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5年4月20日,筆者和他的友人捱過了整整3天顛顛簸簸的火車生活,終於由外蒙古來到西伯利亞的東北部,「貝爾加湖(Lake Baikal)」。

貝爾加冰湖佔地3,150,000公頃,約有28個香港那麼大,同時也是世界上最古老(25,000,000年)和最深的(1,637米)湖泊之一,擁有全球淡水資源的20%。即使我們到達時已經是四月尾,貝爾加冰湖的日間氣溫仍然只有-14度,晚間的更加不在話下。飄飛的大雪肆虐冰湖,細沙般的雪花吞噬了整個貝爾加湖畔的景色,把湖邊連綿的山脈掩蓋在灰白色的陰影裡。

11178366_388347961359182_4484126610757826300_n

當天下午,筆者和他的友人趁著風勢稍弱,便立即離開旅館,走入無際的冰湖,希望找到一個理想的拍攝地點。冰湖的冰層很厚,厚得即使在上面奔跑和跳躍,它也不會碎裂,但由於旅遊保險不保障在冰湖遇溺,所以我們還是乖乖地在冰湖上漫步罷了。

30分鐘後,身後的西伯利亞小木屋已經模糊得看不清,我們不知不覺間來到比較偏遠的位置,環繞我們的景色由城鎮和碼頭,漸漸變成直插天際的高山和一望無際的地平線,仿佛置身在北極般。據餐廳的老闆說,只要你走得夠遠,就可以看到成群結隊的海狗躺在冰湖上曬太陽的可愛畫面,但可惜我們當天看不到呢(呃…其實餐廳的餐牌上也有海狗,但那是以別的方式“躺”在你面對)。

筆者趁著友人忙於拍風景照時,自己坐在冰湖上,細味眼前的莊麗景觀,心想著這裡究竟埋下了怎樣的都市傳說?由筆者過去幾天的經歷推斷,俄羅斯的都市傳說應該是以冰雪、饑荒、猛獸和孤寂為主軸,腳下這個冰湖會否有屬於自己的神靈?一望無際的冰湖會否隱含住通住異度空間?還是無數淹死在這裡的亡靈會在夜晚一湧而上?

但現實卻是恰恰相反。

「沒有鬼怪,只有政治的國家」

大約一天後,我們去到貝爾加冰湖附近的一個大城市,伊爾庫次克(Irkutsk)。當我們到達伊爾庫次克的民宿後,筆者便立即拿出他的電腦,敲敲谷哥大神的門,看看有沒有什麼有趣的西伯利亞都市傳說。

沒有,沒有什麼都市傳說,也沒有什麼恐怖故事,那些亡靈和神怪通通也沒有。

其實這句也不全然對的,事實上,貝爾加冰湖和伊爾庫次克均是俄羅斯鮮有「發生很多超自然事件」的城市和地區。根據記載,這裡幾乎每月也有目擊UFO報告,更有傳言曾經有UFO墜毀在伊爾庫次克的大街,出現綠色小人的恐怖事件,而貝爾加冰湖也經常發生小孩失蹤和有龍出沒的事件。但關於這些離奇事件的記載,卻幾乎只有上述的句子那麼多,「這裡有很多UFO…」,之後就沒有下文了。這點筆者真的沒法接受,難度這裡的人真的全都是無神論嗎?

但當再挖下去,詢問民宿的老闆時,筆者便發現自己錯了。

其實筆者一開始便問錯問題,以先入為主的目光看待俄羅斯的都市傳說,認為都市傳說一定像美國般離不開鬼怪或變態殺人,忽略了俄羅斯故有的歷史背景。事實上,俄羅斯擁有很多的都市傳說,但和別的國家與眾不同的地方是,俄羅斯的都市傳說環繞的主題卻幾乎只有一個…

政治。
在和大家繼續講故事前,容許筆者在這裡簡介一下俄羅斯在上世紀的歷史,因為這和了解之後的都市傳說有莫大的關連︰

現今俄羅斯的前身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簡稱:蘇聯),是世界上第一個完全奉行社會主義制度和計劃經濟政策的聯邦制國家,其佔領地方包括現今的波蘭、捷克、匈牙利、羅馬尼亞等數十個國家(雖說聯邦制,但實際權力都集中在俄羅斯手上)。在1922年成立,並於1991年解散。

對於國外,當時正值「冷戰(Cold War)」時期,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和蘇聯的社會主義陣營陷入長期政治抗爭(50年呢!)。雙方陣營為了爭奪資源和領土,不時爆發軍事衝突,例如古巴飛彈危機、越戰和蘇聯入侵阿富汗,可見當時國際政治形勢多麼緊張。

至於國內,或好或醜,蘇聯的確曾經風光一時,特別在赫魯雪夫時代。國家採取福利主義,政府為市民提供免費醫療和教育、房租也會有津貼、當中更包括了免費水費和暖氣費。

但因為國內政治鬥爭不斷,而且惡名昭彰的КGB(克格勃)滲透國內上下大小組織,監視市民的生活,並對異見人士採取私刑,甚至暗殺。這種秘密警察式的恐怖統治令不少蘇聯市民每天都過得擔驚受怕。

11218804_388349994692312_1259133570736221870_n

所以在蘇聯的統治下,政治成為了俄羅斯人民生活重心,幾乎每一件事也有政治的影子,甚至連都市傳說也被政治感染,其故事背景和因由也常常和當時的時事扯上關係,而不是我們經常聽到的鬼神類,例子有蘇聯解體時偷走大額黃金的組織「黃金黨(Golden Party)」、對犯罪集團進行私刑的神秘組織「白箭(White Arrow)」、KGB的改造士兵的化學品「紅汞(Red Mercury)」、基因改造的護主犬「史達林的狗(Dogs Stalin)」

而筆者今天揀選了其中3個比較有趣和驚慄的都市傳說和大家詳述,它們分別是「黑色的伏爾加(Black Volga)」「阿富汗巨鼠(Afghan Rat)」「莫斯科的地下世界(Moscow Underground)」,希望大家好好欣賞。

「黑色的伏爾加(Black Volga)」

11203162_388350081358970_4625597958155992394_n

故事發生在1970年至1980年,故事的地點則不太重要,但如果碰巧你是蘇聯人的話,那麼發生的地點通常都是你的家鄉或者鄰近的小鎮,而受害者則是你朋友的朋友的兒子。

在當時的紅色蘇聯,不論你是男人或女人,只要你是成年人(和沒有勢力背景)便需要到外出工作,為國家獻出血汗。先不論這個政策的好壞,但這項政策的確導致不少小孩因為雙親日間不在家,放學後獨自在街上遊盪的情況,而我們故事裡受害男孩也是這些遊盪的孩子其中之一。

男孩的出身並不特別,父母只是普通的工廠工人,住在俄羅斯一條普通的小鎮,按住國家的指示過著平凡的生活,三餐勉強溫飽。在某年的初冬,學校放學後,男孩如常在堆滿了雪花的大街上漫步。男孩走路時昂首闊步,那個小小的腦袋和當時蘇聯大部份的熱血青年一樣,充斥住愛國的激情,幻想著他日長大後如何為國家效力,成為民族英雄,光宗耀祖。

就在此時,一輛黑色的伏爾加出現在小鎮的街口,慢慢逼近男孩,終結他一切的夢想。

那輛黑色的伏爾加很大而且很有氣派,它無聲無色地停泊在男孩的旁邊,車身的陰影直落在他細小的身軀上,遮蔽了照映在他身上的陽光。男孩抬起頭來,怔怔地望著眼前這輛神秘的汽車,蔚藍的眼珠先是流露出驚恐,然後是歡喜,最後是困惑。

在那個年代,無人不知汽車是生活的奢侈品,而伏爾加更是汽車中最昂貴的品牌,幾乎只有領導/特權階級/有錢人才可擁有,黑色的伏爾加更加是指名只有政府高級官員才可擁有。所以對於男孩來說,眼前這輛驀然出現的黑色伏爾加,其驚嚇程度幾乎和耶穌在你打手槍時突然出現在你床邊無兩樣。

領導為什麼會來這裡?他為什麼要在我面前停泊?難度他想交付什麼國家重任給我?回到家一定要和爸媽說,他們一定會高興死了。無數個歡天喜地的念頭閃現在男孩的腦海,一時間有點不勝負荷。

就在男孩沉醉在驚喜和喜悅之際,汽車的窗戶突然打開,坐在裡頭的人探頭出來,彬彬有禮地問了男孩一間附近旅館的位置。不知有心還是無意,但旅館的地址頭一個字母恰好是Ar聲,為了回應領導的問題,男孩一定會先張開他那張小紅嘴。

就在男孩張開小口那一刻,一陣像芥子般嗆鼻的氣體突然由車廂噴出,直竄入男孩的喉嚨,攻入他的肺部。男孩還未來得及尖叫,便已經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之後,男孩再也沒有醒過來。

通常在數天後,人們便會在城鎮的邊緣發現孩子的屍體,肚子被膛開,內臟被挖空,血液被抽乾,仿佛是個洩了氣的洋娃娃般,空蕩蕩,赤裸裸地躺在路邊上,等待雙親前來認屍。

究竟駕駛車子的是什麼人?在不同的故事版本,駕駛車子的人的身份可以截然不同,修女、神父、猶太人、吸血鬼、撒旦教徒、甚至是撒旦本人。但當中有個最有可能的疑犯,當時的蘇聯人卻絕口不提,就是KGB(國家安全委員會),亦即是蘇聯的秘密警察。

由於當時政治氣候敏感,KGB權力過大,綁架人口,進行黑市買賣,對異見人士進行私刑絕非稀有的事,理論上綁架小孩也不足為奇。
當蘇聯解體後,政治氣氛稍為緩和,人們才開始翻查舊時的醜聞,發現KGB真的有販賣人體器官和血液給國內有錢人或西方國家來賺取金錢的記錄,但是否真的駕駛黑色伏爾加來綁架小孩?這點真的無人敢說出口了。

我們只需要知道的是,在1970至1980的,有一輛黑色伏爾加在赤色大地上馳騁,而在它走過每一個城鎮後,都會留下孩子的屍體和痛哭欲絕的父母…

「阿富汗巨鼠(Afghan Rat)」

10408125_388350528025592_2518444204645442770_n

故事發生在1979年的蘇聯,當時正值阿富汗戰爭,蘇聯為了掌控在中東的勢力而攻打阿富汗。而今次故事的主人翁也是一名小男孩,但有別於上一則故事的男孩,今次男孩的家庭通常設定為特權階級,生活相對比較富裕(不要問筆者為什麼社會主義也會有特權階級)。

故事源於男孩一個很單純的慾望,話說這名特權階級出生的小男孩從小開始便非常渴望擁有一隻小狗,經常央求父母買一隻小狗給他作生日禮物。呃…基本上那時候的特權階級沒有什麼買不到,所以當男孩長大些時,他的父母便決定送他一隻小狗作生日禮物。

生日當日,男孩的父母駕車到附近的畜牲市場買小狗。由於當時俄羅斯的治安一般,所以父母便決定買下了一隻鬥牛㹴,順便作看門之用。

回到家後,男孩很喜歡小狗並取名為Monya。自此,男孩便悉心照顧小狗,每天也陪小狗玩耍和洗澡,而小狗也很喜歡整天黏住小主人,但唯一美中不足的問題是…

Monya吃得很多,多得有點凶。

Monya每天至少吃5餐,還不包括在花園獵殺的老鼠、兔子和小貓,它們的屍骨時常留在後園的草叢中,直到家中的工人發現。更加讓男孩的母親擔心的是,有時候晚上,她會看到Monya伏在熟睡的小男孩身上,用那雙畜牲的眼睛盯住男孩的喉嚨,流露出不尋常的慾望。為了以防萬一,男孩的母親決定不管兒子的反對,每逢夜晚都把Monya鎖在廁所裡。

日復一日,Monya的狀況並沒有好轉,反而變得愈來愈怪異。它從不吠叫,也不會像其他狗隻般玩拋球。它只會不停地吃,幾乎把所有可以塞得進口的東西都吃掉,老鼠、小貓、兔子、洋娃娃、鎖匙、豬骨…有時更會咬斷木椅的椅腳,或在木門上抓出一個大洞。

最後連男孩也受不住Monya的怪異行為,向父母提出投訴。經過討論後,他們決定第二天的早上送Monya到獸醫檢查,並把它鎖在地窖裡。但就在那一晚,男孩的父母忘記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這個錯誤更加讓他們後悔一世…

他們忘記了餵食Monya。

就在當晚凌晨,餓瘋了的Monya咬破了地窖的木門,破門而出,衝出來時齜牙裂嘴,目露凶光,嘴角還垂著一大串唾液,全身的肌肉繃緊,仿佛是由地獄逃出來的魔犬般凶猛。Monya憑藉它野獸的本能,衝向它認為藏有最多食物的地方—小主人的房間。

對於暴走的Monya來說,男孩睡房的木門幾乎像報紙那麼簿,躍起一跳,木門向外粉碎,穿了一個大洞。進入了房間的Monya,想也不想便第一時間跳上男孩熟睡的身軀,張開它那張血盆大口,大口大口地噬下去,數排鋒利的牙齒立即陷進男孩的頸子,狗頭用力住左一揮,嫩肉和氣管立即被撕扯出來,之後再大口吞下去,男孩甚至連尖叫的機會也沒有。

當男孩的父母趕到睡房時,一切已經太遲,男孩半個身軀已經成為魔犬的美食,鮮血灑遍房間的牆壁,仿佛是什麼低級的藝術品。男孩的父母立即打電話叫警察來(你不會預期肥腫的特權階級會和魔犬搏鬥嗎?)。當警察來到時,他們馬上連開數槍,把那隻魔犬槍斃,並拿屍體到國家獸醫檢驗。

悲劇發生數天後,獸醫檢驗得出的結果讓全部人都傻眼了。原來Monya並不是鬥牛㹴,而是一隻阿富汗老鼠!經過KSB追查後,發現這隻阿富汗老鼠是中東的恐怖份子經黑市送來俄羅斯,他們把大批以嗜血和暴食的阿富汗老鼠送來俄羅斯,希望籍此散播鼠疫和破壞農產品,來報復蘇聯在中東的惡行,而我們的主人翁不幸地買了牠們其中一隻,而釀成今次的悲劇。

而事實上,當年全世界均有把中東某些品種的老鼠當作生化武器的傳聞,例如美國有「中東人以吉娃娃作為幌子,把巨鼠出售給美國遊客」和「尼格羅恐怖分子派巨鼠在歐洲散播瘟疫」,相信這是和普遍西方世界對伊斯蘭世界不信任和歧視所產生出來的傳說…

亦都有可能是真的派出生化武器。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