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尊重別人,就是尊重自己;詆譭別人,其實詆譭的,卻是自己。
人一生中,犯錯在所難免,只要知錯能改,十八年後還不是一條好漢嗎?
失言,是常常會發生的情況,在互聯網年代,一言一行都公諸同好,這更為普遍。
失言不可怕,只要之後提起責任與勇氣去面對,坦誠過失並道歉,縱使得不到別人原諒,其帶來對自己的傷害程度已大為減低。

真正可怕的是,失言後,不但沒有提起責任與勇氣去承擔過錯,還厚著面皮的死不認錯,俗稱「死雞撐飯蓋」,這不但是不負責任的態度,更是懦弱的懦夫所為。這除了為當事人帶來傷害,令其品德受別人質疑外,更隨時連累其所屬的群組或團體。

最近,香港政界偏偏出現了不少此類「反面教材」。
先是某年青人在城大退聯拉票時,突然在一位支持保聯的女學生耳邊大聲疾呼︰「臭X袁XX」(臭X的X乃女性生殖器官),當時嚇得全場肅靜。此種發泄情緒多於以論述道理拉票的舉動,即連一眾支持退聯的學生和人士,都紛紛譴責其行為。可是當事人沒有悔改之餘,反怨恨退聯支持者與其割席,更令人啼笑皆非。

接著,城大退聯成功後,當前學聯常委梁麗幗以人格擔保「潑墨」一事絕非學聯成員所為時,竟引來前社民連主席陶君行在Facebook上責罵梁的表現欠佳導致退聯運動如日方中;而陶君行在質疑梁麗幗沒有資格被稱「女神」時,其一句「送比我都唔屌呀!」,更被各方譴責,責其侮辱女性、物化女性、詆譭梁麗幗。
令人失望的是,堂堂一位政治人物陶君行,失言後不但拒絕認錯道歉,更強詞狡辯,否認侮辱女性。
可是,其言論把女性是好是差的標準,低賤地用「屌唔屌得落」作量度,不是極其侮辱女性麼?
既然言已失,為何不負起政治人應有的承擔和勇氣,坦誠認錯道歉呢?
即連其所屬的政黨社民連,也出聲明認為陶的言論不恰當。

更致命的是,陶在處理類似事情上的「雙重標準」,寬己卻嚴人。
2010年,社民連成員黃浩銘在Facebook就保釣問題留言了一句「講多無謂,今晚就去夜總會搵條日本妹宣泄主權」,被陶君行以「社民連反對任何有辱女性及涉及歧視的言論」回應。前行委容樂其在留言開玩笑時,被指「恥笑」女性社運人士,遭社民連免除行委職務,陶君行又是一般的義正詞嚴。
當日陶的大義凜然,與今天詞窮狡辯,判若兩人。更何況陶曾為一黨之首,如斯寬己嚴人,又怎能平息眾怒?

這些令人既憤慨又傷感的事例,說明犯錯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事後如何處理。處理得宜還是失當,取回尊重還是繼續丟架,取決於心態。好與壞,只是一線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