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5074_589032901233613_3782693357041178707_n

退聯風潮由香港大學開始,香港城市大學成為第四間能夠成功退聯的大學。在每次公投未開始至到公開結束,想必大家都聽過無數次「退聯,共產黨就最高興」,已經聽得開始令人生厭。而近期在網絡間見到「要贏就去捧民建聯啦,嗰邊成日贏」和「至少有付出努力」論,而這些相信大家都不會感到陌生,因為這種腔調早已成為一種風氣。

「泛民系統」一直都喜歡標榜「民主鬥士」的名號,像是甚麼偉大真英雄付出了不少代價,去製造一個「正邪對決」的假像去吸納受眾,而從前大多民眾一直都是受落這一套的。近年本土風潮掘起,加上泛民長年節節敗退,令到從前的信眾開始尋找另一方向。雨傘革命令眾多從前令人喜愛的「民主鬥士」化身為「牛鬼蛇神」,一直認為是「民主同路人」會在抗爭時刻爭著去督灰,突然說要「升級」的原來背後目的是想引證此路不通,使到愈來愈多人看清前景了,想去擺脫這個體系了,但體系卻要像亡魂纏著你不放。

在從前的抗爭中,大多都是以「階段性勝利」告終,由嚴肅的抗爭環境轉變為開放式K房,不但甚麼也爭取不到,而且節節敗退。市民想得到的是得不到,而「泛民系統」想得到的就一直都得到手,在過去虛假的抗爭中造就了不少政治明星。即使這些政治明星出現了明顯的錯誤,其支持者都迫不及待就上前護駕,說甚麼「佢比人拉過N次,你做過D咩?」,視他們的「政治CV」是無價寶,是抗爭英雄的象徵。有很多人深知泛民在議會的失敗,民主黨更在政改進行密室談判,但為何泛民這一群人一直坐擁立法會議席?為何民主黨做盡壞事也可以苛然殘存?皆因歷年來的「造神運動」做得很成功。即使抗爭者亦知道泛民弱不禁風,但卻是神聖不可侵犯,如沒有他們又有誰去邪惡的建制派鬥爭呢?結果一次又一次的含淚投票,去麻醉自己說是為大局著想。

久而久之,開始默認了「失敗是注定的」,開始跟泛民一樣自我陶醉的唱著《海闊天空》。望見其它人去批評泛民派別的,就如同爪牙般去擁護自己的政治偶像,即使別人說得多麼有理,他們毫不在乎,硬要說一些鬼話連篇去進行一場只為增加自我認同的「思辯」,到最後也只是為了去告訴自己,從前一直相信的並沒有錯,自己所做的只是為大局著想,別人並沒有這樣的高尚情操才會去批評這些「民主鬥士」。

被人蒙騙了卻要自我欺騙的,是你自己的事,但你所演化出來的行為,卻對這個社會運動帶著傷害性。一個時代的前來,意味前一時代的終結,從前的造神時代已經過時了,而世人去看穿這個把戲了,舊時代的當權者只有兩路可走,一是默然離去給自己一個較光采的結局,一是盡力改變去迎合新時代的要求。而「泛民系統」這個舊時代的當權者卻要去將自己的時代拉緊,不讓它的離開,這正正是以香港的命運作為代價。任何訴諸政治CV,「失敗注定」論或「至少努力過」論的都是卑鄙和自私的小人,常口說顧大局的,最不理他人只顧自己反而就是這些人。

城大公投多次受到壓迫,又有海報黑底黑字,退聯外校生被趕但保聯外校生反而沒趕,又有點票期間遭噴墨汁,想必其它大學的公投也是同樣受到壓迫。「泛民系統」經常說要民主,但凡是對其潛有威脅性的,都用盡各種方法去打擊,老一輩的在選舉期間配合主流媒體全面抹黑,年青一輩就用盡陰招去影響選情,終日都是日夜吼呼「共產黨最高興」。一個抗爭團體不務正業,終日去猜想某某的情感,足以成為笑柄,但又可以臉不紅耳不赤四處高叫這種論調,真是無恥則無敵。即使以你的無理方向去思考,退聯或其它行動就如你所說會令到共產黨會高興,但作為一個抗爭團體,你有否能力去讓共產黨再次「不高興」呢?如果一個抗爭團體連這份魄力也失去了,不到鐘響也應該提早自告退役,死霸著地方也只會變得更難看。