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呀,我係來打落水狗的,吹咩?

先簡述今次陶君行(下稱廢陶)犯眾怒原因:城大退聯公投點票期間發現選票被墨水染污後,網上矛頭幾乎馬上一致指向光明、偉大和正確的學聯或保聯派,梁麗幗便在面書出貼說要用自己人格擔保光明、偉大和正確的學聯成員不會做出墨水倒票的惡行,不料廢陶居然把保聯失敗的責任都推到梁麗幗身上,又當梁麗幗的貼子留言說「送(你梁麗幗)俾我都唔屌呀」。

「送俾我都唔屌呀」論固然離譜,但小弟對他們總是把保聯責任強加給梁麗幗的行為更感疑惑,有關言論早在港大(第一間大學發起退聯公投)退聯時已經出現,當時小弟以為只是個別智障社運友鳩講,便無多為意,不料廢陶到城大(第四間大學發起退聯公投)成功退聯時又搬出同樣言論。

梁麗幗一介學子(我不會稱呼她一介女流,不同一眾偽善左膠,我相信兩性平等,即使身為女性的她在今次事件上被性騷擾,卻不應採低姿態扮弱者),即使形象還過得去(相對學聯中妖邪),想必也沒有一言興邦一言喪邦的影響力和本事。光明、偉大和正確的學聯倒台,是因雨傘革命期間令人髮指的行徑(如周永康親口承認升級是為了證明激進行動無用的說法),或與他們跟泛民政客有曖昧且千絲萬縷的關係等理由有關,都明顯不是梁麗幗一人所能促成,而是光明、偉大和正確的學聯中(或過去)眾人所種下的共孽果報。光明、偉大和正確的學聯被覺醒群眾丟棄是一個必然,其大勢並非梁麗幗有無及時挺身擔保所能挽救,「梁麗幗無盡力保聯以致光明、偉大和正確的學聯敗陣」,是明明白白的一個偽命題。

既然是偽命題,那為何一眾保聯派敗類卻講個不亦樂乎?這並非單純情感上的遷怒,而是有實際的政治需要。

正如明眼人所見,光明、偉大和正確的學聯其實是香港一個龐大的社運產業鏈中的一環,光明、偉大和正確的學聯倒台,恐怕會令社運產業鏈出現第一道裂縫,進而可能令整個社運產業鏈土崩瓦解,例如泛民在今年區選和來年立會選舉中慘敗,已經是寫在牆上,將會發生之事,於是,廢土這些一路走來始終唔得,只能依附社運產業鏈生存的寄生蟲,面對生計即將被破壞的威脅,自然本能地發茅捍衛,就如蜜蜂螞蟻保衛巢穴那種不自由主的本能行為,因此是非理性,和不具任何邏輯基礎的。

如果社運產業鏈被破壞,他們就不能生存,捍衛社運產業鏈便成為當前要務,為了以最大力度確保社運產業鏈安全(雖然以結果而言仍然失敗),自然要統一立場,犧牲確保同一立場、或近似立場人們的個人意志,所以,梁麗幗不但不能不保聯,更不能不訓身保聯,獻出她的所有,出少一兩句聲,或者遲了出聲,都被認定為別有用心,為確保同一立場、或近似立場人們不敢生異心,又唯有動用群眾壓力,讓所有人齊心歸隊,共拒外敵(他們眼中的仆街有:退聯派,本土派,熱狗等等)。

對啊!廢陶與其一眾黨羽敗類的思維根本和光明、偉大和正確的中國共產黨一式一樣啊!不同處是,他們在自己的要害處貼着一張寫着「民主派」三個字(就像中共宣傳自己代表無產階級一樣)的阿當樹葉而已,一經揭翻,其醜惡就表露無遺了!因此,廢陶此類落水狗不單要打,更要大大力的一棍打死,套用光明、偉大和正確的學聯的說法,是為了走更遠的路。當然,既然「屌」字可以被解釋為「罵」字,「打死落水狗」云云自然不是提倡對廢陶進行物理攻擊啦。

記得偉大、光明、正確的學聯的支持者吳志森(至於為何一把年紀的森哥會認為自己在學生事務上有say?本着包容和敬老的普世精神,暫且按下不表)曾經在網絡上提出「退出學聯,然後呢?」命題,如今我們就可以得出一個肯定的答案:真正相信民主精神的我輩,將會通過選票將偽民主派掃進歷史的垃圾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