勞拖垮得不似人形、你們會互相抱怨大家的缺點、甚至互相憎恨。

 

作為男人,筆者想和大家講,如果有個人可以陪你去過兩次旅行,關係仍然是那麼堅韌的話,男的就立即找個桃園結拜為兄弟,女的就一落機就跑去婚姻註冊處,因為這個人真的很難得,要好好珍惜。筆者慶幸自己找到男一個…呃…但可惜女的好像23年來一直也沒有影蹤。

11167905_389198621274116_8193580847089783331_n

最後補上一張筆者在蒙古大草原拍下的照片,照片中戴紅帽的是筆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