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

圖片: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關注組

這是個隨便、濫傷、荒唐的世代。院校公投玩弄行政手段,龍門如隨意門般路路亨通;甚麼甚麼領袖以建制思維說三而道四,迴避重點把問題癥結從A字膊上卸走;橫街窄巷車水馬龍,好不容易閃躲幾個不同款式的「陸式」戰車避走窮處,卻忘了自己依然身處「藥房城」。

世態既已紛亂,卻沒有援手嗎?有。總有團體會脅以「團結」、「團聚」、「愛」、「和平」、「理性」等等所謂普世價值為圭臬,游說大量所謂「中立」的「局外人」,連碰到綿花也會受傷的離地中產,拒以我城福祉作依歸的「離心人」和新來港的新移民投他們一票。他們把自己昇華至「聖人」,「無事大道理,有事飛起你」,而選民又能將其之普世價值發揚光大,繼續「我有我搵錢,佢有佢混錢」。出淤泥而不染的交易,誰不喜歡呢?我求之不得啦。

但看看這廿多年,真的是「援手」嗎?成果呢?簽訂中英聯合聲明後呢?政績及民主發展程度呢?媒體立場取態呢?不但一成不變,甚至變本加厲:將歷史隨意篡改、有立場無證據、警方「砌生豬肉」、ICAC表示香港「以前勝在有ICAC」、賣港政棍口說一套手做另一套(不管泛民抑或建制),一切都以自身利益而非香港利益為依歸,盡情蝗攫後,送子女出國留學,自己亦早以成他國公民,把香港剝削得體無完膚後,拍拍屁股就去享受人生了。

年輕的看不到將來,薪金莫說追不上樓價,連交通費飲食費也隨月薪的到來而花光花盡,剩下大群兩袖清風的「月光族」。而較上層的或是中產呢?一樣被權貴捏著春袋,咬緊牙關供那幢透支一輩子的單位。夢想呢?連小學一、二年級的夢想,也是「想買層樓」而已,還談甚麼夢想啊?物價高企,省吃儉用也難有積蓄,看著股市持續標升,股民一窩風跟著接貨繼而損手離場、政令離地,利益輸送頻繁,只能眼巴巴看著一點一滴的民脂民膏,從稅收基建等等被那幫賣港權貴把玩揮霍。這算「生活」嗎?是生存吧。愚以為實在再沒有忍氣吞聲的空間。

「事功殆因團結誤,道術敢為天下裂。」我們該反思過往的社運成效與及改革路向。而昨晚城大學生也踏出他們的第一步,在強橫「墨攻」底下依然無畏無懼,走上自主獨立之路,是我們所樂見的。而更廣義的思想發展可講到「雨革」後年輕一代的覺醒,真切認識到我們身處的不是烏托邦而是極權國度,現今社會就是雞蛋與壁壘的強弱懸殊,在底下還要依附著上一代的老弱殘兵作戰呢。而政制改革上,有批不知敵友的「泛民」.亦有庸官食公祿而照舊尸位素餐.也有一丘之貉在覬覦香港僅有之資源而預備好遠走他方的道路;在媒體界,傳統報紙傳媒早己淪陷,猶幸依仗新媒體的異軍突起殺出血路,挽回年輕一代「以港為本」、「立足本土」甚至其他主張的意識形態,把本土政治光譜擴展,拯救靈魂褪色的香港。

要拯救香港,就只有我們,一群真正以香港為家的「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