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開地圖炮抽水,怒插陶君行,鞭左膠的屍,這篇文章或許會賺到不少讚好或分享。但這樣並無意義,一來現在才來參一腳已是脫節,二來不少評論包括小雷君的文章亦已罵得痛快淋漓,毋須我再落井下石,倒不如藉此事件,剖析保聯派的心態。

梁麗幗為學聯五子之一,在雨傘革命中表現可人,至少與Hehe組合和羅三七被本土勇武派痛批有所不同,她是面面俱圓,形象良好。可這樣的一位「女神」卻被應屬同盟的花生台怒轟,甚至要遭老鬼陶君行以粗言辱罵,歸根究底,就是因為她在港大退聯事件中保持中立,並沒有出手維護學聯,而最終港大成功退聯,更引發骨牌效應令理大、浸大、城大相繼退出學聯,老鬼們就將怒氣發洩在梁身上,認為是由於她袖手旁觀令學聯分崩離析。

這樣將責任歸咎於梁麗幗自然不合理,學聯負資產眾多,但梁娘卻是例外,就是她在整場佔領中的表現,為學聯加了不少分(當然最後通通被周永康敗光了)。學聯兵敗如山倒的主因,是學聯在雨傘革命中的表現,和學聯本身體制的缺陷,而副因是老鬼們的失言(如陳倩瑩),加上應付公投策略上的進退失據(理浸兩大公投的冷處理,證明失敗)。而城大退聯中的高壓姿態導致最後保聯派大敗,更反證了假若梁麗幗當日高調插手保聯,只會令學聯在港大敗得更慘。

故此,要找罪魁禍首,怎數也數不到梁麗幗。

保聯陣營中有人說,退聯潮只是人們將雨傘革命失敗的怨憤,發洩在學聯上。那麼反過來說,保聯派對梁的咬牙切齒,何嘗不是為退聯公投戰的屢戰屢敗尋找代罪羔羊?

從港大到城大的公投戰,我們一次又一次看到,保聯派並無深切反省過失敗的原因,而是一次又一次地將保聯失敗歸咎於外在因素(熱狗、中共驅動中國學生投票,以至上段提到的「發洩論」),又一直採取自大的姿態,蔑視投下贊成票的學生,甚至譏為「大學生只有小學生智商」,他們的選舉策略,盡是扣帽子、打壓這些硬手段。

假若在港大退聯公投時,學聯選擇放下身段,以柔性攻勢攏絡港大學生,提早宣佈具體改革措施—例如不出席維園六四晚會,就是一步好棋,港大退聯的結果或許會改變,第一隻骨牌不倒下,以後理大、浸大、和城大的故事,可能不一樣。不過一切已經太遲,學聯現在只有一條出路,就是順應天命解散。

最後,我想為前秘書長辯護。

陶君行說,他所講的「送比我都唔屌」中的「屌」,是指「罵」。很多人說這是語言偽術、小學雞狡辯等等,但我卻相信他所說的,首先重看那段惹起軒然大波的討論串:

hey

 

可以看到陶君行正在回應一位名為Vincent Lam的網友的言論,他說:「咁事實(梁)又真係抵屌嘅」,這裡的「屌」確實是指「鬧」,陶君行承接Vincent Lam作出回應,他言論中的「屌」,也理應是繼承Vincent Lam的原意,可以意指為「鬧」。

網友或會抗議,「送比我都唔鬧呀!」根本不通順,但此事發生在陶君行身上並不出奇,且讓我們看一下舊聞:

【本報訊】政府一向宣傳吸毒「不可一、不可再」,身兼黃大仙區議員的社民連主席陶君行昨天出席香港電台一公開活動時,卻在過百學生面前失言,指年輕人吸毒是「只可一、不可再」,最終需要其他嘉賓澄清年輕人吸毒是「一次都唔可以」。陶君行解釋有關言論旨在指出曾吸毒的年輕人只要迷途知返,一樣有翻身機會,希望外界別有所誤會。

我們不能以常理去猜度陶君之言行,因為大家層次不同,所以我相信陶先生確實是在說「送比我都唔鬧呀!」,那怕這句話多麼拗口,他就是這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